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在九州牧神 > 第9章:马食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府后院。

    “这是……”

    徐行之看着手中的米粒,眼神缓缓瞪大。

    “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唔。”

    涂茵茵吧唧着嘴,道:“在厨房后面的小院。”

    说完,她咬着嘴唇,委屈巴巴道:“茵茵不是故意乱闯的,是太香了,没忍住。”

    给徐行之的米粒只有几颗,因为含在嘴里涂茵茵没忍住,给咽了……

    “我知道。”

    此刻,徐行之却是没有反驳,眼神幽深道:“面对龙涎,你能忍住才怪。”

    “啊?”

    涂茵茵眼睛眨了眨,道:“口……口水?!”

    “准确说,是被龙气侵染的泥土。”

    徐行之皱眉道:“四十年前东海有蛟化龙,离去时停留的土地满是糯米香气,人吃了能强身健体。妖吃了会提升灵性。”

    “泥土呈颗粒,雪白带黄纹。”

    “而这……糯米香气,通体荧白外带满黄。”

    “应该是真正的龙蜕变时气息凝结的龙涎。”

    徐行之深吸一口气,道:“龙……”

    “刘员外去过龙蜕之地!”

    “只有龙类蜕变,突破桎梏才会散发本身的气,改变泥土!”

    徐行之心头微颤。

    他知道龙涎的价值。

    这种东西生机浓烈,常人吃一粒,足以七天不饿!

    而且对于下境武夫做体能恢复,效果比任何灵丹妙药都强!

    徐行之压住去问刘员外的心思。

    自己大概猜到了。

    昨天晚上,刘员外去了哪里?

    他去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龙涎所在!

    青城山……有大秘密,有龙涎之地!

    徐行之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龙涎……和那云红麝说的妖魔有没有关系?若是有,怕是会出大事!

    而此刻,厨房开始上菜了。

    刘员外刚才吩咐过,先给白狐观几位道长备餐。

    熏鸡白肚儿、江米酿鸭子、罐儿鹌鹑、豆豉鲇鱼、抓炒对儿虾、什锦套肠儿……以及刘家酒楼最出名的糯米羹。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品让人食指大动。

    太有食欲了!

    而涂茵茵看到菜品,却是皱了皱眉头。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一双大眼睛含满了雾气。

    自己好久没见过这么丰盛的饭菜了,好想吃!

    可是……可是自己好饱啊!

    呜!

    ……

    当许惑和云红麝走进来的时候,却无比意外的看到涂茵茵竟然在一旁打拳。

    小丫头一板一眼的在后院腾挪,身上淋淋热气升腾,一缕淡淡的白雾,在她小脑袋的顶尖冒出。

    江尧已经先过来了,正和徐行之美滋滋的吃着饭。

    “这是怎么了?”

    许惑和云红麝坐下,有些意外。

    小丫头贪食的性子,怎么会在吃饭的时候去练武?

    “唔。”

    徐行之吃了一口菜,轻轻将一粒米放在了桌子上。

    此刻,饭菜上齐,后院也没有别人。

    徐行之并没有隐瞒云红麝的意思。

    龙涎单纯出现还好说。

    但万一和妖魔有关,那绝对要出大事!

    龙气是好东西。

    但是能控制好的妖魔,不多!吞了无数龙涎的妖魔势必狡诈而强大。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

    看到那东西,许惑有些不明所以。

    米?

    但是看起来有些发黄,不过两头雪白,晶莹剔透。

    “是龙涎。”

    徐行之缓缓道:“在刘府后院发现的。”

    “足足一箱子。”

    “嗯?”

    许惑还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他不知道。

    但是云红麝已经将那米粒拿在了手中,道:“一箱?”

    “嗯。”

    “这附近有龙涎之地?”

    “应该是。”

    云红麝闭眼沉思。

    片刻,她看着徐行之道:“应该很隐蔽。”

    “大概率和妖魔有关。”

    “妖魔并不无脑。”

    “它们明白北方四洲镇魔司的力度,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但如果被龙涎之地诱惑,就说得通了。”

    “刘员外,知道那个地方。”

    此刻,云红麝搅拌着面前的米羹。

    浓浓的糯米异香散发出来。

    但是有些奇怪的是,这米的颜色有些微微发灰。和那龙涎的本来颜色不同。

    “应该是特殊处理过的。”

    徐行之显然已经吃过了。

    他指了指米羹道:“吃下之后,养魂和壮阳的效果还在,但是不会饱腹数天。”

    许惑恍然。

    怪不得刘员外家发财。

    原来是掌握了财富密码。养魂加壮阳,也难怪十里八乡甚至隔壁县城的人都来吃。

    而云红麝却是微微皱眉,道:“那么说,刘员外本身应该是不知道这是龙涎。”

    废掉龙涎滋补肉体的最大好处,只留下一小半的效力,然后熬成粥卖一百文一碗?

    慈善也没有他这么大方的!

    “他不是还种了山稻吗,或许是龙涎和稻米混着卖?”

    “不好说。”

    “我去审问一下。”

    云红麝说着就直接起身。

    “许惑。”

    “?”

    “随我一起,帮我做笔录。”

    “……”

    许惑有些无奈,这才刚坐下。好香的,你不吃我还想吃呢。

    心里吐槽,许惑还是站起了身子。

    不过他临头好奇的看着涂茵茵道:“她啥情况?”

    江尧想笑又忍住了,道:“她吃了一把龙涎。”

    “练功可以加快消耗。”

    太残忍了。

    许惑表示怜悯。

    小丫头几乎是一边哭着一边练武的。

    ……

    书房之中。

    刘员外的确是有钱。

    金丝红木的书桌大气精致,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不过都是崭新的。估计买回来没怎么用过。

    唯一让许惑有些好奇的是书架。

    《周礼》、《韩法》、《儒圣经讲》、《非攻》、《大仁》、《德行》……

    这个屋舍四面墙,三面墙壁都是巨大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百家典籍。

    如今大靖春秋学府百家争鸣,以儒、法两家为最。

    大靖建国八十年,左相永远都是儒、法两派系轮番上任。

    不同于那动都没动过的文房四宝,许惑随手抽出一本来,上面都是明显翻阅过的痕迹。

    “没想到,刘员外还是个读书人。”

    连续看了几本,书卷里阅读痕迹明显,显然是真的被人长期翻阅。刘员外是真的读书,而不是买来冲门面。

    “有钱了,总想着多看点东西。”

    “啧,这可不是常人愿意看的。”

    “刘员外能看进去这些,若是当年读书,恐怕仕途不差。”

    “哎,都过去了,现在老了。”

    刘员外苦笑一声,旋即看着坐在书桌正中的云红麝道:“大人,您叫草民过来,有何事?”

    此刻,云红麝轻轻敲着桌子,道:“昨天晚上,刘员外去了哪里?”

    “去了青城山。”

    “哦?”

    许惑的眼神一颤,他停下研墨的手,和云红麝一起看向了刘员外。

    “去哪里做什么?”

    “去看稻米。”

    刘员外轻声道:“我刘家的稻米是山州弄来的山稻。”

    “之后经过特殊发酵,制成了我刘家酒楼特殊的糯米。”

    “每过一旬,需要去打开封闭通风,检查发酵情况。因为不能见光,所以我都是晚上去山中检查,这些年都是如此。已经在青山城卖了二十年了,大人随便一问就知道。”

    “你去了山上?”

    云红麝眼神一凝。

    之前自己推断,那妖魔就在山上!

    他如果一直晚上去深山,怎么可能不出事!夜路走多了,撞鬼是必然的。

    “没。”

    刘员外摇头,道:“青城山说小可不小,山上更是从百余年前就有青城妇出没。还是镇魔司出手,让一甲子来山上太平。”

    “只是没想到,这次突然又冒出一个青城妇,让我儿子……”

    刘员外面带悲色,低声道:“加上一些肉食野兽,白天去我都带着家丁,晚上更不可能了。”

    “草民去的是山脚西边的庄子。”

    “发酵的糯米,都留在那里。”

    “平时都有庄户照看,我只是偶尔过去。”

    闻言,云红麝点了点头,道:“你的稻米,种在山的什么位置?”

    “啊?”

    刘员外突然抬头,道:“大人……问这个做什么?”

    “你只需要回答问题。”

    云红麝淡淡盯着刘员外的眼睛。

    “种在……种在山林最深处。”

    “具体位置。”

    “山顶。”

    “嗯。”

    云红麝点了点头,道:“你先去忙吧。”

    “是。”

    刘员外点头,他看着云红麝询问:“大人……是发现什么线索了?”

    “没有。”

    云红麝面无表情,看起来冷艳淡漠。

    “那……那草民下去了。”

    刘员外也不敢多问,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书房。

    “记好了吗?”

    “嗯。”

    旁边,许惑已经将那刘员外的话给记下来了。

    他将宣纸递给云红麝,后者看了一眼,却是点头道:“字不错。”

    许惑笑了笑。

    肌肉记忆还是有的。

    前身的学识和他的外表一样,绣花枕头。

    巨富的老爹溺爱的有些过分,让前身却是有些废物了。

    而数位先生的教育,真才实学没捞着,倒是练出了一手好字。

    瘦妖体,一种极其养眼而需要功夫的字体。

    而前身练字的初衷,却是在花魁面前秀技。

    看着重新品读记录的云红麝,许惑看着阳光下她那俊朗英气的侧脸,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在京城奉天司的大姐。

    许清。

    记忆里,这位被誉为天才,被天部大司主收为弟子的大姐,可不待见自己这个酒囊饭袋的弟弟。

    此刻,云红麝也放下了宣纸,道:“小道士,你怎么看?”

    许惑闻言,下意识道:“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