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九剑通天 > 第五百零一章 如果你想杀人,我可以帮你

第五百零一章 如果你想杀人,我可以帮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眼前阴笑着的郁方,林善竟然觉得有些害怕。

    他下意识的远离了郁方一点。

    郁方身上的杀气实在太过凝实,令人难以直视。

    看到林善的反应,郁方连忙收起了自身的杀气。

    “不好意思林兄,一时没控制好情绪。

    没有吓到你吧?”

    郁方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看着林善说道。

    林善则是木讷的点了头,仍有些战战兢兢。

    “没事没事。”

    林善摆了摆手,勉强笑了一声。

    郁方见此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林善终于是从恍惚当中走了出来。

    他抬头看向郁方,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血莺的声音打断了。

    “林大哥,茶水来了。

    让你久等了。”

    血莺端着茶水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无妨无妨,都是自己人,弟妹就不要客气了。

    快些请坐吧。”

    林善接过茶具,招呼着血莺落座。

    血莺见此倒也不矫情,朝着林善微微一笑,然后大大方方的坐在了郁方身边。

    “林大哥,这里条件有限,只能奉上些许茶水。

    若有怠慢之处,还请林大哥多多海涵。”

    血莺向林善行了一礼,轻笑道。

    “害!弟妹说这话可就见外了。

    你们夫妻俩能有这个心就够了。

    我又怎么会嫌弃?”

    林善摆了摆手,不甚在意的说道。

    听他这么说血莺心里很是舒服。

    虽然林善这人看上去憨傻憨傻的,但心肠是真的不错。

    也难怪郁方会跟他做朋友。

    “林大哥不嫌弃就好。

    今日弟妹和林大哥第一次相见,就让弟妹亲自给林大哥倒杯茶吧。”

    血莺端起玉壶,亲自给林善倒了杯茶。

    随后又给郁方倒了一杯,最后才轮到自己。

    在礼数方面,血莺已经做的很到位了。

    一看就知道是世家大族出来的小姐,颇有些贤妻的模样。

    林善对血莺很是满意。

    他觉得只有这般优秀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郁方。

    又寒暄了一阵之后,郁方和林善便开始谈起正事来了。

    而血莺则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坐在旁边静静听着。

    “林兄,今日便是珍宝阁拍卖会的最后一天了。

    那节养神木做为压轴拍品今日必然会出现。

    所以小弟此次是非去不可的。

    但林兄你也知道,小弟人少力微,还是外来人,在这青云城实在没什么根基。

    恐怕难以和那些个世家大族相竞争。

    可这养神木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绝对不能放弃。

    因此小弟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林兄可以成全。”

    郁方朝林善拱了拱手,沉声说道。

    看到郁方一脸认真,林善也是正了正神色。

    他点点头,道:“郁老弟想让为兄做什么就直说好了。

    咱们是朋友,朋友之间自然是要相互帮助的。

    只要是为兄能做到的,定无不允!”

    林善大手一挥,很是大方的说道。

    郁方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不帮郁方帮谁呢?

    “如此便多谢林兄了!”

    有了林善的保证,郁方顿时喜上眉梢,连忙行了一礼。

    “不碍事,你我兄弟之间还客气什么?

    说吧,想让为兄怎么帮你?”

    林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喝了口茶水,笑着说道。

    见林善如此仗义,郁方也索性不装了。

    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事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难。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钱!

    珍宝阁的拍卖会向来讲究公平公正。

    想要得到自己心仪的东西,那就只能花钱买。

    小弟也不瞒林兄,为了这节养神木,我已经将一半的家底都带来了。

    可这些钱虽说不少,但也实在称不上多。

    最起码无法和沈家,白家这种庞然大物相比。

    而我若是想要买下这养神木,就必须拿出相应的财力。

    在这青云城当中,能帮我的也只有林兄了。

    所以小弟这次只能腆遮脸求林兄一回了。”

    郁方面色郑重,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养神木对郁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无论如何都得搞到手。

    然而像养神木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天材地宝眼红之人何其之多。

    想要在这么多竞争者当中脱颖而出,郁方就必须拿出相应的财力。

    最起码不能弱于沈家和白家。

    想要做到这一点,光靠郁方一个人肯定是不够的。

    所以他只能求助于林善。

    有了林家相助,再加上郁方自己,就勉强能够和沈家白家相比了。

    得知郁方的请求以后,林善顿时有些为难了起来。

    他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弟啊,你要是让我做别的事情还好说,可钱这东西为兄说的不算啊!

    你也知道,我林家的财政大权都掌握在我娘子手上。

    我平日里的开销都是由我娘子把控的。

    想要从林家取钱,必须要我娘子点头。

    否则我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真不是哥哥不帮你,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林善和郁方一样,是个出了名的妻管严。

    所以林家当中最具有话语权的并不是林善,而是林家少奶奶。

    林善就算有心帮助郁方,但没有林家娘子的首肯,他也是爱莫能助。

    这哥俩的谈话血莺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至此血莺方才醒悟,怪不得这两人能混到一块儿去,感情都是怕老婆的货。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真是一点不错。

    林善和郁方也算是一对难兄难弟了。

    林善的情况郁方也是有所耳闻。

    可他万万没想到,林善在家里的地位竟然还不如自己。

    最起码姚琳阳不会限制他花钱。

    当然,前提是不乱花。

    眼见着让林善帮忙没戏了,郁方顿时变得愁眉苦脸了起来。

    不过他也不怪林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郁方也不想强求别人做什么。

    他叹了口气,低声道:“唉,看来我只能另想办法了。”

    看到郁方如此沮丧,林善心里也不好受。

    他暗自思虑了许久,最后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老弟你先别着急,这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我林善从小到大就你这么一个朋友,承蒙老弟你不嫌弃,喊我一声林兄。

    为此为兄就不能让你失望!

    我等下就回去找我娘子商量,她心肠好,肯定会帮你的。”

    林善看着郁方,很是认真的说道。

    由于天生缺陷,从小到大都没人看得起他。

    除了他娘子,也就郁方一人将他当朋友。

    这份情谊对林善来说弥足珍贵。

    所以他不想让郁方失望。

    林善的仗义让郁方十分感动。

    他跟林善不过是萍水相逢,但林善却能够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力相助。

    这样的朋友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如此便多谢林兄了!

    林兄大恩小弟没齿难忘!

    日后林兄若是有用得到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

    小弟绝不推辞!”

    郁方突然站起身,郑重地朝林善行了一礼。

    这一礼林善受的起。

    血莺见此也连忙起身,同郁方一样朝林善行礼。

    “哎呀,你们这是做什么?

    赶快起来!”

    林善被郁方二人搞得不知所措。

    他连忙起身将二人扶了起来。

    “你们既然叫我一声兄长,那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照拂你们。

    大家都是自己人,何须说这些个客气话?

    搞得好像我帮你们是图你们夫妻俩什么一样。”

    林善憨笑着,开了个玩笑。

    郁方和血莺听此也是笑了。

    原本略显尴尬的气氛也在这笑声中缓和了下来。

    再次坐下,林善最后又跟郁方说了几句话。

    紧接着便连忙告辞,回去找他娘子去了。

    郁方想要亲自送送他都被他回绝了。

    看着匆匆离去的林善,郁方心里暖暖的。

    能交到林善这么个朋友也不枉郁方来这青云城走一遭了。

    林善离去之后,房间当中就只剩下了郁方和血莺。

    两人相对而坐,血莺一边给郁方倒茶一边说道:“你这个朋友还真不错呢。

    非亲非故却能掏心窝子的帮你,这样的朋友天底下估计都很难找到第二个了。”

    血莺对林善的印象非常不错。

    虽然林善看上去有些呆呆地,但是他心肠真的很好。

    单单是这一点,林善就要比许多人强了。

    “是啊,我能碰上林兄也是幸运。

    只是林兄这人思想太过单纯,我害怕他以后会吃亏啊。”

    郁方接过血莺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林善心性纯良,很容易遭人哄骗。

    而且他还是林家未来的接班人。

    身为一家之主,光有一颗好心肠是远远不够的。

    论手段和心机,林善根本不是沈景泉和白少天的对手。

    等林善接手了林家,那林家就更不可能和沈白两家抗衡了。

    想到这,郁方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很危险的想法。

    林善帮了他这么多,他自然也是要帮帮林善的。

    林善的确斗不过沈景泉和白少天。

    那如果沈景泉和白少天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

    培养一个合格的接班人需要很长的时间。

    只要郁方杀了沈景泉和白少天,那么林家至少会多出十几年的缓冲时间。

    林善虽然憨傻,但他的孩子却不一定也会这样。

    等林善的孩子出生,再经过十几年的培养,那么林家就不会再受制与沈白两家了。

    但是这也只是理想的情况。

    毕竟没有人能够预知林善的孩子会不会跟他一样。

    可郁方也只能帮林善到这了。

    至于林家的未来如何,就听天由命吧。

    感受到郁方身上突然升腾起来的杀气,血莺的血瞳突然微缩了一下。

    她此刻已经明白了郁方的想法。

    “如果你想杀人,我可以帮你。”

    血莺盯着郁方,突然开口说道。

    而郁方听此却是愣了一下。

    他转头看向血莺,皱眉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件事很危险,难道你就不怕引火上身吗?”

    (本章完)

    7017k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