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在九州牧神 > 第51章:陈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山城,县衙。

    南监院中点燃了一丛丛火把,将整个院子照的通明。

    徐行之静静的坐在院子里,身边摆放着几个水缸。

    清澈的泉水折射着清辉,在微风中泛着涟漪。

    水之呼吸法,在水汽浓郁的地方,无论是法术凝结的速度还是威力,都会有极大的提升。

    在江河湖海上,其他呼吸法的修士,同品都无法和水之呼吸抗衡。

    几缸水虽然不起眼,但是却实打实的能够提升法术的威力。

    而呼吸法和身体契合,普通人一旦选择,一生都不可改变。

    对面南监的牢房中,刘员外缩在黑暗之下,一双灿金色的瞳孔在深处闪烁着狞光。

    他的四肢全部缠绕着水绳,被逆着关节向后折断,手脚全部拴在了一起。加上肺鼻之中的水烟锁,整个人就如待宰的猪般,被牢牢的捆住。

    这种状态下,他除了眼睛,几乎哪里都无法动弹。

    但是徐行之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云红麝的话,让他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刘员外绝对不能死!

    他若是了死了,青城县大难!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一个全身残废掉的绞骨境,在自己法术的囚禁下自杀也不可能做到。

    徐行之手中把玩着赤金梧桐的几颗珠子。

    在许惑和江尧去山里的时候,他将那书箱给拆了。

    做了木钉、珠子、符咒。

    不会车珠子的符师不是好道士。

    行走江湖,能省则省,能学则学。

    赤金梧桐是火行的顶尖符咒材料。

    它能对妖魔的妖气产生极大的克制,也是大靖异人很喜欢的一种木材。

    因为它的使用极其简单,用火烧成灰或者烧焦,就能立刻奏效。

    若是配合符咒,瞬间燃烧,爆发出的威力更是恐怖。

    唯一的缺陷,就是贵。

    今天,应该用不上这些东西了吧?

    镇魔司的效率,今天晚上就能过来。

    徐行之思索着,也稍稍有些放松。

    镇魔司好东西多啊,不管这刘员外体内的妖魔是不是上境,镇魔司的人,总有办法对付。

    凶名在外八十年的朝廷第一暴力机构,可不是浪得虚名。

    ……

    月色渐明,青城县今天分外安静。

    陈皮伸着懒腰在床上爬起来。

    他喝了一口桌子上隔夜的茶水。

    “咕噜咕噜——”

    “呸!”

    漱了漱口,陈皮又伸了个懒腰,眯眼看了看外面。

    得,是时候了。

    今个中午吃饭的时候,路边一个捕快说刘家被抄了,闹妖怪。

    自己给那说话的捕快送了卷旱烟,打听到尸体都放在了县衙西苑。

    一般来说,这种抄家的情况,尸体和一些财物都不会分开太远。

    应该都放在一起。

    去干上一票,赌债应该就能还上了。

    一边想着,陈皮推门而出。

    县衙距离他的位置不远,借着月光,陈皮快步朝着县衙西苑走去。

    “嗯?!”

    只是刚出门,陈皮就吓了一跳!

    对面的院子里,一个男子静静的站着,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艹!”

    “大半夜不睡觉,神经病啊!”

    看到是自己邻居,陈皮也不客气,张口就骂了一句,转身离去。

    陈皮也不介意自己被看到,住在这个位置的,都是自己这样下三滥的无业游民,谁也不比谁干净。

    看他那样子,怕不是也打算出门去搞点钱花花。

    陈皮没有在意,直奔县衙而去。

    而在他后方,那名男子身体僵硬,脑袋随着陈皮的方向转动,他的下巴,呈现出腐烂的青黑色。

    ……

    县衙西苑的位置,就在最外围。

    陈皮晃荡着脚步,靠着墙根的时候,看了看四下无人,直接跳起来,抬着腿翻了进去。

    嘭!

    一声闷响,陈皮当即俯着身子打量着四周。

    没有人,院子很安静。

    不过隐约间,可以听到前面院落的喧哗。

    听说是今天下午城里进了妖怪,不少人被伤到了,都在县衙后院医治的。

    嗨!

    陈皮一喜,这个情况,那更是没有人会来后院了!

    陈皮当即看向了西苑中的房间!

    偌大的房间一片漆黑,只有院子里放着一些箱子。

    陈皮走上去,兴奋的将箱子掀开——

    嘭!

    “艹!”

    看清箱子里的东西,陈皮的脸色瞬间难看了。

    米?

    打开一个个箱子,陈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尼玛!

    这一箱箱的,全是大米?

    灰不拉几的,自己要这个屁用没有!

    陈皮当即抬头,看着那不远处的房间。希望那里面,能有些好东西吧。

    陈皮快步走上去,直接推开了房门。

    吱嘎——

    一股浓烈的腐臭味,让陈皮直皱眉头。

    房间空荡荡的,却是铺满了一地白布。

    真是停尸体的啊。

    陈皮心道,却是没有停步。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没钱可比死人可怕多了。

    借着窗外的月光,陈皮慢慢走到了那一张张白布前。

    密密麻麻的白布几乎将整个房间铺满,每一个白布下,必然是一具尸体。

    而在白布前方,摆放着一个个木牌。有的木牌上写着名字,但是大部分还是空白的。牌子下面有一个小坛子,里面放着东西。

    陈皮捡起来一个,将巴掌大的小坛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嘶——”

    看到手心里的东西,陈皮当即就眼红了!

    发达了!

    借着月色,自己手心里的小玩意,竟然是个金戒指!

    不用说,这些小坛子里,放着的一定是死者的遗物!

    西苑的房子很大。

    这里原本就是做县衙仓库的备用,此刻全部腾空了摆放尸体。

    几十个小坛子,里面要是都有……

    陈皮心头砰砰直跳!

    发财了发财了!

    干完今天这一票,自己真的发财了!

    想到这里,陈皮没有犹豫,当即一个坛子一个坛子的搜刮了起来。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坛子里都有东西。

    但是仅仅搜刮了一排,陈皮手里就多了四五个戒指,两个玉镯子,一些零碎的小饰品。

    这些东西加起来,多了不说,百多两银子是跑不了了。

    此刻的陈皮,原本心头的那一点恐惧已经彻底消失。

    他红眼了。

    在这个衙门当差,一年也就二三十两银子的小县城,百多两银子,比得上普通人四五年的收入了。

    “嗯?”

    正走在房间里,陈皮突然一顿。

    月色清辉之下,他看到了一双小巧的玉足伸出白布。而吸引到他注意力的,是那精致小脚的脚踝上,一对翠色的镯子。

    好宝贝!

    陈皮当即跑了过去。

    这镯子剔透晶莹,毫无杂色,拿到当铺里,怕是能有上百两银子!

    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小贼,陈皮没有啥销赃途径。

    找那些黑势力,更大的概率是被黑吃黑,所以当铺是他销赃的主要阵地。

    当然,他也知道当铺黑心,但是那钱拿得稳当啊。

    此刻,陈皮将自己手中的财物塞进怀里,就打算去取尸体上的镯子。

    尸体的小脚滑腻柔软,陈皮一下就将脚镯拿了下来。

    但是另外的一个镯子,牵出了一根丝线。

    陈皮一拉,在白布下拉出了一块金锁。

    “嘶——”

    “这是没扒拉干净?”

    金锁不大,指尖大小,但却是实打实的金子啊!

    陈皮看着白布,小声道:“得罪得罪,一会给您再盖上。”

    说着,他直接扯下了白布。

    一具丰腴雪白的身子,笼在几乎透明的薄纱里,出现在清亮的月色之下。

    陈皮一下子看直了眼睛!

    乖乖,好美的女人。

    女子面色苍白,却五官精致。

    身上的薄纱几乎和没穿一般。

    但是下一刻,陈皮的脸色就变了。

    女人……

    女人的四肢、身体、头颅……是分开的。

    猛一看似乎是一个人,但是身体包括五官上,都有隐约的裂痕,竟仿佛是无数尸块拼凑的!

    “艹,什么鬼东西!”

    陈皮暗骂一声,不再多想,直接去抓女人身上的财物。

    而在他背后,一块白布隆起。

    一具布满鳞片的尸体,缓缓坐了起来。

    ……

    县衙外的街道上,月色如水,一道道人影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走在夜晚的街巷之中。

    人影憧憧,悄无声息。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