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 第三十八章 真·天道眷顾之人,再次挺身而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场中气氛凝结如冰,严良浑身每个毛孔都无比难堪!

    他要是真的退去,那便是遁世谷莫大的耻辱!

    可这个狗仗人势的玩意横亘在眼前,就像借着虎威的狐狸,面目可憎!

    冗长的寂静。

    诸多门派弟子逐渐感受到,一丝窘迫在沉默中发酵。

    下不了台!

    堂堂隐世宗门,处境极为尴尬,已经不知所措了。

    就在此时。

    轰!

    轰隆隆——

    剧烈的震响,周遭啸聚磅礴浩然正气。

    一副长宽几丈的画卷疾速而来,上面站着两个身影。

    人群再次陷入震骇。

    怎么这次来了儒家强者?

    “儒家……”叶天喃喃自语,表情惴惴不安,而后悄悄摸上了戒指。

    你们这群恃强凌弱的可恶之徒,那是我的机缘啊!

    我这般努力刻苦,天道赐予我奇遇,你们为何要抢夺!

    在万众瞩目之中,画卷落地。

    为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样子的儒生,青帻束发,戴竹制卷梁冠,手持镶金玉如意。

    身后一个青年容貌英朗,头戴黑漆细纱小冠,脚踩高齿屐,身穿细葛大袖衫。

    “孔弘厚见过诸位。”

    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作揖施礼,声音自然温润。

    轰!

    犹如巨石坠入湖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人群难以置信,连商煜都是一脸愕然。

    姓孔?

    莫非是儒道贤首孔家?

    小小的琅琊郡,竟然会迎来孔家的降临?

    孔弘厚看了一眼遁世谷四人,而后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

    “众所周知,五千年那场浩劫,儒家至宝《春秋》有九页遗失在外。”

    “前几天,文庙圣人雕像显灵,有人借这一页凝结文胆,地点在琅琊郡。”

    “还请交还,孔家可赠于你两页拓本。”

    话音落下,场中宛若无人绝域,一丝声音都没有。

    所有人表情滞住,脑袋陷入宕机状态!

    《春秋》一页!

    那是传承上万年的儒家至宝啊!

    传闻中,只要观阅《春秋》随便哪一页,就能凝炼文胆,成为口含天宪、一语可决人生死的读书人!

    徐北望表情沉凝,内心情绪起伏不定,他委实被震惊到了。

    什么叫天命之子?

    天道钟爱眷顾,遇难呈祥,这种气运简直让人嫉妒到发狂啊!

    他笃定这张纸就在寻宝鼠身上!

    很好,这页纸已经属于我的了!

    九州大陆,不是谁都能凝结文胆,前提是你孜孜不倦地读书,一直读下去,再凭借天赋勾动天地正气。

    一个人时间终归是有限的,一旦选择沉溺书海中,那相当于放弃武道这条路了。

    儒武兼修,那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这页纸在手,凝结文胆跟吃饭喝水一样,不要太简单,还能参透精妙儒法。

    难怪易容戴面具,原来不止躲我一人。

    徐北望心中暗忖,眸中显露出笑意。

    “恳请交还。”

    孔弘厚朝四面八方弯腰施礼,姿态放得非常低。

    场中气氛渐渐沉闷压抑,人群精神紧绷。

    儒家有一句话叫先礼而后兵。

    礼节做足了,接下来动手。

    果然。

    “在谁身上,搜一下便知。”

    纱冠青年阔步而出,冷漠环视在场:

    “儒家读书人,全部出列!”

    这句话,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志!

    孔家在读书人心中何等地位不言而喻。

    根本没有谁敢忤逆!

    接近十万门派弟子,读书人再稀缺,也有几百余人之众。

    叶天额头渗出冷汗,陷入惊恐之中,内心已是一片冰凉。

    他体内有文胆,根本就瞒不过儒家强者的眼睛。

    一旦戒指里这页纸被感知到了,兴许会带来连锁反应,自己身份会不会暴露?

    遁世谷,徐恶獠!

    前有狼后有虎!!

    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一切都显得极不真实。

    这种感觉就像是走着走着突然一脚踏空,然后灵魂飘浮,看着自己的肉体朝着深渊无望地坠落。

    叶天这时候的感觉不是痛苦,也不是恐惧,而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迷惘和无助。

    这明明是我费劲千辛万苦得来的奇遇,你们都要抢夺我!

    为什么!

    “滚出琅琊郡。”

    一道声音却将他从绝望中拉回来。

    整个琅琊城噤若寒蝉。

    无数人以极为惊悚的目光盯着那袭白袍。

    又是这句话,徐公子再次挺身而出。

    “一个个的,简直不把朝廷钦定的武林大会放在眼里,想放肆就放肆,想搜身就搜身。”

    “今天除非我死在这里,否则朝廷尊严容不得尔等践踏!”

    冷漠的声音席卷全场,如雪白袍随风飘扬。

    他就站在前方,一步不退。

    人群中的读书人双拳紧握,全身血液都在燃烧,心中澎湃汹涌!

    他们终于深刻理解了这句话——

    虽千万人,吾往矣。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气势令他们震撼动容!

    徐公子为何要这么做?

    他没有文胆,这页纸绝不可能在他身上。

    之所以一己之力硬抗孔家,那是在捍卫我们这些人不值一提的尊严啊!

    纵然卑微如草芥,谁又心甘情愿被别人搜身?

    孔弘厚皱着眉,打量着这个在九州大陆异军突起的年轻人。

    他并非畏惧这番冠冕堂皇的话。

    孔家历经数个朝代更迭而屹然不倒,虽与姬家是名义上的君臣关系,但几乎很少奉诏行事。

    他真正怕的是年轻人背后的女人!

    第五魔头!

    六年前,被誉为儒圣之姿的涅槃境孔如贤,中道崩殂,正是死在魔头手上。

    “此事与你无关。”

    青年孔烁目光冰冷,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不错。”严良趁此良机,赶紧接腔道:

    “你行径如此嚣张跋扈,胆敢对孔家不敬,当真不怕天下文人口诛笔伐么?”

    “迅速退去,此事可揭过,否则我遁世谷也饶不得你!”

    徐北望神情古井无波,而后轻笑开口:

    “我本娘娘麾下小喽啰,天下于我何加焉?”

    嚯!

    遇事而静的孔弘厚都忍不住了,像是活吞苍蝇一般恶心。

    他从未没有见过如此狗仗人势之徒!

    恨不得把第五魔头的名字刻在脸上。

    走到哪里,句句话不离娘娘二字。

    “你,十足魔头走犬!”

    孔烁气急败坏,郁结难舒。

    “徐小友。”孔弘厚严肃着脸,声音强硬:

    “你当真要多管闲事么?”

    徐北望迎着他的目光,不置一词。

    你要来抢我的《春秋》一页,说我多管闲事?

    孔弘厚脸色阴沉如水,怒火蹭蹭往上暴涨。

    此子跟女魔头究竟有多亲近,这是一团迷雾。

    从其表现出来的肆意妄为、强势无畏,不像是恫疑虚喝。

    何况若不是心腹,岂会给此子安排护道者?

    以徐家的能力怎么可能斩杀大宗师,绝对是女魔头麾下的强者。

    像她这般冷血无情的人,竟会格外关照区区一个八品武者,不是亲信是什么?

    场中再次陷入诡异的死寂。

    人人都被徐公子这股一往无前的强势给震慑住。

    叶天低着头,身体逐渐放松,嘴唇歪动一个微小的弧度。

    蠢货!

    哈哈哈哈,愚昧无知的恶獠!

    简直荒谬!

    滑天下之大稽啊!

    倘若你知道,你是在为我叶天强出风头,心中会作何感想?

    那该愤怒到失去理智吧?

    “徐北望!”

    一声轻喝打破无边寂静。

    孔烁在孔弘厚的眼神暗示下,踏着缓慢而沉稳的步伐而出:

    “瓮中观天,见天不大,上个青云榜就目中无人了。”

    “你敢与我一战么?”

    此话一出,激起千层浪!

    人群俱是震惊,而后难以遏制变得愤怒。

    你一个快三十岁的六品下阶儒者,为何能如此毫无羞耻地说出这句话?

    孔烁面不改色,笑吟吟望着徐北望。

    他就是在挑衅。

    虽然迫于女魔头的威势不敢诛杀此子,但必须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孔家族人走到哪里不是受万千敬仰?哪容阿猫阿狗在这里蹦跶!

    “怕你觉得我以大欺小,我只动用两成实力。”

    孔烁摇头轻笑,语气还带着叹息。

    “哦?”徐北望面容倒是平静温和,只是淡淡道:

    “别两成了,请全力以赴。”

    轰隆隆!

    伴随着话语落下,直接祭出砚台。

    周遭形成一道虚幻的牢笼,空气都发出颤抖的声音。

    孔烁一脸不屑,袖中名为《惜哉剑术疏》的字帖疾射而出,郁郁文气中汇聚成一柄杀剑!

    “压制阵法!”

    孔弘厚和严良面色同时凝重。

    轰!

    徐北望一掌拍出,血气如烈阳般浩瀚,在四周汹涌,恐怖气息肆意席卷。

    “雕虫小技,诛!”

    孔烁怒吼一声,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可当他刚察觉文气有些不对劲之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探来,仅仅余威似能将身体轰碎。

    “挡!”

    三方印章浮现,篆文缭绕。

    轰隆隆!

    下一刻,雾霭蒸腾,辉煌而璀璨的佛光笼罩大地。

    半空,镇邪碗在梵文流转中扩大,而后好似一座巍峨山峰般砸落。

    “地阶……”

    孔烁面色发白,整个人都在颤栗,很快就陷入窒息的黑暗之中。

    全场沉寂如阴森的墓窖,眼前的一幕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

    仅仅一招就被镇压在碗里,成为刀俎上任徐公子宰割的鱼肉?

    简直恐怖啊!

    叶天从头凉到脚,后背全是寒气,有股无力的绝望感。

    恶獠为何这么强?!

    而商煜和灭绝眼中透着浓浓的惊悸,这实力强势到令他们都心颤胆惧。

    “开!”

    孔弘厚冷喝一声,磅礴浩然正气涌出,将镇邪碗掀开。

    里面的孔烁衣衫炸碎,身上血淋淋,五脏六腑都差点移位。

    如果没有被及时解救,恐怕文胆都要被大碗震碎,沦为一个废人。

    嗡嗡!

    徐北望轻拂袍袖,砚台镇邪碗重归戒指,神情倒像是在俯瞰脚边蹦跶的蚂蚱一般。

    带着高高在上,不以为意。

    “所以说,你算什么东西呢?”

    “我劝你们读书人,还是脚踏实地为好,少装点逼。”

    那嗓音凉薄,带着慵懒的沙哑,却让所有人更加惊悚。

    这就是不可一世的徐公子!

    孔烁擦拭嘴角血渍,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简直如猪肝一样。

    今天脸面被彻底踩踏,让孔家蒙羞,算是钉在耻辱柱上。

    “我不服!”

    他狂喷一口鲜血,嘶吼出声。

    “闭嘴!”孔弘厚冷冷盯着他。

    让你露脸,你却把屁股蛋都现出来了,简直是儒门孔家的耻辱!

    你觉得此子仰仗法宝,可你没看到他那远超八品境界的体魄气血么?

    遁世谷严良脸色僵硬,他这次真的深信不疑。

    随随便便拿出地阶上品的法宝,普通砚台能封印一道压制阵法。

    现在说恶獠不是女魔头心腹,他都断然不信。

    “孔家底线不能破,遗失的这一页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来。”

    孔弘厚缓缓开口,语气十分坚定。

    徐北望不置可否,风轻云淡看了他一眼:

    “晚辈必须履行六扇门的职责,比武大会结束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左右也就半个月,给晚辈一个面子?”

    场中鸦雀无声。

    徐公子台阶递了,下不下呢?

    孔弘厚忍着强烈的不甘与憋屈,冷哼一声。

    见孔家答应了,遁世谷也不想招惹这个狗仗人势的天煞孤星。

    虽然担心迟则生变,但封锁住整个琅琊郡,窃宝之贼插翅难飞。

    于是乎也同意下来。

    徐北望扫视二人,笑着颔首。

    这笑容发自内心的真诚。

    ……

    PS:这章不短小了。

    起点轻小说最卷,遍地自带流量的同人,新人原创很难出头,一旦断推荐就是扑街。

    所以求追读,求月票,求推荐票~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