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在九州牧神 > 第8章:云红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府小院。

    涂茵茵小心翼翼的进入院子。

    早春时节,这院子里的树木却是一片枯朽发黑,没有一丝绿意。

    在这小院中有一口石井,上方的绳索和木桶看起来很新,应该是经常有人使用。

    院子的一边是刘府的外墙,另一边则是紧闭的房门。

    异香就是在这个房间中传来的。

    小丫头快步走过去,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香很独特,很淡,不容易被察觉。

    但是被注意到,则是瞬间被其吸引。仿佛自己的世界再也容不下第二种味道。

    很快,涂茵茵就来到了那房屋的门前。

    相对于刘府其他屋舍的干净利索,朱红光鲜,这个房间的木门呈现出一种布满灰尘的暗红色。

    那窗纸也是褪色的惨白,多了一丝破败感。

    很显然,这个房间基本是一个废弃的状态。

    而香味,就是在房间里面传来的。

    吱嘎——

    涂茵茵小心翼翼的推开门。

    这里是一个厨房。

    空空荡荡的房间很大,但是陈设却简单。

    只有房间中央一个巨大的灶台。

    灶台上两个出火的口子,一个放着蒸笼,一个放着铁锅。旁边连为一体的石桌上是摆放的工整餐具。

    奇怪的是,那些锅碗瓢盆都是干净的。

    收拾整洁的碗筷盘子摆放在一旁。

    调料一应俱全,墙角还有盛满清水的大水缸。

    奇怪。

    小丫头挠了挠头,但是也没在意。

    因为进入房间,她已经被那充斥的异香给吸引了。

    房间的窗纸看起来老旧,但是却出乎预料的厚实。

    加上房间背阴,此刻厨房中有些昏暗。

    小丫头寻着味道,很快就找到了异香的来源。

    在墙角,有一个木制的柜子。

    异香正是从那柜子里传出来的。

    涂茵茵舔了舔嘴角,连忙跑过去,将柜子打开。

    柜子不大,她踮起脚刚好可以看到里面。

    这是一种妖根本无法抗拒的味道。

    咔嚓——

    一声脆响,虚掩的箱子被涂茵茵打开。

    她踮起脚尖,探头朝着柜子里看去。

    昏暗之中,一片白花花米粒状的东西,静静躺在柜子里,看起来就像是大米。

    “好……好想吃……”

    涂茵茵嘴角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哗啦——

    突然,就在这时一道水声在院子里传来。

    水声?

    涂茵茵的小耳朵突然一颤,变成了白色毛茸茸的样子,配着那瓷娃娃般的面孔,憨态可掬。

    一道轻轻的脚步声伴着淅沥的水声,清晰传入了她的耳朵。

    有人过来了?

    此刻,涂茵茵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丝慌张。

    被人发现,她一定会被师傅骂的!

    此刻,涂茵茵听到那声音笔直的朝着厨房走来,她马上就要关上柜子。

    但是她看着那柜子中的东西稍稍一顿,伸手抓了一大把。

    那柜子中的东西像是米,握在手里软软的。

    涂茵茵一身白色的小衫没有什么口袋,门外一道人影就要进来,她扣上柜子,情急之下一咬牙!

    “嗷呜!”

    她小嘴一张,将那一把米塞进了嘴里!

    一下子,肉嘟嘟的脸蛋就鼓了起来,像极了藏食的仓鼠。

    吱嘎——

    房门打开,一双赤脚娇嫩,带着淋淋水渍踩在了房间之中。

    而此刻,房间中已经一片空荡。

    涂茵茵已经俯下身子,那房屋正中的石桌正好将她小巧的身形给遮掩了去。

    滴答、滴答——

    淡淡的阳光顺着门缝在房间中洒落一道长条的光斑。

    涂茵茵嘟着嘴巴,毛茸茸的小耳朵一跳一跳,仔细听着动静。

    啪、啪!

    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开始移动,如果是正常人的听力,根本不可能发现。

    不过涂茵茵的耳朵一颤,当即捕捉到了方位!

    那人,正在缓缓的朝着柜子移动!

    涂茵茵当即伏在地上,缓缓向前挪。

    她移动的声音,甚至比那人更轻。

    两个人顺时针移动,以石桌为遮掩,涂茵茵巧妙的避开了来者的视线。

    在那人来到她之前位置的时候,她已经沿着石桌,来到了门前。

    此刻,她的面前是一片水渍。

    水渍清晰的踩在厨房的地面,留下一个个小巧的脚印。

    看起来,像是一个女人的。

    而房门外的水渍,则是一路漫延到院中的井口。

    涂茵茵的鼻子稍稍抽了抽。

    这水里,有一股浓浓的腐臭味。

    咔嚓——

    突然,柜子打开的声音传来,涂茵茵当即身子一闪,借机窜出了厨房,直接跑到拱门的位置,迅速挤了出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

    那走进房间的人,正静静的站在了柜子前。

    这是一个女人。

    丰腴的体态被紧贴胴体的薄纱描摹,起迭的臀线与修长双腿沾染着潮湿的水汽。

    看背影,就已然风情无限。

    此刻,她静静盯着地上。

    那里,散落着几粒白色的米。

    她弯腰捡起,重新放回了柜子。

    啪嗒!

    在她弯腰的时候,有一颗圆润的珠子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咕噜噜——

    珠子翻滚了一圈,却是滚到了阳光之下。

    那是一颗眼珠。

    女人走过去捡起来。

    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在地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

    漆黑的墨发之下,露出的面孔美艳而俏丽。

    她一甩头发——

    长发如同绳索般,瞬间拴在了房梁上。

    下一刻,女人身体扭曲,如同怪物一般,竟然抓着自己的头发爬到了房梁之上。

    在这里,有一具倒吊的尸体。

    尸体的面孔五官精致,面容稚嫩,却双目圆瞪,满是恐惧。

    这是一个俏丽的小丫鬟。

    她衣衫尽褪,胸口以下双腿以上的肉,几乎被啃干净了。

    女人伸出手指,轻轻取下尸体的一个眼睛,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自己的眼眶。

    摆弄眼睛的此刻,女人娇媚的五官有些裂缝,那鼻子、嘴巴、下巴都颤巍巍的,就好似拼图一般。装好眼睛,女人揉了揉才让脸蛋恢复。

    发丝轻滑,她慢慢落在了地上。

    女人莲步轻摇,滴水的身材曼妙,轻轻退出了房间。

    门缝大开的刹那,阳光脱缰而入。

    昏暗的房梁被照亮一瞬,无数倒挂的尸体陈列房梁,腊肉一般的风干着,生长着细密鳞片。

    房门闭合,一切隐于黑暗之中。

    哗啦——

    女人沉入水井,偏僻小院再次回归死寂。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