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盛世安景 > 第二十五章 宫宴话谈(正式的开篇了~~求收藏~求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儿,这算是你第一次郑重的正名你的身份。”凤君景瑜一边欣慰,却也带着些许的不舍,雏凤起飞了,便也不能呆在身边多久了。

    “父后,莫要伤心,景儿会一直在身边陪伴您的。”安景自来到这个时代便一直受到父后的关爱,便是点点滴滴润物细无声,几年下来不是没有感情的。

    “只是如今乃多事之秋,安洛国如今内里平静,怕也平静不了几年了,卢安之行一场地动便能引得他国蠢蠢欲动”凤君脸上带着几缕忧色。

    安景心下叹了叹,以往是她只关注于眼下的小生活,走一步看一步,却不曾从大局的角度来看一些事情,便是连安洛国在众国间的地位也是一无所知,作为皇女做成她这般小白的可也算少极了,安景内心满满是愧疚。

    凤君拍了拍安景的手,“景儿,和你说这些也不是想你难受,只是身为皇女,便是有己身的责任的,为父不望你成龙凤,只盼在这激流中能保住自己便好了。”

    原先还可以让安景慢慢地成长,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势看来,如果不增加自己的能力,便很可能会走向末路。

    安景内心也是许多的忐忑,因为虽然几年的时光里要学许多的东西,但是可以说与古代人相比尔虞我诈至今也没能学会,心机城府更是与她无缘。这样的自己,真的能够管好一个国家身为国家的储君吗?迷茫与无措慢慢地涌上了心头。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宫宴上觥筹交错,一派喜悦之色,众人都相互恭维,朝堂上和气井然。

    但是私下里却是暗潮涌动,作为这个大皇女,虽然随朝有月余,但却不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人儿,她们也难以探知这大皇女的底细。

    何况大皇女痴呆十年,所有的希望都被放在二皇女的身上,储君之位原本是稳稳当当的,便是二皇女无能,也有三皇女四皇女五皇女,而如今,却突然来了一个大皇女,这些大臣早已稳稳地站了队,他们或许对于大皇女没有坏感,但是此时船是宜上不宜下。

    虽这宫宴都恭维着大皇女,但是却也只是站在无利益冲突的贵人之上,可是若真正到了择主之时,荣华与身家却全系在了主上。

    此时,众人都只顾着自己吃吃喝喝,却是那杨家的不成器的女儿杨一站了出来,“陛下,如今大皇女康复,且力挽狂澜,救卢安民众于水火,实乃安洛国之大幸事,容臣舞剑聊表敬佩之心。”

    皇帝陛下暗暗看了杨一一眼,倒是没想到往常的只会叫御史头疼,日日有其名的杨一倒是颇得心意。

    “准了。”皇帝陛下大手一挥。

    本这喜庆的宴会上,合该欢唱太平,却没想到杨一倒是舞了一曲十面埋伏,虽这剑舞倒是惊鸿,不论是力量还是舞态都极具特色,不过这舞曲的选择倒是出乎意料。

    安景看着这一曲十面埋伏,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安洛国的处境,安洛国尚且安稳,却是几国中国势衰微的,若是出个强主,怕是很容易便会被清洗个干净。

    许是最近挫败之深,倒是愈发的容易想起处境堪虞。

    不过安景却仍是拍手,随之而起的便是满堂的赞叹,便是不好,这主人都拍手称赞了,又能如何。

    “赏,杨尚书你养了个好女儿啊。”皇帝陛下虽对这等剑舞并不生喜,但也倒是缓和了先前微妙的气氛。

    因着这杨一的开场,倒是众人纷纷的都开始表演了起来,整个场面渐渐地热闹了起来。

    安景这个主角便也不是主要的关注点了,倒是得了个清闲走了出来,只见没过多久,倒是杨一也来了回廊上。

    “不曾想杨小姐舞剑也是如此利落出彩。”安景赞誉道。

    “殿下过誉了。”杨一俯首作揖。

    “既然你早知我是殿下,那日岂非是犯了欺君之罪。”安景淡淡道,脸上亦看不出喜怒。

    “吾从卢安之事便可看出,殿下仁德,定不会因此小事便治罪的。”杨一再次俯首。

    “倒是大胆,妄自揣度,既是如此,便该知道本宫虽受宠,但朝中却是无臣可用,接近本宫亦无甚好处,杨小姐又是缘何两次三番接近本宫。”安景看了看月色,这夜真黑,黑到可以掩埋表情与许多事情。

    “安洛国数载守成有余,开拓不足,便是几个皇女只意在于争权夺势,非仁德之君,更遑论为百姓安生立命。”杨一敛襟正色道。

    “可是不觉得安生立命四个字在你纨绔杨一的名声下显得荒谬嘛”安景倒是想看看这杨一葫芦里倒是卖的什么药。

    “古有神鸟,饮甘澧,非梧桐不栖。”杨一道。

    “你拿什么来证明你是只神鸟而非凡俗沽名钓誉之人。”安景一步步紧逼杨一,若是旁人便也罢了,此等人若非深藏功与名便是个酒囊饭袋、眼高于顶的草包一只,怎能凭借寥寥数语便定一人。

    “今安洛国众人活于自己的小国之中安贫乐道,却不见旁的大周、秦国、月国、齐国、赵国、陈国、北疆等十数个国家在暗自崛起。若是天下太平倒也无妨,可这世道,大周本乃大国世代积威,可便是北疆等不成气候的小疆域却也依仗着兵强力健慢慢发展。我们安洛国若无明主圣君,恐怕便是这安稳也难以维系。”杨一道。

    “何况,便是我安洛国境内,怕也难生太平,卢安地动本也是可控的,却最终发展成了难控之事,这其中是多少人的推波助澜。”杨一的脸上越来越难看。

    “单说下个月的秋试,虽说已是改革,但是这考子却是靠着世家荫蔽,真才实学能有几人,没有世家的举荐,如何能进得秋试。而那齐国学宫,浩浩三千余人。”杨一说到后面不知是遗憾还是怒其不争的意味更多。

    “本宫倒是不知,这于你不是更有益处,世家得势,你杨家首获其利。”安景倒是不相信杨一只如此冠冕堂皇,一心尽心为民。

    “殿下,”杨一却突然一下子跪了下来,“我一直被我家母亲、父亲、长姐娇宠不是没有缘故的,便是杨一曾于七岁之时被家中乳母拐走,便是得贫家所济才返得家中,杨一纨绔却也读的是爱国为民之道,更想开创盛世天下,名垂史册。”

    杨一并未言其幼年之苦,却让人更加觉得杨一让人心疼。

    “可我并非圣主明君”安景叹道,自己确实是百无一用只学了些微的皮毛,与那淫浸官场多年的老狐狸如何能够匹敌。

    “殿下仁德,如今便是一张白纸,想必殿下经了些许事后,慢慢便会成长的。”杨一仍然跪倒在地,郑重地磕了下来。

    “你看上那程家公子?”安景试探的问道

    杨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一愣,“先前是因着其皇商的身份,如今便是真心喜欢罢了。”

    “嗯?,不是世家当得门当户对,怎地与商家子弟……”安景倒是没有言尽。

    杨一倏忽脸上一红,小声喃喃道,“囊中羞涩”

    安景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按理说安洛国的俸禄并不低,“杨家世代簪缨,名门显贵?”

    杨一正色道,“我收养了许多的贫寒子弟,起初只是因着自己的遭遇,想着能够帮助他们,但是无意间他们却超乎我想象的出色,便……”杨一知晓这等豢养家臣若是被旁人知道,虽不至于灭族,却也会为君王忌惮,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盲目的相信大皇女不会,许是她从大皇女一行几个月来的言行所信服了吧。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