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农门弃妇有点田 > 050章不速之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呵呵,小乔啊,这大过年的,咱们本是一家人。可别生分了。”老秦氏敛了敛色,想起老宋的嘱咐,只是陪笑,可不敢多话。

    “老婆婆话言重了。咱们已是杀了契分了家的情谊。可不敢自称为一家人。”乔以柔瞥了她手中一打礼品,端身坐在了一旁,笑了。

    “咱呀出门在外,见面顶多就是个眼熟的路人。就不用客气了。”

    “阿柔,老太婆不懂分寸,你别往心里去。今个咱一家人……确实是带着十分的诚意登门拜访。”老宋起身,皱纹的脸上微微地颤了皮根,神色有丝拘谨。

    “叔不求你能笑颜相迎,不过普元带来的这份礼,叔儿希望你能心平气和的接下。就算是……老宋家来给你陪不是了。”说完,便给老秦氏使了个眼色。

    接收到老宋的指示后老秦氏这才忙不倏地将东西塞给了儿子,令他示意。

    有了父亲的支持,宋普元说话便有了一丝的底气。

    按以往的惯例,作为一家之主的老宋,乔以柔自然不会拒绝。

    不曾想,宋普元刚站起来,乔以柔却率先开了口。并且,说话的目标已经转移。

    “老婆婆,您来得刚好。我有疑惑,就是前两天房前多了一把锁。”乔以柔将一把外七八扭的锁扔在桌面。

    “您看看是不是您落下的。”

    老宋一听,冷了冷色。

    “不不是我!”老秦氏听了猛地吓得一个哆嗦。忙不倏躲在了儿子的身后,生怕挨揍。

    宋普元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化作哑巴不敢声。

    “咳,普元你不是有话要同乔丫头说。”老宋恨铁不成器,使了个眼色于他。

    “爹……当这么多人的面,我开不了口。”说白了宋普元就是脸皮薄。

    老宋怪了个眼,同时拽着拖后腿的老娘们出了门。

    “哎呦,孩儿他爹,你留咱普元在里头。你就不怕那狠丫头……动起手来。”老秦氏智商下线,这口大声啷啷,马上惊到了屋里准备开腔大展身手宋普元。

    “说什么胡话,咱儿子和丫头都是斯文人。犯不着。”老宋斥了老秦氏,随即厉喝“闭嘴”。

    “……”

    屋里寂声一片。

    乔以柔推了一下茶杯,淡淡开口:“宋公子,这里也没有外人,不妨有话直说。”

    “咳,阿柔。其实当初……休书的事是娘的主意。你知道……这两年我远在他乡,并不知情。”宋普元一句话,便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对于这种甩祸操作,乔以柔真想翻个大白眼。但是素质不允许自己这么干。

    只是礼貌的保持着一丝微笑:“但是,我通奸了。”

    “这个……我能理解。毕竟我一直不在阿柔的身边。阿柔这头难免会寂寞。谁又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呢。”

    通奸的经过,他心头有数。

    就乔以柔这种老实憨包,干不出来那事儿来。本是自家母亲一手导演。不过,即使知情,他并不打算戳破。他借此大义以博女方好感。

    “宋公子真大度。”乔以柔心头不由一阵冷笑。

    这种事情也许只有不爱的人,才不会介意吧。

    “阿柔,我想请你认真的考虑一下,咱两的事情。毕竟这世道,男婚女嫁,也只有我能接受你。”宋普元羞耻不自知,说话无下限。一次又一次的触到乔惟柔的底线。

    “谢谢,不考虑。”乔以柔不瑕思索,直接回拒。

    但是宋普元自认为是女人放不下面子,只要自己稍稍下点功夫,铁块也能化作绕指柔。

    “阿柔,我知道你心里有我。”说罢,便握住了乔以柔纤细的五指。

    “咱就看在过往十几年的夫妻情份,可否再给小生一个机会。”

    “干嘛呢?”屋里突然传来一声粗暴冷吼警告。

    宋普元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拎起,扔出了门外。

    “啊啊!爹娘救我!”

    “怎么回事?”老宋夫妻闻讯赶来,便看到乔以柔的身前站着一个身着皮毛衫子,头带狼帽,身体硬朗笔挺,目光有神,面貌英俊的小后生。

    “你是谁。”老宋狐疑的打量了小后生一眼。这小后生看着着实眼生。

    “就是啊,哪里跑来的野小子,竟敢动咱们柳叶村未来的状元郎。

    我告诉你,你要是真伤着我儿子的胳膊小腿的,小子你赔得起嘛你。”老秦氏将儿子扶起,一边拍打衣裳,一边叫骂。

    后生眉毛一竖,昴手挺胸道:“老太婆你哪位,我是谁用得着告诉你吗。一家子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没安好心。告诉你们,这里有我罩着,你们休想再欺负阿柔。”

    “综毛,你少说两句。”乔以柔将小综毛推开,随即将宋家落下的礼品退给了宋普元,“心意我领了。东西就收回去吧。这论姻缘呢咱们之间确实还真差点缘分。”

    “阿柔,咱们真的没有机会了吗?”宋普元马上捉住了乔以柔的胳膊,表情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老爹亲自出马了,女人还不听话。

    难道,是因为旁边的这个小流氓。

    “跟他没关系,他是我堂哥。”乔以柔很快便识破了宋普元的想法。

    也不作解释,只是推却了礼品,挣脱了一会儿才甩掉宋普元纠缠。

    “阿柔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堂哥。你不是娘家没人吗。”就这样轻易放弃一颗摇钱树,宋普元很不甘心。

    “喂,你会不会说话。”综毛冷了冷眉,撸起了袖管,准备开架。

    “你个斯文败类,识相的赶紧给我滚蛋!阿柔她这里不欢迎你。”说完,小综毛用力地推搡了宋普元。

    “这位兄弟咱有话好好说,请别动手!咱家都是斯文人,不兴这个。”宋普元故装镇定。实则慌乱不已。要不是老母亲扶着,他早就摔地出了门。

    老秦氏急眼,赶紧呼叫一旁沉默不语的老宋。

    “孩儿他爹你别愣着。你看咱儿子都被欺负了。你倒是搭把手呀!”

    “乔丫头,你这……”老宋这才放下了烟斗,落寞地走了过来。

    “叔儿,真是对不住。今天的事儿到此为止,恕不远送。”说完,乔以柔便抱起了一旁玩耍鞭炮的妹妹赶紧回了屋,大门一关便隔绝了一切纷扰。

    砰!

    屋外,四人面面相窥。

    小综毛悻悻耸肩,随即拍了拍手面,目光凉谅地瞟老宋一家人一眼。略带警告。

    “赶紧滚蛋。”

    “孩儿他爹,这可如何是好!你看看,她都有人撑腰了!”老秦氏替儿子不平。

    “咱大老远的送礼请人,人没请到,挨打挨骂不说,还惹了一身骚。”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