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盛世安景 > 第六十七章 忠孝两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经过了晚上这么一闹,整个队伍里的焦虑感反倒是冲淡了不少,许是对比他人惨淡的人生,想到自己还尚食有粮、病有药反倒是生出了一种安宁的感觉,倒是少了许多无端的抱怨。

    这一路上倒是安稳了不少,连带着那些个混世魔王也安分了不少。

    只是这雪一路不停的下,这马也老是打颤,比之步行,也快不了多少。

    过了十余天,才到了洛阳城边缘的小镇子上,若不是安洛国人少,倒也不至于这一路上都没有个人家可以借宿。

    安景心血来潮地在自己的小册子上记下来这一条,毕竟慢慢的事情多了,不那么重要的多半会忘记掉,倒不如记在本子上比较好,顺带着把以往的想法也补了上去。

    “这洛阳城是个开牡丹的地方,只是来的这时日倒是不对了。”姬若琳的眼中出现了些叹惋。

    “嗯,你一个大女子的什么时候喜欢起花来了。”孟子衿笑道。

    “便是习武之人便不能爱花了嘛,牡丹花下死,便是做鬼也风流。只是我这花倒还真是牡丹了。”姬若琳道。

    “那你往后娶个洛阳城的男儿,每次省亲都专挑那花开时节,倒是个省事儿的了。”安景笑道。

    “罢了罢了,我合该是上战场的人,哪里来的祸害旁的儿郎。你们莫要取笑我,我就想娶个我不爱也不爱我的,便是我死了也可以载嫁旁的人,也不会为我难过。”姬若琳说道。

    安景拍了拍姬若琳的肩膀,“说什么傻话,你娘亲那么多年沙场厮杀,不也是挺过来了,你真是没出息,怎么不想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做好觉悟罢了,不过我们姬家的女儿早就做好这种觉悟的,便是死在沙场也是一种荣耀,当那懦弱的人才亏了我们姬家的门楣。”姬若琳振振有词道。

    “好了好了,这年关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啊。快点呸掉”安景睨了姬若琳一眼。

    姬若琳倒是听话,连忙“呸——”了一声,然后嘿嘿地笑起来,“我不过就是那么一说。好在要到城里了,倒是可以稍稍休息一番了。”

    这么一想,众人也轻松了起来,原先压抑的氛围倒是冲散了一些。

    洛阳城,不同于京城的富丽堂皇、不如昭歌的歌舞柔美,倒是有一种经历历史变迁的庄严肃穆,或许这是临近边境,这里的守备也严了许多。

    走到那城门口,守城的士兵便拿出了铁枪,两人挥起来拦成一个×字。

    “你们是哪里来的人。”守城的士兵尽职尽责地问着安景一行人。

    “你们没长眼嘛,这是我们安洛国的大皇女。”旁边有人道。

    还是第一次看见连人都没有的地方,到了旁的城,不是早早就迎接跪拜了,哪能轮到还要在这儿被小兵拦路。

    “你们要如何证明自己是大皇女,何况大皇女到我们这边远的洛阳城做什么?”士兵质疑道。

    证明自己是自己,便是带了象征之物,可是她们也不认识啊。安景头疼,只能看看旁边,倒是看到了在列阵最后的姬老将军,便让她上来,想来这些士兵便是不识旨意,也该认得安洛国的护国将军。

    听着这些,姬老将军不得已从队后走到了前列。

    直到姬老将军出来了,那两个士兵,敬佩不已,忙道歉道,“是小人不识泰山,饶了大人的去路。现见到姬老将军那必定是没有问题的。”随即将手拿着的枪收回,做恭敬得邀请之态。

    果然越在远的地方就越不识皇帝,怪不得那些皇帝都害怕武将夺自己的位置,也是人家用性命去保护这山河,也该当得到众人的敬佩。

    不过安景的心中也划上了一道警惕,便是再信任,也要心存提防。瞬然,安景一惊,自己怎么会变成了这般防备他人之人,可是不去提防却觉得无论如何也不会安心。

    你们一行人走入了城中,你倒是也没有怪罪那两位士兵,尽忠职守是件好事情,但是看到姬将军便无端由的信任这点,怕是要再掂量了。

    洛阳城的百姓脸上带着风霜,可是她们的脸上却没有害怕,倒是有那坚毅与阳刚的气息,无论男女看起来都是精壮精壮的。倒是与牡丹花的娇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么冰寒之地,带这些许荒凉的边缘城却能开出如此娇艳的花,说起来还真是件讽刺的事情。

    这天的街道上,很是热闹,明明冻得可以,众人还是围集在街市上。

    守城的将领是姬家的门生,江沉,怪不得姬家一直都是门庭若市,二皇女与三皇女也是时常来拜会,说起来安景自己若不是占了母皇的光,按照这么随意不主动的性子多半也不会去结交姬将军的。

    只是这天下的武将都入了姬府,天下的文臣都尽出自谢家,这样一来,沾亲带故的又有谁真正会听安家的。安景不由得握紧了自己的手,不过面上也没有表露出来。

    江沉看见了安景,倒是恭敬得上前拜会,“末将未能出来迎接,饶了尊驾,请殿下降罪。”

    “江将军为国为民,何罪之有,近日倒是叨扰将军了”安景道。

    “洛阳城便是生我养我之城,江沉本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在洛阳城便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能护佑此地,便已是我之幸了。何况此地多有西戎国人来骚扰,对这里的百姓多有妨碍。”江沉说道。

    “你倒是个好将领。”安景说道。

    “末将愧不敢当,不过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罢了。”江沉谦逊道。

    “那若是君又让你弑师自杀呢。”安景似笑非笑的问道。

    江沉愣了一愣,正想要说话。

    安景却阻止了她,“不过是个玩笑,江将军莫不是还当真了。”

    江将军却一本正经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若是要弑师,便是猪狗不如的行为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臣愿杀身成仁。不孝之人又如何信其能尽忠呢。”

    安景倒是没有想到,这江沉倒是这么认真,还给出了这般答案,一般人或许会说先尽忠后尽孝,便是个残酷苟且贪生之人;可若说先尽孝,后尽忠,便是个目无法纪之人,怎么回答都不对。可是若是不孝,又如何能尽忠。这句话虽也说了顺序,但却是想着忠孝两全。这将军倒是嘴皮子也是很厉害。

    可是这样的人,会成为安洛国的隐患吗,忠是忠,忠的却不是安洛国。

    可是想想姬璨那张笑靥如花的脸,罢了罢了,只要姬家不会成为对立面,便没有这些假设了。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