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二十五章:生死之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就这样一直向前行去,越往前行那寒气越来越淡,李南北不再需要停下来适应此地的寒气,所以这一次的行进速度大大加快,不过令李南北和老者失望的是一路上李南北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象。

    一直行至快要接近尽头的时候,李南北终于再次发现了一副影像,同以上三幅这影像相比这一幅影像并没有让他感到有多吃惊,他有的只是浓浓的迷惑而已。

    这最后一副影像只是一个盒子,只见此盒子只有三尺的大小,通体呈青檀之色,看起来倒是显得异常古朴和神秘。不光如此,在此盒顶盖以及四周盒身之上,都刻有一种极为奇怪的图案,这图案能够闪烁出阵阵青黑之光。

    盒子之内似乎是封印了某种东西,正在盒子之内不断地来回进行着猛烈的冲撞,盒子整体都被冲撞得不断的乱颤,而每当那东西快要破出盒子时,盒子上面的图案都会闪出一阵青黑之光。

    就这样,盒子一直处在震颤之中,同那封印的东西不断进行着冲撞,最终,盒子突然之间青光大作,上面的奇怪图案更是瞬间齐齐崩裂开来,这个时候从盒子内冲出一团黑光。

    这就是最后一副影像的全部内容。

    “前辈,晚辈好像看到一块东西。这东西大小应该有一个西瓜那么大吧,偶尔会泛出一些光芒来。”李南北依旧是含糊不清地恭声对着老者说道。

    而老者听了之后则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而已。

    这一副影像想来应该是最后一处影像,老者接着又向李南北详细地询问了以前三副影像的情形,李南北早就早已想好应对之策,回答起来滴水不漏。即使是老者能够亲自看到影像也找不出李南北话中的漏洞。

    最终老者就此离去,李南北终于松了一口气,此地的影像已经全部都告诉了这老者,而且老者同冰兽战斗时也应该受了点伤,想来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李南北这时回头一想自己还中了这里老者的神毒,随即大喊道:“哎,前辈你先等等,先把我的神毒解除了再走啊,一想到此处这可把李南北给急坏了。”

    可是此时的老者就像从此地蒸发了一样,哪里还有半点踪影。

    李南北忿忿不平地原地而坐,最终沉下心来,开始吐纳修行。

    .......

    就这样转眼之间又是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李南北终于突破了蜕凡的太清之境,正式的迈入归真之境!

    李南北丝毫不知道这三个月来散修联盟有多沸腾,三个月前的他搞出的百人大骂夏少康的阵仗还有那一场神识大战已经是彻底传遍了散修联盟。

    直到现在那一股热潮还没有褪去,大家私下里都是乐此不疲地谈论着,每个人一提起这件事情胸中都忍不住燃起一团火来,都将李南北视为自己的前进的目标!

    而这三个月来有一个人则是彻底地被李南北搞疯了,此时的夏少康现在的人生当中只剩下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出李南北!每天不吃不喝不睡不修练什么事情都不干,只是发动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寻找李南北,整个散修联盟都已经被他掘地三尺。

    夏少康到最后实在是找不到李南北,只好放出话来,要同李南北在生死台上决一死战,这使李南北的名头在散修联盟之内更加响亮了。一名蜕凡修士而已,竟然能把归真修士逼到这种地步,

    实际上除了夏少康之外还有白衣人等五人也在暗中寻找李南北下落,年齐,刘拂衣,萧寒也没有闲着,但是无一例外,他们全都无法发现李南北的踪迹。李南北好似在联盟中彻底消失了一般。

    ......

    “夏少康,你小心些,李某人将要出关了。”此时的李南北睁开双眼,嘴角微微一笑,从地上一下子坐起,然后手一翻将断剑祭出,拿在手中,转身走出了混沌尘。

    从混沌尘之内走出,李南北站在山脚之下,抬头下意识地四处打量一番,接着神识又是一扫而过,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来。直到此时此刻他方才知道蜕凡之境同归真之境之间的巨大差距。

    他感觉到此地的日晖月华草木精气突然之间强大了数倍,而且他神识散开之下此地更是尽收眼底。这里较之一年前并无变化,正是因为李南北的修为大大提高,所以此地在李南北眼中立刻大有不同。

    “你,你是李南北!”一个声音此时在李南北背后响起。

    李南北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修士正神色紧张地盯着自己,眼中更是有几分呆滞的神色,就活像是见了鬼一样,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嗯?怎么个情况。”李南北转过身向那修士一步步走去,脸上洋溢着一丝微笑,开口问道:“道友,这么早就出来做任务了吗?”

    那修士下意识地看看头顶的晚霞,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他的脸上却是闪过一丝畏惧神态,脚下更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这李南北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尤其是他又和夏少康斗得火热,招惹上他可是麻烦无穷。

    “后退?有情况!”李南北心中一动,捏起法诀,身子一下子消失不见,下一刻却是突兀地出现在那修士的身后,右手更是无声无息地搭在了他的肩头之上。

    “老兄,我一不劫财二不劫色,你躲什么?”李南北嘿嘿直笑道,听得修士心里一阵发毛。

    “李师兄,我没有躲你,只是我忽然想起有一件急事去办。”修士慌张的说道。

    “了解,了解。”李南北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副十分理解的样子,他接着说道:“要不要教你喊喊八个字?”

    “八个字!”修士冷不防的打了一个机灵,上次搞出的百人怒骂夏少康的阵仗现在大家都还乐此不疲地偷偷谈论着,一听这句话修士直接慌乱起来,他急忙连连摆手,说道:“李师兄您老放过我吧,我告诉你还不行吗。夏师兄前些天通告整个散修联盟向你发出挑战,要同你在生死台上决一死战,我可不想卷入你们的恩怨之中!”

    原来是这么个情况,看来夏少康为了找出李南北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这才不顾脸面地使出这一招。听了此话李南北终于恍然大悟过来,难怪修士以看见自己就像是见鬼了一样,感情是自己在他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大家都认为李南北一定会死在夏少康手上啊。

    “夏少康,你不找我,我也要去找你,正好也想和你做一个了断。”李南北冷笑一声,心中一动,已经是祭出神之剑,随手捏起法诀,一道灵芒立刻划破长空而去,直向山腰之上飞去。

    随后李南北在山腰之上的一块巨崖之上停住,他下意识地转身俯视整个散修联盟,凛冽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吹皱了他的脸颊,但是也吹亮了他的双眼,也吹散了他的身影!

    远远看去,李南北的身影竟然显得有一丝落寞,那是一种登高望远的孤独,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寂寥,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沧桑,就好像是一位饱经了岁月的打磨,饱经了人生百态的洗礼一样。

    “唉!”一声叹息自李南北口中吐出,显得那么的苍凉。

    李南北此刻的心境正是进入到了一个微妙的状态,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完全是自然而然地一种下意识的触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乃是精神上的一种顿悟,一种同天地万物,自然而然地交流,这是一种修心。

    李南北闭上了双眼,感受着世间万物是那么的自然而和谐,仿佛自己也已经化身为天地间的一块石头,一根枯枝,一片落叶,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那么的安静祥和。

    李南北此时并丝毫不知道,在这山腰之内,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一种极为强大的威压和气势正在缓缓向着四周散发而出。这气势同样是睥睨天下,傲视群雄,江山在手,并没有多少强烈的压迫之意却是让人无法抗拒!

    这才是真正的势!

    良久,李南北猛然睁开双眼,一种豪情忽然冲上心头,他忍不住仰天发出几声狂笑,大喊道:“夏少康,给我滚出来!”

    这声音经过灵力注入,配合九天龙吟诀就好像是阴霾的天空中响起的闷雷一样,就那样源源不绝地在散修联盟之内回荡不息,石破天惊般传遍了散修联盟的每一个角落,激荡在所有修士的心头。

    在这一刻,所有的修士都是震惊无比的抬头遥望,无论他们原来是在潜心静修还是在做任务,抑或是在生死厮杀,在这一刻他们都是齐齐停了下来,都是偏头遥望向散修联盟的同一个方向。

    “李南北来了!”这是此刻他们脑海之中唯一闪过的念头。

    “李南北,夏某也懒得和你口舌之争,有本事的话我们去生死台上较量。现在我夏少康正式宣布,我向你发出生死之战的战书,你敢不敢应战!”

    另外一个声音这时候也是悠悠响起,正是夏少康。他此刻不知道人在何处,大家只听得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有千百个夏少康在一同大喊一般。

    这声音听起来无喜无悲,可是现在每个人都感觉到异常压抑,暴风雨到来前的压抑。

    “哈哈!”李南北此时仰天长笑一声,也懒得过问夏少康身在何处,甚至是连神识都没有散开,就那样同夏少康隔着千山万水遥遥应道:“夏少康,你以为我真地把你放在心上吗?我凭什么和你应战,告诉你,你的挑战我拒绝!”

    “拒绝了?”散修联盟之内的所有人都是不禁一愣,这可不是李南北的风格,难道是他怕了?这根本不可能!李南北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角色,还没见过他怕过谁。

    “李南北,怎么你怕了!”夏少康的声音同样是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同李南北的几次交锋以来,他这一次倒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没有在像前几次那样被激得暴怒。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李南北促进了夏少康的成长,他终于醒悟过来,以前自己仗着背景硬就眼高于顶谁都不放在眼里是多么愚蠢,看清了之后,他变得更加可怕了。

    “怕?”李南北轻哼了一声,“夏少康,我活到现在,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你听着,我现在正式向你发出挑战,同你在生死台上决一死战,你敢不敢应战!”李南北一脸平淡的说道。

    拒绝了夏少康正是为了向夏少康挑战!李南北这一句话说得大家更加热血沸腾,很显然,李南北根本就没有把夏少康放在眼里。

    这才是李南北的做事风格!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闪烁着炽热的光芒来,他们有人的拳头不自觉地紧紧握在一起,有人眼中闪过苦苦挣扎的神色,更有人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也有人一脸的坚毅,总之,李南北这一句话彻底将众人触动了。

    “李南北,我知道你为什么能够达到这种高度了。我也知道以后我的路该怎么走了。”在一个异常僻静的大石之下,萧寒偏头遥望一处方向,喃喃自语道,“枉我有狂人书生之名,我却是一直都不会修炼,谢谢你,李南北!”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