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盛世安景 > 第二十四章 天下棋局(重修,求推荐~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虽说花会是场相看大会,不过从中或也可见得些许才德,这些个花会也设了琴棋诗书等场子。”孟子衿补充道。

    “我们便各自散了,结束于台前见”安景说道。

    安景摆了摆手,与他们相互分离后,便独自去了棋的场子,正巧杨一与程逸之在那边,落子见其人,倒是可以看看杨一究竟是何人物。

    坐在眼前的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而另一旁做的是程逸之,之于此,杨一也在一旁站着。见着棋中女子已是落了下风,便是利落地认输了,女子低头向前作揖,程逸之也是相对作揖,谦虚地说了一声,“承让了。”

    程逸之坐下,在等待下一个来战的人。

    “杨小姐,不若你与程公子对弈一局。”

    “是啊,你们来下一局”

    ……旁边的人一众在起哄,便是连程逸之也抬起头来看着杨一,杨一不忍心拂了程逸之难得的棋痴之意,不过便是心爱之人,下棋之事也不可相让便是了。

    杨一坐在棋桌前,人的脸色也减少了几分轻浮之色,只是这程逸之虽在棋道上有天赋,却也很难敌杨一的防守,便是不久,也便输了。

    程逸之于此也是暗暗赞道,观杨一其人轻浮好动,可这下起棋来却是谨慎细致,便是连边角的地方也是算计的一清二楚,这样的人着实令人害怕,只是不知自己是否为瓮中捉鳖的鳖了,便是如此的心机,怕也是很难脱逃。

    待这二人的棋局结束,安景却是亲自坐了下来。

    或许是杨一不曾上朝,不认识大皇女,见着大皇女的脸却一如往常,不见惊亦无喜色,只是寻常一般的称作小姐。

    “观小姐棋局磅礴,不如让在下执黑子”安景笑盈盈的看着杨一。

    杨一也是一脸笑意,“鄙人不才,观小姐面貌,实乃人中龙凤,难以匹敌,不若让在下先行。”

    “既然如此,不若以经纶为辩。”杨一提议道。

    “何以为题?”安景带着浅浅的笑意询问,反正在安洛国中也无不可答之事。

    “下月乃是秋考,天下饱学之士多会来京城会试,家事国事天下事,不若论此一论。”杨一提议道。

    “便是不怕今日之事生出祸端?”安景似笑非笑地看着杨一。

    “怕生祸端,又何必于此。”杨一对着安景一笑,发丝随着风扬起,风流隽逸难掩其绝色。

    安景此时已知,杨一是一早便是认出了她来,问这等问题,不过是想探她的底了,便是她没来这一遭,想必早晚也会遇上的。

    “如此却难,不若猜黑白子为天意。”安景否决了杨一的提议,不过她有补充道,“落一子可问一个问题,不过真假不论,如何?”

    “小姐既有如此雅兴,在下定当奉陪。”杨一本就想问的是安景,这些年,杨家已然从原先的世代勋贵到如今已经有些许乏力,朝中的新贵不断的更迭,便是这些世族也开始担心未来如何。而安景身为大皇女,是最有可能未来登上帝位之人,她的态度,便很大程度的决定了未来的发展走向,便是揣摩个一星半点,便也是受用不已。

    如今她是尚未登临帝位,只是一个皇女之身,尚还可与之交谈,若是他日君临天下之时,便也只有君臣之礼了,也再难……

    随着黑白的棋子的落下,杨一笑道:“看来上天比较眷顾在下。”

    安景以手示礼,“请。”

    “常闻一人,耽于己乐,不闻外事何也?”安洛国虽是安逸之地,但其也为小国,积弱已久,便是如今远隔于他国,虽近些年无甚纷争,但也难保他日起纷争。

    “闭关自守,所得非益也,于人读完卷书,行万里路”安景答道。

    “我也听闻,有一夜莺不似寻常家,生得好嗓音却不爱鸣唱,你说这只夜莺所求为何?”安景看了看旁边枝头停栖的鸟儿。

    “未得可歌之人,不若省省力气吧。”杨一笑着回答。

    “看来这鸟儿还是个惫懒的。”安景笑了笑。

    “也许有一天歌喉会举世皆知也说不定。”杨一虽不爱功名,却也非无志之人。

    “那我便等着这鸟悦耳歌声了。”安景继续下子。

    二人本是已天下局势为棋局,安景手着白棋却是攻伐有余,与这表面的沉稳的性子却又打不相符,本杨一也以为这安景实乃守成之君,可是从其的落子来看,却是以开疆扩土为策。

    “我观小姐沉稳性子,却不知晓内里却如此用力之猛。”杨一不解道。

    “便是再沉稳的人,若是他人欺了上来,也是会报复的。”如果说是盛世安宁便是守护,可若是起了纷争,一味的忍让换来的只会是更多无畏的牺牲,不若从一开始便让人知道自己是不可欺凌的。

    ……

    “你输了。”安景温和地说道。

    “小姐棋艺高超,在下佩服,便是有幸,下次再行讨教。”杨一摆摆手,倒是没有在意输赢,比起输赢,关乎未来的更为重要。

    她喜爱玩闹,但出于杨门,便仍有着自身安国利民的抱负,只是,如今朝堂局势不明,不如再观望。

    程逸之在一旁看着杨一的落棋,却越发觉得杨一是在戏耍自己,内心有丘壑之人,不该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她的动机更显得可疑了些,随此,程逸之对杨一的厌恶感又上升了。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