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盛世安景 > 第六十六章 奇怪的尸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营帐的安景,抱着自己的身躯,原来还是很怕冷的,但是现在习了武倒是不那么怕冷了。

    安景一个人也不睡,对着火堆看着白茫茫的雪,不过看的久了倒是有些许的晕,安景忽然想起了雪盲症,好在只是轻微的,便是休息一下也变好了,这个时代生病是要不得的,而瞎眼的皇女更是不可能被接受的。

    想到了这些,安景倒是更没有心情看雪了,明明是一场美景,带来的确是无数的纷争。安居乐业这四个字对于普通的人来说是多么的难,只要这么一场雪就可以死去很多人。

    整顿的差不多了,众兵士一半一半的轮值。

    夜半,不知是谁的声响,“啊——”的一声响彻了天际。

    等到那人走出来,才知道是齐闫,安景更是没好气了,便是大半夜的又在耍什么小姐脾气,可是这回齐闫倒是惨白了脸,指着帐篷里面的一个散布着头发,浑身流满血的人道,“这里有个尸体啊——”,齐闫双手双脚都在颤抖,便是尿也一不小心吓得流了出来,裤子上不住的留着水。

    旁边的一众人想笑却又顾及齐家的颜面,只能忍着不笑。

    等到话说完,好似齐闫才回想起来,自己的下半身又湿又冷,。

    但是齐闫如今已经是吓得怕了也顾不得这些,赶忙就着一只瘸着的腿,一拖一拖地走到安景的面前。“殿下,我错了,求求你去看看那个营帐吧。”

    安景倒不是齐闫这等人,毕竟便是尸体也见识的不少了,人肉也不是没有,她倒是定了定心,让人拆了那营帐,在大家面前看这所谓的尸体。

    那人的头发披落了满肩膀,到处是血淋淋的,一道一道伤口倒是让人触目惊心,有的结痂了是个老伤疤,可有的还是新的,留着一层层厚厚的脓水,便是冬天雪埋着还好,被拉出来还有些许的臭味。

    旁边的一众人都不敢上前,御医倒是还要好一些,见惯了生死的,便是更加恐怖的也不是没有见过。一位老御医率先走了上前,摸了摸他的脉搏,向着大皇女道,“殿下,这,这人还是个活人。”

    齐闫的脸色有黑又白,完全没想到自己被一个活人吓得个半死。

    “可还能救,若是能救便先把他就醒了吧。”安景说道。

    御医定了定说道,“这人伤势看着严重,但实则都是些许的皮外伤,倒是不妨碍,过一会儿暖暖他应当就能醒了。”

    安景点点头,让人将那人抬到火旁边,除了齐闫,旁的人都带着些许的好奇,只有齐闫的脸上带着不悦之色。

    不过她也不能奈何。

    等到天光炸白,那人才慢慢的转醒,那个人带着些许的疲累,等他睁开了眼睛,你们一众人才发现他居然是个异色瞳孔的西戎人,你们安洛国虽然对异族人并没有什么敌视,可是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众人看着那异族人的眼神中充满着防备与警惕。

    那个异族人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环顾了一圈,然后直勾勾地盯着安景道,“是你救了我!”虽说是个问句,但是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笃定。

    安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是哪里来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那异族人倒是没有回答安景,只说了一句,“若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随即便用手撑在雪地上,想要起来,但是不知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是严寒、抑或者是饥饿。那异族人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在雪地上。

    血在地上流了许多,原本就已经溃烂的皮肤再流出了黄黄的脓水,整一张脸,这一块凸起,那一块溃烂的,看着让人触目惊心。原本还有人走过去想要搀扶,可是看到这张恐怖的脸,那已经走出的脚又往回缩了缩。

    一次一次,那男人不断地跌倒在地上,安景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想要去扶起他,但是他却摆了摆手拒绝了安景。

    那异族人不知道摔了多少次,才略微有些站稳脚步,安景给他递来的干粮,这个倒是收下了,只是他没好意用手去接,只让安景放在旁边的雪地上。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几千人倒是诡异的在雪地里看着他一点点佝偻的往前走,手里只拽着那一袋子的干粮。

    倒是走了之后,旁边的人才反应过来,有人提议道,“这人身上伤疤那么多,也许是个罪犯也说不一定,万一伤害了安洛国的百姓就不好了。”

    紧接着一群人开始附和起来,“非我族类,来我安洛国,也不知是有何诡计,不如解决了这个麻烦。”

    连同谢焱也是有些动摇,不由得向安景提议道,“倒是不必如此心狠,只是众位说的也不无道理。殿下三思,若是此人为大奸大恶之徒,可是遗祸无穷啊。”

    安景内心不是没有这种担忧,只是这人本已经惨淡若此,何况观那人脾性,虽是冷淡,但倒不像是大奸大恶之徒。一时间,安景倒是难以决定。

    孟子衿提议道,“此人伤成这般,怕也是无什么能力还手,刚才观他走路都走不稳,便是自愈也要几个月的光景,应当没有什么害人的余力。”,孟子衿转头问了问御医,“敢问各位御医,不知在下说的可否属实。”

    一时间御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只能秉承着医德说道,“此人确实,浑身的武艺接被废了,身上还带着伤,应当没有什么伤人的气力了。”

    听着御医这话,众人略微安了安心,倒是没有再追上去赶尽杀绝,不过安景倒是记下了这绿色的眼眸,他什么也没说,便是姓名也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对于这等来历不明的人,安景会格外的小心。

    “继续启程吧,天已经亮了。”安景对着身后的一群人说道。

    只有齐闫还站在那个路中间,想起自己湿了裤子这一说,觉得整个人生都是一场羞辱,何况那人居然还没有死,居然被一个活人给吓尿了。齐闫看着那远处的小雪点用力瞪了瞪。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