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在九州牧神 > 第17章:今夜宜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惑头脑有些空白。

    他还在恐惧着那前方奇行诡异的妖怪,却看到那瘦弱的老人突然纵身,将那两头至少具备数百斤力量的青城妇扑倒。

    他……

    他怎么敢!?

    “爷!”

    前方枣红马上,小童拼命想要转身,眼看着就要跌落下来!

    “跑!”

    “跑啊!!!”

    老人嘶吼着!

    此刻的他,右手小臂生生被青城妇咬断,但是另一只手,却直接插进了一只青城妇的喉咙!

    那胳膊直插入喉,青城妇的咬合力虽强,但也无法一口就将人的大臂咬断!

    加上深入喉咙更让她无法用力,竟然一时间只能拼命的抓挠!

    鲜血瓢泼洒落。

    丝缕的血肉飘絮般的和着血水飞溅!

    但是幸运的是,另一只咬断他小臂的青城妇没有攻击。

    她那双冰冷漆黑的竖瞳,死死看着前方。

    月影之下,一道赤红迅影奔驰在清冷夜色。

    是许惑!

    他第一时间来到了那枣红马身边,稚童已经快要栽倒下去了!

    “呜呜呜……爷!”

    稚童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拼命的想要回头,身上的缰绳也松了下来。

    就在稚童要掉下马来的瞬间,许惑森罗刀瞬间翻出,刀尖一滑撕开缰绳,轻轻一挑将那小童挑飞,正落怀中。

    整个过程,沸血驹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许惑死死盯着前方的妖精,看着老人浑身浴血,竟然将一头青城妇压在了地上,他心头莫名的触动。

    喉咙仿佛堵上了什么东西。

    人活着,若只是为了活着,和虫鱼鸟兽有何区别?

    将军奋战而死,文臣死谏而毙。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股气。

    气血上涌,匹夫勃怒,敢叫天子从!

    它们告诉你,总有什么高于生命!

    疯狂的气流淌血肉周天,抹平了许惑所有的惊惧。

    许惑只感觉胸口一股气贯穿内外,激荡黄庭!

    这才是气,这才是胆!

    他的恐惧一扫而空,手中森罗刀瞬息蒙上一层淡然清气,黑色的刀柄在许惑的五指间翻飞如蝶,挽起刀花朵朵。

    寸芒成!

    赤马如火,煮沸苍茫月夜。

    许惑左臂抱着稚童,右手握紧森罗刀,寸芒闪烁间如疾雷奔吼——

    青城妇呆住了。

    恐怖的气息让她原本冷冽的眸子变得茫然。

    这是超出她理解范畴的能力。

    刀……开花了……

    在她的眼中,仿佛一片银花绽放,盛放在清冷月色。

    整个世界火树银花,璀璨而灼烈。

    好美……

    噌!

    许惑错身而过,猛然勒紧缰绳!

    “咴咴儿——”

    沸血驹打着旋儿绕着老汉跑了一圈,才缓缓停下。

    森罗刀上清亮如新。

    而那还站立原地的青城妇双眼已经失去了焦距。

    “呼,呼,呼——”

    王老汉大口喘着气,突然感觉身子底下一轻,低头一看,那身下的妖精脑袋中央到鼻子,已经被人生生劈开。

    黄白的脑浆流淌进了口腔,染上了他的双手。

    嘭!

    此刻,那旁边的青城妇也猛然跪在地上!

    下一刻,她的脖颈、手臂、双腿浮现出淡淡的血线,然后殷红的血珠微微渗透。

    噗呲——

    一声闷响下,那青城妇就如同玩具般的瞬间七零八碎。刀口光洁整齐,全部朝向一致。

    在交错的瞬间,许惑几乎用完全一致的姿态,斩落了五刀。

    神乎其技。

    许惑此刻长发披散,青衣凌乱如盖,手提黑刀。

    刀刃青芒吞吐,如蛇如电。

    握住刀柄的他,此刻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在白素贞的身上,得到了什么神通。

    剑法!

    从刚刚挑起小童开始,剑法就如肌肉记忆一般的苏醒。

    诚然,白素贞剑法……挺白给。

    不过对付这些锻体境的普通妖精,绰绰有余。

    而且,白素贞的剑法走的是轻灵柔和的路子,刚好适合练气士!

    “爷!”

    此刻,怀中的小童大哭,挣扎着想要扑向地上的老汉!

    许惑下马,将小童放下。

    “呜呜呜!”

    小童大哭着扑向王老汉。

    “乖,哈哈哈,冉娃哭什么!爷爷好着呢!”

    王老汉此刻也是面色狂喜,劫后余生的感觉压住了疼痛,一把抱住小童。

    “我来给你止血一下,你马上回城,告诉县衙的人,立刻派人过来!”

    “但是不要惊动刘府!”

    刘府不能动!

    万一里面有什么猫腻,城里的捕快去了也是白给,反而会打草惊蛇。

    许惑没有时间给王老汉温存,自己要马上去救江尧!

    “好……好的!”

    看着许惑,王老汉“噗通”一声跪下,颤巍巍道:“多谢道长,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老头子谢谢你,谢谢你啊……”

    此刻孙儿平安,那作为普通人的恐惧和刚刚接近死亡的境地让他双腿发软,几乎站不稳了。

    许惑没有说什么,直接用寸芒封住了他的伤口。

    他也不会别的法子,只能简单封上。

    “快回去,立刻去医馆。”

    许惑说着直接翻身上马。

    “大哥哥!”

    此刻,那稚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许惑,道:“求求你也带那个哥哥回来。”

    许惑愣了愣,展颜一笑。

    “当然。”

    ……

    嘭!

    轰——

    夜色之下,一道青影翻滚,同时一道火焰在之前的位置炸开!

    “啊啊啊——”

    三四个大汉惨叫着倒跌出去!

    “呼——”

    江尧左手抓地,身子压低,右手持剑而峙,青衣鼓荡间气息锋锐!

    他的左肩和后背,已经出现了两道血淋淋的伤口。

    在他身边,无数青城妇和暴徒环绕。

    “咯咯咯。”

    那化为妖相的女子轻轻舔了舔自己染血的指甲。

    骨质的爪子上,沾染了鲜红的血珠。

    “好香啊小道士,元阳之体未破的玉身境,舔一口奴家骨头都酥了呢。”

    那丑陋诡异的面孔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让人听到就有些头皮发麻。

    江尧眼神平静,身上沾满了鲜血。

    那三尺剑锋之上,殷红的血色缓缓滴落。

    清冷的月光下,少年肌肉收缩,如绷紧的弓弦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周围的青城妇脸上带着紧张,因为在江尧的脚下,已经躺着七具青城妇的尸体和十几个被砍掉双脚的男人哀嚎不断。

    江尧一言不发,他的沉默让周围的妖魔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诡异的符咒配合他玉身境的实力,让那粉衣青城妇也不敢硬来。

    她娇笑之下,左胳膊却浮现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道士的实力和符咒的配合,棘手无比,单对单自己绝无胜算!

    只是,自己人多呀。

    不着急。

    此刻,环顾四周,江尧却明白自己的局势并不好。

    因为刚刚那张火鸦符,是最后一张符咒了。

    自己必须在暴露出符咒耗尽的真相前逃走!

    此刻,江尧缓缓压低身子,左手抬起弯曲在眼前,右手剑锋旋转,倒握手心。

    他露出青衫的小臂和脖颈如匠人的天工,肌肉线条好看且充满爆炸性的张力。

    此刻的他,宛若一张绷紧的蛟筋硬弓。

    他死死盯着前方粉衫青城妇,无声一笑。

    轰!

    无法察觉的气流转全身,江尧的青衣瞬间荡漾不休!

    那粉衫青城妇当即汗毛倒立——

    猛虎无需咆哮而蝼蚁自惊!

    粉衫瞬间尖叫:“拦住他!”

    嘭!

    此刻,江尧猛然跺脚,整个人直接暴起!

    这个瞬间他舍弃了一切防御,拔剑回旋,如扑食的鹰枭!

    他脚下尘埃横扫人如皎电,骤然入肉三分!

    噗呲——

    一颗大好头颅飞溅,落在了一个壮汉的怀里。

    “苑儿!!!”

    壮汉悲愤的哀嚎!

    他的神色带着深深的迷恋,仿佛手中抱着的不是那双眼凸起,獠牙满布的怪物,而是自己娇柔缠绵的情人。

    这些壮汉的眼睛全部都是浑浊的。

    已经被水雾浸透了。

    他们想看到的,都是青城妇想让他们看到的。

    粉衫青城妇愣了愣,旋即尖叫道:“抓住他!”

    “他想跑!!!”

    江尧根本没有攻击她!

    他从侧面突围了!

    而此刻的江尧已经进入了状态,飞奔之下的速度快若奔马!

    那些普通妖魔根本追不上!

    粉衫青城妇眼中带着怨毒,不舍的拿出一个木质阵盘。

    “吃了他!”

    “我要吃了他!”

    妇人嘴里透黄色的涎水滴落,猛然拉过旁边的一名壮汉,狰狞如鬼的面孔盯着他,娇滴滴道:“段郎,你可愿意为了奴家拼命?”

    “愿……愿意……三娘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嘿……嘿嘿……”

    在这个壮汉浑浊的眼中,妇人的模样娇艳,脸色潮红,粉衫垂垂欲落。哪怕是自己深入了解多次,也无法克制迷恋这个熟透水蜜桃般的女人。

    “那奴家,可是谢谢段郎了呢。”

    蛇眼外凸,獠牙暴露的三娘伸出钢鞭一般的舌头,轻轻凑了上来。

    在壮汉的眼中,丰腴的妇人娇羞下,杏眼含春,香舌微吐,轻轻的——

    噗呲!

    舌尖贯穿脑颅,滚烫的脑浆顺着脑门正中的空洞流淌进了阵盘。

    死去的男人让三娘有些心疼,这些人都是吞了不知多少的龙涎,是上好的鼎炉。

    但是她转头看着江尧,却是又露出了一抹带着贪婪的怨毒之色。

    “小道士啊,你跑不掉。”

    咔嚓——

    阵盘在血气下突然粉碎,化为一股气涌入水雾之中!

    刹时,周围淡薄的水雾仿似活过来,隐约间无数透明的脉络汇聚……

    就在江尧快冲出水雾范围的时候,尖锐的破空之音在他身后传来!

    “嗯?”

    他侧头一看,当即面色大变!

    一道道手臂粗的水流化为长蛇般的绳索,在他周围凝聚而生!

    嘭!

    看着那缠绕在自己手臂上的沉重水绳,江尧面色骤然一沉!

    法术!

    漫天水雾扭曲,如蛛网绞杀成锁链,牢牢锁住江尧的四肢!

    逃无可逃。

    PS:今天我好长。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