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覆秦从计划开始 > 第四百三十五章父皇,你是有多损啊

第四百三十五章父皇,你是有多损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大秦立国以来,对外主张,都是以强硬示人。

    始皇帝修长城,也并非全是为了防守。

    而是可进可退,让大秦处于不败之地。

    另一方面,也是让边关的百姓,不会在交战的时候,  遭到匈奴袭扰,从而安稳生活。

    事实也证明,大秦不可能从边陲之地,一路征战。

    所以,长城的作用,更多是前沿岗哨。

    如今对匈奴作战,长城的作用更加明显,无论是攻防战,  还是伏击战,  秦军都得心应手。

    此时,朔方军营内,李信军帐人头涌动,不少将领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似乎在等待什么。

    没过多久,李信便身着盔甲,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

    “诸位,韩信将军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已经突袭了公羊部落,并将左谷蠡王打跑了!”

    听到李信的话,众将心头一惊,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才刚赶到朔方,还没动手,韩信就传来了捷报,这动作也太快了。

    本来,李信还想立个头功,  报答嬴政的器重之恩,  没想到韩信竟然如此了得,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与韩信的作战,都是独立的,互相不隶属。

    所以韩信突袭匈奴之事,他根本不知道。

    当消息传来的时候,李信整个人都是懵的。

    按照军报上的内容,韩信袭击公羊部落,以及左谷蠡王,总共用了五天时间。

    而这五天时间里,有三天时间都在追击敌人。

    也就是说,韩信花了两天时间,就击败了公羊部落,以及左谷蠡王部落,甚至还追得公羊王,舍弃残部,独自逃窜。

    这简直刷新了大秦骑兵突袭的新纪录。

    由此可见,新秦军的实力,以及战斗力,  非比寻常。

    恐怕连这些常年在边关与匈奴作战的九原精骑,  都有些不如。

    从双方战后的统计,  便能看出这一点。

    据军报的内容显示,在前后五天时间里,公羊部落和左谷蠡王部落的骑兵,折损了大半。

    光是直接被斩首的骑兵,都不下五千骑,而新秦军骑兵死伤的人数不超过百人。

    这是何等的战损比?

    这是何等的战力?

    毫无疑问,这是新秦军骑兵对匈奴骑兵,几乎压倒性的胜利。

    但这样的胜利,并非如军报中所说的提前计划的行动。

    因为嬴政和赵昆来云中郡之前,并不清楚匈奴的实时动向,包括那公羊部和左谷蠡王部,都是最近才迁移到大幕西侧的。

    本来,李信想的是,先收拾掉左贤王,再收拾他们。

    结果韩信却来了个围点打援。

    让他不得不将重心偏向韩信那边,在朔方伏击左贤王。

    眼见众将沉默不语,李信再次开口道:“这次伏击战,韩将军让我们配合,大家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绝不能让左贤王跑了!”

    “诺。”

    众将应诺一声,旋即各自前去准备。

    等众人离去之后,公孙弘上前一步,走到李信身边,低声道:“大将军,这韩信如此了得,我们需谨慎才是啊!”

    “嗯?”李信皱眉,冷冷道:“你想说怎么?”

    “陛下和太子来边关,目的是匈奴单于冒顿,如今冒顿未现,就算我们伏击了左贤王,恐怕也不如他意!”

    公孙弘说着,若有所思的道:“我在想,匈奴会不会有别的招?”

    听到这话,李信瞳孔微微一缩,猛地转头望向公孙弘:“你这话什么意思?”

    “前段时间,匈奴袭击我军数十座关隘,其目的很明显,就是迷惑我们,让我们首尾不顾,最终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如今,公羊部和左谷蠡王部先后败北,匈奴单于却毫无反应,这根本不正常!”

    “你是说,匈奴有后手?”李信眼睛微眯。

    “或许有,也或许没有.....”

    公孙弘说着,想了想,接着道:“如果有,那左贤王明知有诈,为何还来救援?如果没有,匈奴单于,又为何不现身?”

    “这.....”

    李信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道:“可能是消息还没传到匈奴王庭,冒顿不知此事,所以反应慢了点。”

    “可匈奴传令的速度,不必我大秦差,他们在草原上驰骋,畅通无阻,五天时间,应该也够了吧!”

    公孙弘继续保持怀疑。

    李信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就在这时,帐外忽然传来一道通禀声:“启禀大将军,匈奴骑兵突袭了大月氏各部!”

    “什么!?”

    李信和公孙弘猛地一惊,禁不住暗道一声糟糕。

    等看完军报之后,李信才神色复杂的感慨道:“想不到冒顿如此了得,竟然声东击西!”

    他原以为冒顿的计划是秦国,或者收复所有被秦国占领的匈奴故土。

    但怎么也没想到,冒顿会临时改变计划,居然对大月氏下手。

    这可真实世事难料啊。

    “韩信将军在大幕地区,他们是如何袭击大月氏的?”公孙弘有些疑惑的道。

    大月氏在秦国与西域的中间,匈奴占据通往西域的道路,是因为侵占了大月氏部分领土。

    虽然大月氏依旧还在故地,但比起之前的面积,要小了许多。

    当初王离为了让大月氏臣服,压缩了大月氏的发展,相当于集中把他们圈养起来。

    如今匈奴袭击大月氏,大月氏没有秦军的帮助,很难抵抗。

    更关键的是,匈奴怎么绕开韩信的?

    “我想,应该是乌孙!”李信放下军报,盯着眼前的地图,注目良久,才沉沉的道:“现如今的乌孙王,是冒顿的义之猎骄靡!”

    “大将军的意思是,匈奴借道乌孙,由上而下,袭击的大月氏?”

    “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很有可能是这样!”

    “那.....”

    公孙弘犹豫了一下,道:“我们该如何应对?”

    “先通知陛下和太子,再给韩信传个信,看他如何处理.....”

    李信说着,想了想,又补充道:“若他处理不了,就交给我们!”

    “大将军英明!”

    公孙弘拱手一礼,笑吟吟道:“这次应该没人跟我们抢了.....陛下总不能舍近求远吧!”

    “呵呵。”

    李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摆手道;“快去吧。”

    “诺。”

    公孙弘应诺一声,连忙退出了军帐。

    李信目送他离去,收敛笑容,捏紧军报,不屑冷哼道:“区区匈奴,也敢在我华夏族面前玩兵法,简直班门弄斧!”

    ........

    没过多久,消息传到了云中郡。

    当赵昆和嬴政得知匈奴袭击大月氏的时候,也一脸错愕。

    在他们的印象里,匈奴应该不会此类中原战法。

    声东击西很明显是中途改变的策略。

    冒顿虽然天赋异禀,但临时改变策略的能力,还是有些欠缺的。

    所以赵昆很快判断出,这是某个中原人出的主意。

    主要是一个匈奴族,玩华夏族的兵法,怎么想怎么古怪。

    “父皇,你对此事如何看?”赵昆拿着军报,询问眼前的嬴政。

    嬴政盯着地图,面露沉思,隔了好半响,才缓缓开口道:“计划不变,依旧按原计划伏击左贤王!”

    “按原计划?”

    赵昆愣了愣,有些疑惑的道:“父皇的意思是,放弃大月氏?”

    “大月氏既然归顺了我秦国,岂有放弃的道理.....”

    “那.....”

    眼见赵昆依旧面露疑惑,嬴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会声东击西,我们难道不会关门打狗?”

    “关门打狗?”

    赵昆歪头:“父皇是想将袭击大月氏的匈奴骑兵,围困在大月氏腹地,一一歼灭?”

    “不错!”

    嬴政点头,然后指着眼前的地图,道:“你且看这里,还有这里!这两处地方,足以阶段他们所有退路!”

    听到嬴政的话,赵昆抬阳看去,只见嬴政分别指了指陇西和羌地。

    “韩信切断他们撤退乌孙的要道,有陇西配合大月氏合击他们,再让王离从羌地三面合围,量他们也跑不掉!”嬴政笑着说道。

    “王离?”

    赵昆愣了愣;“父皇何时将王离派往羌地了?”

    这事他还真不知道。

    自王离从南郡回来,他就见过王离一面,如今赶来云中郡,他快有半年多没见王离了。

    只见嬴政笑道:“王离不是被胡亥封做了频阳王吗?按我大秦法制,是不能分封的,但是,我曾答应过王贲,只要王离立功,就承认他的王爵!”

    “是有这回事,可这与王离去羌地,有何关系?”

    “承认王离爵位不难,但王贲那老家伙问我要王爵封地,你说我能给吗?”

    “呃.....”

    赵昆挠了挠头,弱弱的道:“是,是不能给....”

    其实在他想来,封地什么的都无所谓,反正他也答应了给王家一个大封地。

    不过,当时想的是海外封地。

    却见嬴政露出‘快来夸我的’表情说道:“所以我就把羌地封了一部分给王家。”

    “???”

    赵昆懵逼,心说父皇你是有多损啊!

    那些羌族虽然归顺了秦国,但都是些蛮子,你让王家去治理那些蛮子?!

    可以想象的是,王贲知道这件事,估计又要躺尸了!

    “呵,呵呵。”

    赵昆尴尬的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好。

    ........

    十日之后,跟想象的一样,战报再次传来。

    不过,这次不是大月那边的战报,而是李信那边的战报。

    匈奴骑兵突袭大月氏之后,九原军不为所动,依旧按原计划设伏左贤王。

    而逃窜的公羊王,果然没回匈奴王庭,跑去向左贤王求救了。

    左贤王与公羊王私交不错,很快作出回应,带着大军一路南下。

    但不管是左贤王还是公羊王,都不知道秦军有伏兵,因此在李信二十万九原军等候下,左贤王在朔方城外出现。

    还没站稳脚根,就被九原军打了个突袭。

    很快,双方在朔方城外四十里处展开激烈交战。

    这次左贤王带来了五万匈奴骑兵,而九原军光是骑兵就有六万。

    再加上九原军常年与匈奴作战,装备精良,即使是步兵,在配备强弓劲弩的情况下,以及占有先手的条件下。

    双方刚一开战,左贤王所部就陷入溃败之势。

    无论是驰援的左贤王,还是被驰援的公羊王,都没想到秦军会在朔方布置如此多的兵马。

    更没想到那个打得公羊王逃窜的韩信,竟然消失不见了。

    眼看着被李信打得措手不及,左贤王有些急了。

    他亲自下场指挥大军,好不容易稳定军心,又发现秦军骑术竟然比自己的骑兵还好。

    特不是那古怪的马上装备,以及骑射能力,简直跟匈奴兵不相上下。

    匈奴的先天优势被秦军新奇的装备抵消了。

    再面对秦军的弓弩,左贤王根本没有胜算,所以选择暂避锋芒。

    在留下了几千具尸体之后,剩下的三万多匈奴兵,开始朝王庭方向撤退。

    就如此。

    一场压倒性的伏击战,便轻松结束了。

    不过,秦军对左贤王的追击,却没有停下来。

    李信打算趁胜追击,派出副将公孙弘,以及自己侄子李毂,分别带领两万九原骑兵,向王庭方向追击。

    而剩下的九原军,也后续跟进,开始了逐狼战术。

    到此为止,战报内的所有内容便结束了。

    关于李信和公孙弘的追击,目前还没有最新的消息。

    但以朔方之战来说,无疑又是秦军的一场绝对胜利。

    “干得不错!”

    赵昆看着手中的战报,忍不住拍手称快。

    嬴政笑了笑,没有说话。

    显然,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朔方之战已经改变了目前的战争局势。

    具体伤亡数字,战报中没有统计出来。

    只是在描述左贤王溃逃的时候,说了一句‘匈奴兵尸体不计其数’。

    也就是说,左贤王在朔方之战中的伤亡,最少也在万人以上。

    先不论这场战争的意义和战略价值,就这样的伤亡数字,肯定比大幕之战更振奋人心。

    赵昆很开心。

    当着嬴政的面,他拿出了漠北地图。

    按照战报所显示的信息,在地图上寻找左贤王溃逃的路线。

    辽东方向,那是左贤王的老巢。

    显然,左贤王想回到自己的领地,召集更多的匈奴部族,卷土重来。

    可惜李信和公孙弘在后面紧追不舍。

    凭借着马镫和马掌,现在的秦军骑兵有着不输匈奴骑兵的速度。

    沿途的追击中,不可避免的交战,只怕左贤王还会有所伤亡。

    甚至,就算左贤王逃回了自己大本营,后方的李信也会将大军带到他领地。

    到时候。

    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左贤王召集部落也无力对抗秦军,不得不向大单于冒顿求救。

    嗯,有种打了小的,来了大的感觉。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