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盛世安景 > 第三十六章 心猿意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夜光绸到了啊,弟弟,这个可是大皇女送来的。”姬若琳小心的试探着姬璨的眼神,虽然早就知道了,不过还是试探一下。

    姬璨本来对这夜光绸的兴致缺缺的,不过一听这是安景送来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便是一块普通的布,她送的,也都喜欢。

    姬若琳看了看姬璨的眼神,内心再次加深了想法,“别想了,这虽然是大皇女买的,却是为了调查一件事买的。”

    “没事儿啊,只要是她买的我都喜欢。”姬璨虽是掩了掩眼里的光芒,但仍是开心的模样。

    “别想了,大皇女是顺手送的,谢忱那里也有,不过是初华冰锦。”姬若琳说道。

    “原来如此。”姬璨的眼神暗了暗,可他还是将这夜光绸认真的折叠放进了房间的柜子上,留了一匹抽出了其中的布托,整齐的对叠着放在床上,用手轻抚着布料。

    纵然只是附带,你记得便也好,我会好好守护你的。

    到了夜间的时候,那淡淡的月光在黑暗中显得熠熠生辉,姬璨看着布料的生华光,内心也多了点朦胧的感觉。

    不知道我对着月光看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想到我呢。

    我只期盼我的武艺能够再强一点,可以有机会挡在你前面,对,我要再多学些。

    而谢府中,谢忱静静地看着那匹初华冰锦,神色却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情绪。

    “你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谢忱好似只是好奇事情的根源,并无他想。

    “今天只是遇见了一个周旋于多个男人之间,还抛弃糟糠的举子,……,本好像是大皇女想要关注的人,只是不知道今天过后,大皇女还会不会注意这个人了。”谢焱简单的陈述了过程。

    “会,她会的。”谢忱笃定的对着谢焱说,“只要那个叫柳时砚的人还有用。这样能舍得自尊的人是最可怕的了,以后遇见了你要小心,千万别着了她的道。”

    “嗯,哥,你放心,我会的。”谢焱认真的点点头。

    “谢焱,这些兵书你多读读,我想让你请辞会盟之后随大皇女去边疆。”谢忱忽然的从书桌上抽出几本珍贵的兵书给谢焱。

    “这是?”谢焱不解道。

    “若是大皇女志在天下,她无论如何也是会要去边疆历练的,其实大皇女早就该去了,这京城始终都是个束缚,对于她来说。

    而如果她不在沙场学会那些以命相搏的本事,早晚,她也会死在这里。”谢忱淡淡道,他清楚地看着在京城虽是风平浪静,但这只是暂时的。

    从之前的卢安一事,就可以看出,虽然下面的事可能是擅作主张,而上面一定会有着更多的事情,卢安一定还有其他的线,只是不知道是二皇女、三皇女还是不臣之人了。

    只能说,唯一幸运的是,皇帝陛下仍然健在,怎么也乱不出差错。

    “哥,我已经不能武了。”谢焱眼神一案。

    谢忱脸上带了一些愠色,“不会武的人便不能上战场了吗!

    乱世,便是文臣也是排除千难万难。

    你就因着你的不能武艺,便如此自暴自弃。

    我们谢家还养不出如此子弟,还记得我们谢家先祖了吗!

    先祖仅凭口舌便创下我谢家的荣辉。

    你又怎可如此自轻自贱。”

    谢忱自出生以来,便没有如此生气过,对于谢焱的言论也是气急了。

    “哥,我错了。”谢焱低下了头。

    谢忱推了推谢焱,“读书去!”

    将谢焱推出了会客的小厅后,谢忱看了看那初华冰锦,将它放置在梳妆台旁的柜子旁,虽不显眼却可以快速的看见。

    而只有许迩在呆着医馆,百无聊赖地养着这个病人。

    “敢问大夫,上次送我来的贵人的身份是?”柳时砚试探性的问道。

    “不知道。”许迩不知道这送来的人是怎么回事,也不想想给安景招惹什么事。

    “多谢大夫多日的诊治”柳时砚道了句谢,但是眼底却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砚某就不在此地打扰大夫您了。”

    “自便。”许迩并不阻拦,若是安景想找自然是能找到的。

    柳时砚离开了庆安堂之后,便拐着弯去了齐家公子常去的溪亭。

    “砚娘,我家娘亲说就要将我许配给吏部尚书的大女儿了。”齐家公子脸色有些着急,“你要是再不娶我,我就得嫁人了呀。”

    “胭儿,我也想娶你,只是我这次科举没有考上,你再等我三年如何?”柳时砚抚了抚齐家公子的额间的发梢,轻轻的在齐家公子的耳旁丝丝吹着热气。

    “我手上的朱砂已经掉了,你要对我负责啊。”齐家公子虽然生气,但是语气慢慢地软了下来。

    “胭儿,我也想啊,只是我配不上你。”柳时砚顿了顿,“要是我被你爹发现了,会让我死了保你的名节的。”

    “胭儿,你想让我死吗?”柳时砚的眼神带着深情、带着无奈、带着绝望。

    “我当然不想你死,那,那我们私奔吧。”齐胭紧紧地拉着柳时砚的手,希望自己心爱的女子能够带自己一起离开。

    “不,胭儿,我怎么能让你和我一起受苦,跟着我,你只能风餐露宿。”柳时砚抹了抹眼泪,“是我无能没有办法娶你。”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该怎么办。”齐胭生气的跺了跺脚。

    “胭儿,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柳时砚认真的哄着眼前的男子。

    “我今年已经十八了,本早该成婚的,若不是一年来等你科举,我早该婚配了,你让我在等三年,我就真成了老男人了。”齐胭一听时间还长久,越发的惧怕,“你要是愿意我们就私奔,我也不在意什么吃穿用度。”

    “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行。”柳时砚斩钉截铁道,“我要娶你不是要让你受委屈的啊。”

    “你到底想不想娶我。”齐胭狠狠地掐着柳时砚。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可是我这样,你爹只会把我打死了,让你缴了发进庙里当小和尚。”柳时砚内心盘算着,怎么样才能甩了这女子,当初和这齐胭在一起不过是看中了家中的势力,却没想到这齐胭在家也不怎么样,还总缠着她要他娶他。

    这边贵人还毫无下落,她以后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找下一个攀附的人。

    当日那一行人中有杨公子、谢公子、姬公子、孟公子作陪,这人一定是显赫之人,而这人隐隐在众人之中处于中心的位置,这人的地位一定优于众人,这满朝上下,能高于权臣之子的不多了……这人她是一定要攀附的!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