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在九州牧神 > 第2章:道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嘭!

    小屋之中,许惑被狠狠砸在了墙上。

    然后又砸在了墙上。

    再然后又……

    窗花上,满是他飞溅的血液。

    “咳咳咳……”

    许惑身上白衣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手中的柴刀已经掉在了地上。

    女妖神色玩味,轻轻走近道:“就这?”

    他杵着烧红的赤金梧桐,一脸苦笑。

    艹!

    力量差距太大了!

    这女人,随手一击的力量就能将自己给砸飞出去!

    怕不是一拳能有二三百斤的力道?

    自己现在,除了死不掉,好像就没有什么了。

    “姑娘,其实我们是同类……”

    “哦?”

    “公子的确不像是凡人,不过是妖的话,那可就更滋补了呢。”

    “……”

    你还真不挑食啊。

    许惑看了看毫发无伤的女妖,长出一口气,道:“我们可以谈谈吗?”

    “呵呵,公子还想要谈什么呢?”

    “买命。”

    许惑看着女妖,道:“你说个价。”

    “哟。”

    女妖笑了,那裂开的嘴巴缝更大了些。

    “要是奴家缺钱的时候,还真会答应公子呢。可惜现在奴家有钱,只想吃的甜美些。”

    女妖笑着,道:“奴家之前邀请刘家公子秉烛夜谈,刘公子下山后,可是给奴家送了上百两银子呢。”

    “奴家不缺钱,缺钱了,有人会送来呢。”

    许惑一愣,道:“上百两?”

    “自然。”

    女妖笑道:“怎么,公子没见过这么大一笔钱吗?”

    “……”

    许惑沉默,片刻,他晃了晃手中的赤金梧桐,道:“姑娘认识我这手中之物吗?”

    “不就一木头?”

    许惑无语,道:“姑娘,你的上百两银子,或许买我手中的这个木腿都买不到。”

    “呵呵,那公子是不是要说,自己有几千两身家?”

    许惑无奈,几千两?

    小看谁呢!

    天地良心,这点钱还不够自己听个曲的啊!

    许惑怅然道:“那我如果说,我可以拿黄金万两买命,你是不是不会相信?”

    “呵呵,公子吹嘘这些,不如来世出行,给自己多带点仆人。”

    得!

    许惑麻了。

    原来贫穷不但限制了人的想象力,还会限制妖的想象力。

    “哎,那……一起死!”

    此刻,许惑彻底没了希望,再次狠下心来!

    妈的!

    死就死,不打死老子不准停!

    现在自己这个身体有古怪,就是死不掉,总不能意识清醒的看着自己被切碎做水煮肉片吧?

    而此刻许惑身无长物,那女妖显然是没有怎么在意。

    毕竟许惑的底,她已经知道了。没了刀,她站着不动许惑也奈何不得。

    噗呲——

    于是,赤金梧桐烧红的尖儿捅入女妖身体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了。

    “啊——”

    凄厉的尖叫,让墙角昏迷的小童猛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只是看到自己家公子浑身是血,女人舌头鞭子一般抽在自家公子身上的时候……

    “啊啊啊啊鬼啊!!!”

    女妖和小童的尖叫,瞬间惊飞了林间大片的夜鸦。

    许惑看着那赤金梧桐触碰女妖后,伤口发出大片的焦黑,他当即明白了这玩意对妖精有奇效!

    一时间,许惑咬牙,再次暴起!

    一千两银子的木头你不认识?

    那他妈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

    ……

    青城山下。

    “还没找到?”

    此刻,山路上,一名身穿青衣的小道士扶着腰间长剑四下打量着。

    在他身边,跟着名一袭白色小衫,扎着两个朝天鬓,看起来四五岁,粉嫩嫩肉嘟嘟的小女童。

    “不是没找到。”

    “是没法找嘛。”

    小女娃嘟着嘴,挺翘的小鼻子耸动着,道:“这山上的味道……太腥了。”

    “到处都是蛇的味道。”

    “好冲的。”

    旁边的小道士闻言皱眉,道:“这么浓的味,你找不到?”

    “就是因为太浓了,茵茵才找不到的嘛!”

    小道士的话稍微有些冲,女孩当即小脸皱了起来,委屈的表情看起来下一刻就能哭出声。

    “好好好。”

    看到小女娃这模样,道士当即就投降了。

    “你再试试?”

    “茵茵,咱们盘缠可不多了。”

    “师傅这么大年纪,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小道士蹲下,哄道:“这一次如果杀掉吸了刘员外儿子元阳的妖精,可是有五十两银子!”

    “到了前面青山城,给你买糖葫芦好不好?”

    “呜呜呜,不好!”

    “两根?”

    “不!”

    小女娃擦了擦眼睛,亮晶晶的瞳仁看着小道士:“还要一只卤鸭子。”

    “行!”

    小道士有些心疼的点头。

    而有了许诺的小丫头也有了干劲。

    此刻,她肉嘟嘟的小手叠在一起,轻轻掐诀道:“天地无极,万里追踪!”

    噔!

    随着施法,小丫头的耳朵一颤,变得毛茸茸起来。

    小道士看到伸手捏了捏,又给捏成了人样。

    但是下一刻,小丫头突然满脸委屈的看着小道士。

    “太臭了,整座山都是臭的,就像是……四面八方全是蛇一样!”

    听了这话,在惨白的月色下小道士打了个寒颤,他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道:“别胡说,怎么可能!”

    “就是嘛!”

    或许是想到还没吃到的卤鸭子,小女娃撅着嘴,道:“我……我再试试。”

    “啊啊啊啊——鬼啊——”

    就在此刻,寂静的山林中突然传来一阵尖叫!

    小道士当即一凌!

    抬头间,一片夜鸦在前方惊飞!

    “是妖!”

    此刻,那小道士当即一挥手,道:“走!”

    说着,一高一矮两人瞬间飞驰在林间古道,直奔前方!

    ……

    小道士脚力飞快,那女娃也丝毫不慢。

    两人刚到木屋,立刻就看到昏黄的灯光下,许惑扶着大门,血流不止的喘气。

    此刻许惑听到动静,看到一身道士打扮的人当即一喜!

    而小道士却是微微皱眉。

    吸了刘员外公子元阳的,竟然是个男妖?

    他已经看到了许惑心口的贯穿伤,此刻还殷殷渗透着鲜血!人的话,早就死透了!

    看着许惑惊喜的目光,小道士当即一声冷笑,抽剑而出!

    “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小道士脚下如同御风一般,瞬间朝着许惑袭来!

    “我艹!”

    许惑脸色大变,朗声道:“我是人!”

    但是,对面的小道士看着许惑显露出了身上伤口,却是眼神冷冽!

    还言语蛊惑?

    这种伤,大武宗也早就死透了!

    小道士的速度飞快!

    至少在许惑眼中,他明明只是几步的功夫,整个人却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噗呲——

    当!!

    那长剑如虹,瞬间刺穿了许惑的胸膛,将他钉在了门框之上!

    许惑面色惨白,他看着小道士,道:“兄弟,我真的是……”

    “好妖孽!”

    看到许惑竟然还不死,那小道士当即一声怒喝!

    蹭!

    他当即抽出剑来,喝道:“砍了你的头颅,看你还死不死!”

    我尼玛!

    眼看着小道士一剑斩来,许惑心头骤然升起一股巨大的危机感!

    脑袋不能掉!

    掉了,真可能会死!

    嘭!

    小道士一剑将门框斩断!

    而许惑则是一个驴打滚翻进了屋子!

    但是就在许惑想起身的时候,却是身子一软,有些站不起来了!

    他此刻……已然失血过多!

    “不准伤害少爷!”

    小道士刚走进房门,书童却双手抱着柴刀,哒哒哒的朝着道士冲来!

    “人?”

    看到小书童,道士一愣,随手一挑,那柴刀直接被挑飞了出去!

    嘭!

    惯性之下,小家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但是让道士意外的是,这看起来一脸稚嫩的小童却是一把抱住自己的腿道:“不准动!”

    “少爷快跑呀!”

    许惑苦笑,跑?

    自己站都站不起来,怎么跑?

    “嗯?”

    但是就这一会,小道士却是看清了屋中的景象。

    一片凌乱的房间中,满是鲜红的血迹。

    而在不远处的地板,一具软绵绵的女尸瘫在地上。

    女尸面目狰狞,嘴角裂开到耳根,漏出了惨白锋利的牙齿。

    她的衣衫凌乱,雪白的肌肤上满是焦黑色的裂痕。

    而此刻,一根粗长的棍子正插在她的口中,从后脑贯穿!

    在看清那木头的时候,小道士突然口感舌燥。

    “赤……赤金梧桐?!”

    此刻,他看了一眼小童,看了看地上的书箱,最终看向了浑身渗血的许惑,有些不确定道:“你……真的是人?”

    许惑仰天长叹,你终于发现了?

    许惑指了指旁边的女尸,道:“我不是妖,她是。”

    ……

    山路上,小道士扛着裹尸袋和许惑并排走着。

    身后,书童苏禾与小丫头紧紧跟着。

    在明白误会后,小道士给许惑止了血,几人便一起下山了。

    “公子,这书箱真的送给我们了?”

    此刻,许惑已经知道,这小道士名叫江尧,小丫头是涂茵茵,两人都是白狐观的弟子。

    不过有趣的是,小丫头涂茵茵是大师姐。

    “自然,只是希望见到贵观主,可以求得呼吸法。”

    “公子放心便是,我会给师傅说的。”

    许惑已经知道自己的问题了。

    自己的身子,是丢了三魂之一的幽精,也称之为阴神。

    没了阴神,自己这才心脏被刺而不死。不过必须抓紧补全,否则肉身就会慢慢腐烂。

    阴神寄居肉体,应该是穿越的时候,留在了自己前世的体内。

    而呼吸法,就是恢复的办法!

    只是……

    许惑心头还有一个问题。

    魂魄……

    自己前身的魂魄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顶替的是一具空壳!

    这个身体之前的魂魄……在山上消失了。

    许惑回头,看向了那月色下的幽幽山林。

    他深吸一口气,当即追着小道士离开。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