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盛世安景 > 第二十一章 谁也不能感同身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姬璨,姬璨怎么样了”慢慢转醒的安景一开口便是问姬璨的消息。

    众人讳莫如深地看了安景一眼,“怎么样了”姬璨一把抓住离她最近的许迩的衣袖。

    “姬璨无事,姬璨的是外伤,虽伤的重,却可以通过调养转好”倒是你和谢焱怕是更难救治了。

    “那谢焱呢”安景记得那时候谢焱也服了虎狼之药,众人支支吾吾地不知道如何说出事情。

    “她,她——”孟子衿不知道如何说出这种事实,谢忱打断了她的话:“谢焱怕是以后都很难习武了”

    安景看向许迩,许迩对她摇了摇头。

    谢焱伤的是经脉,不同于外伤,经脉重生的难度太难了。

    “那谢焱她——”安景顿然不知如何开口,谢焱向来玩闹,便是再宫中也不得退让,如今却……

    谢焱不同于往常的暴躁脾气,反倒是一脸温和的笑笑走过来,“便是不能习武,我也是谢氏的公子,不能习武我便从文”

    谁都知道世族的女子便是三岁习武,五岁通诗文,便是这十多年的练习,却是说没就没了。谢焱往日恣意妄为,敢骂王侯的样子她还历历在目,突然这样一个闹腾的人却变得满是温和。

    安景看着谢焱这样子竟有些许陌生了。

    “我们赶紧启程回京城吧。”安景提议道,“许是京城有些名医可以……”

    “好。”谢焱虽知道如许迩这样的名医也没有办法救治,那多半也很少能够有人救治了,只是就此安慰着安景罢了。

    虽然世人都知道道理,可是当遇到自己的时候,感受才会最真实,而谢焱便是陷入在自己的泥潭中难以自拔……

    自从谢焱不能习武之后,谢焱便喜欢独自一个人窝在房间里,谢焱发泄似的在纸上狂写着字,想忘却自己已经不能习武的事实,便是不能习武,谢氏一门的尊严也不能丢掉,他也不能颓废。

    地上堆叠的满满都是被扔下来的废纸,一团一团仍在地上,整个书房里混乱不……

    没想到正好安景来探望她,谢焱正好将一团纸仍在安景的脚尖,等谢焱意识到大皇女来临之时,谢焱猛地跪下向安景行李:“微臣知罪”

    安景摆了摆手:“无妨,你继续写吧”,便让谢焱起来了,安景没有劝慰谢焱不要做这个或者是不要做那个,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成长经历,每个人对生命的期许不同,旁人根本无法感同深受。

    安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谢焱一笔一笔落下,反倒是谢焱因为被大皇女盯着反倒是如坐针毡,“大皇女,您快别盯着我了,我就随便涂涂画画”谢焱羞赧道。

    “没事,你接着写你的,我就看看不说话。”安景欠揍的对谢焱说道,谢焱整个人呆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让你写就写,废话那么多”安景没好气的对着谢焱道。

    这段时间来,大家都生怕戳碎谢焱的自尊心,谢焱本是一行人中年龄最小的,更遑论如今再也无法习武艺了,更是让众人不得不仔细的关心着她的情绪,生怕让她受了委屈。

    只是这样的细心呵护只会更让谢焱觉得与她人的不同,不能习武又如何,谢家本就以诗书传家,文臣簪缨,且武艺不压姬家,文臣之首又有何不可。

    只是这段时间该她自己慢慢地消化度过了,否则旁人根本无法代替她消化这些事情。

    “没办法习武,难受吗”安景直接了当的问,

    谢焱下意识的摇摇头,但又实诚的点了点头,若说不难过肯定是假的,毕竟十多年的武艺总不该就化成了空谈。

    “你以后想干什么?”安景继续问道。

    “约莫只能读书了,不能习武,又能如何”谢焱黯淡了眼神。

    “你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啊,许多世家祖上还不是不会读书也不通武艺,有的还是卖猪肉出生,人家不照样在我朝鼎立,便不说别的,你们家之前还光会读书了,最喜欢参折子说这个说那个了”安景说道。

    “端看你想要做什么了,我也不想同情你,毕竟值得同情的人多多了,便是那慕容家的公子不是比起你来更加可怜,只是你若一直这样颓下去,只怕不止你母亲、父亲、姐妹兄长会操心。”

    “给你说个故事吧,以前呢有个人觉得自己很苦,很颓,做什么都不如意,然后一直失败,便跳了楼去了另一个地方,可是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他的母亲啊确是一辈子躲在屋子里,不出门,也不待客,觉着只要守在家里,还能感受到儿子还活着,你想做这样的不孝之女吗。”安景暗暗地想起了故友的逝去,很多时候做出决绝的决定只要一秒,但是对旁人的伤害却是久久难以消散。

    谢焱沉思了半晌,“大皇女,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故事啊,我同你一道多年也没见你读个什么闲书。”

    安景白了谢焱一眼,“你那时候那么不待见我,生怕我亏待了你的宝贝哥哥,哪里正眼瞧过我在做什么。”以前的事情,至今便如过往云烟,只是既然她可以来到异世,也希望他能够重新开始。

    谢焱羞愧的摸了摸头,“微臣不会了,其实一开始是觉得您配不上我哥哥芝兰玉树,后面便不会了。”

    “好了,我也没怪你,反正你也没害我什么,经此一事沉稳点也好,只是教训是大了点,不过你是我大皇女罩着的人”安景故作二世祖纨绔道。

    “噗——”谢焱配合的笑了笑。

    “好了,也别让你哥哥操心了,这件事情,我先替你瞒下来,若是以后有法子能恢复倒是更好,就说你近期伤了,动不得武。不过说起来,你倒是可以学习一些灵巧型的暗器,自保还是需要的。”安景提示道。

    谢焱以前也不是没有得罪过人,只是其是谢府的嫡女,又自己武艺高强,因着明里暗里都不会被欺负,只是如今,若是,……算了,总归还是有我们在。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