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万道归墟 > 第216章 砸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作死就不会死,我给你一次机会,告诉龙三乖乖滚出来,我便饶你一命!”叶成帷看向那身形如山岳一般巨大的岩蜥。

    岩蜥怒得猛然一跺,大地瞬间龟裂开来,地面颤动,谢顶一群人在这颤动之下,身体摇摇欲坠,费了好大的劲这次稳住身形。

    看着体型比它小上数百倍,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灵气波动的叶成帷,岩蜥轻蔑的冷笑道:“好狂妄的人类,本座看你才是来送死的节奏。吾奉劝你乖乖自缚,同吾一同去见龙皇子大人,交出不属于你的东西,虽都是死但至少你死的能够舒服一些!”

    “龙皇子?它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去见?爷爷告诉你,这天地之间,凡是入了我手的东西便是我的,我若不给,谁都不能抢,谁若是敢抢,那就得用命来抵!”

    叶成帷眼神当中一股森寒可怖的冷芒闪过,一股从地狱传出的杀意从他身上弥散开来。

    “呲……!”

    在场的所有人纷纷觉得后背发凉,浑身寒毛倒竖,眼神当中满是惊骇之色。

    这股杀意强得实在是太过于可怖,岩蜥感受到眼前这个人类所散发出的杀意之后,心中竟也是一震,眼神当中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区区一个人类竟拥有如此恐怖的杀意,难怪能够从金鹏一族手中抢东西,果然不简单。”岩蜥看着眼前的这人类,心中暗暗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

    岩蜥对于叶成帷的轻蔑之色少了,反而多了几分提防忌惮之色。

    “既然怕了,那就乖乖把脑袋伸过来,准备受死吧!”叶成帷讪笑道。

    “你说什么?!”岩蜥怒喝。

    “说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准备受死!这都听不懂,看来这岩蜥是光长个子没长脑子!”

    黄皮耗子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向岩蜥,没好气朝岩蜥喝道,而后又看向在场的所有人,死恨铁不成钢一般,摇了摇头。

    “噗嗤!”

    所有人被它这动作逗得仰头大笑。

    岩蜥顿时大怒,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如怒雷炸响一般,震得整条墓道空间都在微微震荡!

    如今的岩蜥彻底怒了,心中的那一抹忌惮之色全然消散,它双眸当中充满了冰冷嗜血的杀意,口鼻当中更是冒出骇人的白色水汽。

    “敢对本座如此无礼,今日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死!本座会将尔等慢慢撕碎折磨而死,倾听尔等撕心裂肺的惨嚎之声!”

    岩蜥暴怒,黄棕色的眸子当中泛起流淡淡的血色,周身上下一些极为不明显符文在其体内流转。

    它那看似松散慵懒的巨大身躯,竟开始变化了起来,四肢肌肉暴涨,血管暴起,灰色的鳞甲散发出骇人的寒光。

    滔滔妖气弥散四周,地面颤动,散落在周围地面上的石块都簸箕了起来,它此刻丝毫没了之前的那股慵散之气,只有着极其可怕的凶戾之气!

    除了叶成帷之后的所有人都默默的开始后撤,他们清楚即将发生的战斗,他们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到一旁观望。

    “唉,无量天尊……自作孽啊!自求多福吧!”缓缓退走的青玄道士此刻眼神当中没有丝毫的担忧,他并没有提醒叮嘱叶成帷任何,反而看向岩蜥连连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怒气冲冲的岩蜥对于青玄道士的话并未在意,相反他的话令它感到耻辱,认为青玄道士乃是在羞辱它!

    “轰!”

    岩蜥猛然抬起爪臂,一爪拍下,伴随着“轰”的一声,地面破碎,烟尘扬起,它眼神当中带有一种轻蔑,居高临下,一掌拍下之后,根本不屑看叶成帷的死活。

    它灰鳞坚甲,可怖的利爪闪烁着骇人的寒光,似是能够撕裂一切,它轻蔑、丝毫不屑的目光当中,是它一种极其嚣张的自信,更是对敌人的一种羞辱!

    如同巨象踩死蚂蚁一般,漫不经心,更不会低头查看蚂蚁的生死。

    “完了!”

    黄皮耗子、青玄道士两者此刻骇然一惊,他们心中都极其清楚这头岩蜥完了!

    彻底完了!

    今日它必死!

    他们与叶成帷一起距离过不少的战斗,他们心中皆清楚叶成帷拥有着强大的实力,但他的极限究竟到了怎样的地步,却无人知晓。

    但他们无比清楚,眼前这头岩蜥同他们以往所遇的敌手相比,修为实力可谓是远远不及,若是之前所遇到的仙冥蛟魔狼在此,一招便能将其秒杀!

    然,仙冥蛟魔狼与叶成帷对阵之时都不敢展现出如此的神色,如此轻蔑之色,这头岩蜥却在叶成帷展现出如此神色,无疑是作死!

    叶成帷乃是何许人也?!前世为帝,如今虽因某种不知名的缘故,对之前的记忆变得模糊,甚至是忘却,但有一点却始终没有变,这一点已经烙印在了他的骨子当中!

    帝,不可辱!

    岩蜥看似强势霸道拍下的这一掌,在他看来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看似雷霆之势的一掌,却连他衣角都未曾碰到!

    “你彻底激怒我了!”

    叶成帷眼神当中怒气冲天,浑身一股森冷可怖的杀气弥散开来。

    “嗯?没死?!”

    岩蜥心中一惊,极其自信的它,看到叶成帷竟完好无缺的活着,心中自是有些憋屈,有些气愤!

    它浑身上下的妖纹滚滚流转起来,脊背上那如同山岳般的躯壳竟也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轰!”的一声,岩蜥再次拍下,叶成帷强势无比,他站立在原地,眼神当中一丝寒芒闪过,他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

    他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他漫不经心的伸出两条手臂,手臂之上有着淡淡的血光闪烁,但却极其令人难以注意。

    与岩蜥落下的爪臂不同,这看似渺小,几乎能够瞬间被摧折的拳头在与岩蜥爪臂接触之时,却爆发出一股极其可怖的力量,若长虹贯日一般,瞬间贯穿它的爪臂!

    “嗷吼……!”

    岩蜥当即便痛吼起来。

    它那如同小山包般大小的银灰色爪臂,虽看似极其可怖,落下之时更是有一股骇人的威压。但它过于嚣张,未曾想过,还未能杀敌,便被叶成帷直接贯穿,鲜血滴落。

    叶成帷一鼓作气,丝毫不给它任何喘息的机会,他目光一凝,一道骇人的剑光从他的眸子当中闪过,紧接着他浑身上下皆被凌厉无比的剑气所笼罩,而他的手中此刻也出现了一柄古剑!

    他纵身一跃而起,祭出太渊古剑。剑光闪烁,剑气纵横,太渊古剑朝着岩蜥那鲜血滴落的爪臂斩去,剑芒犀利。

    “噗!”

    血花四溅喷涌而出,一只硕大的爪臂脱离躯体,轰然坠地,鲜血浸染一片。

    一道剑光、一道剑影似白马过隙般闪过,花大锤、谢顶等人直接看傻了眼,岩蜥一凛,剑光闪过之时,它竟没有丝毫的感觉,但紧随其后的剧烈疼痛骇然传出。

    “吼……!”

    剧烈的疼痛充斥着岩蜥的每一根神经,令它忍不住发出惨嚎,它强忍痛苦,也顾不及止血,它眼神当中此刻满是愤怒与仇怨!

    “赤颈雪蝠!”

    它狂怒无比,意识到自己被赤颈雪蝠算计了,叶成帷的实力更本不止它所说的那般。

    它顾不及多谢,转身便要重新进入墓室空间当中,但叶成帷又岂会令它如愿,它的想法早已被叶成帷洞悉。

    它方才转身,叶成帷便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墓门之前,拦住了它的去路。

    “轰!”

    叶成帷神色冷漠的一拳轰出,身躯硕大的岩蜥竟无法抵抗住这霸道凌厉的拳罡,躯体轰然横飞而出,砸在另一侧的洞壁之上。

    太渊古剑血不染刃,闪烁着冰寒的剑光重新飞回叶成帷的手中,叶成帷神色冷漠,挥剑横斩而出。

    剑气如潮,数十丈长的剑气屏障横斩而出,岩蜥神色骇然,来不及多想,急忙躲闪,但它又岂会逃得过起了杀心的叶成帷。

    “喀嚓!”

    岩蜥几乎贴地不断后撤,凌厉的剑气浪潮从它的脑袋之上切割而过,脊背上那些形似山石般的鳞甲轰然破碎,轰隆坠地,鲜血淋漓,从脊背之上源源不断的留下,将它整个都侵染成血色。

    “怎……怎么可能?!”

    岩蜥骇然失色,面色煞白,眼神当中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它此刻的心中对于叶成帷的评价:

    不可敌!

    它那坚不可摧,引以为傲的鳞甲竟被叶成帷如同刀切豆腐一般,整整齐齐的切开,丧失脊背上的鳞甲之后的岩蜥,气息萎靡,修为大跌!

    “神游二重,竟一下子跌落了两个境界!”

    所有人惊呼,如今遭受重创的岩蜥修为暴跌两个境界,此刻早已不是花大锤的对手,甚至是谢顶都有同它一战的实力。

    “吼……!”

    “人类,本座自知不是你对手,但也不能任你拿捏!”

    岩蜥暴怒,收起来心中的恐惧之色,它自知不是叶成帷的对手,但也不能任凭叶成帷就如此轻易将它击杀,哪怕是死,它也在最后拼死一搏!

    它从地面上倒腾而起,被叶成帷斩断的那只爪臂此刻鲜血已经被它止住,脊背上的鳞甲几乎被叶成帷整片削去,鲜血虽没有淋漓,但此刻还有不少鲜血滴落!

    它后撤数十丈,轰隆一声落在地上,将大地的崩裂了,鲜血伴随着烟尘飞溅,岩蜥浑身上下妖纹发光,妖光透过皮肤上的鲜血,散发出血光。

    “垂死挣扎吗?只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叶成帷冷哼一声,并未立即出手将它诛杀。

    “无量天尊……贫道掐指一算今日你最好的抉择便是自尽,若是不然,你必会死得极惨!”

    青玄道士拈指朝一旁的岩蜥大喝道。

    “牛鼻子,你到底是那边的,你让它自尽干嘛,它要是自尽了,谁逗咱们!”

    黄皮耗子龇牙咧嘴,没好气的说道。

    “本座不是那人类的对手,但也不是尔等能够羞辱的!”

    岩蜥暴怒,青玄道士、黄皮耗子两人之间的对话令它愤怒不已。

    在他们眼中,自己竟就如同猴子一般,被人戏耍!

    它心中当中怒火滚滚燃烧,看向围观的众人,更是怒从中来,它眸子当中血光闪烁,它虽遭受重创,体内巨大,却一如既往的十分灵活。

    “都给本座去死吧!”

    岩蜥怒吼,它整个的跃起,硕大的爪臂凌空拍下,骇人的气浪轰然落下,令地面崩裂。

    它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向叶成帷出手,而是朝人群当中杀去。

    “轰!”

    “该死!”

    叶成帷面色凝重,没想到一疏忽竟让岩蜥对花大锤一众人下手成功。

    飞扬的烟尘渐渐飘散开来,叶成帷微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岩蜥落下的爪臂并没有拍砸在地面之上,在众人的头顶之上时,便定住了。

    一硕大的锤子挡住了它的爪臂,岩蜥有些愕然,它猛然发力,却发现爪臂依旧无法落下。

    花大锤那如同孩童般清澈明亮的眼神当中露出了滔滔的敌意,他浑身肌体隆起,如同一条条虬龙缠绕在身上一般。

    “呼,大块头还好有你,这岩蜥实在是太不地道了,打不过你老大便要朝咱们下手!”黄皮耗子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

    “无量天尊……恕贫道直言,你如此这般确实不太地道!方才本座还处处为你考虑,生怕你死的太惨奉劝你自尽,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没想到你竟还要先贫道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道士下手,实在是不可饶恕!”

    青玄道士看着头顶上那寒光凌厉的爪臂,心中不经打了个寒战,而后开始数落起了岩蜥。

    “这话说的真欠啊,搞的我都有种想冲上去揍他的感觉。”

    “这牛鼻子道士破阵之时都不见他如此嘴欠,如今怎么会这般,莫不是被雷劈傻了吧!”

    “这也不是没可能,可能是雷劈的,如今突然就不正常了!”

    ……

    谢顶身后的那群人议论纷纷。

    叶成帷都为之汗颜,青玄这话说的但凡是个正常人!

    不!

    但凡是个正常生灵都巴不得冲上去将他弄死,这也难怪岩蜥第一时间竟朝他们杀去。

    汗颜归汗颜,但他心中的怒火可全然没有丝毫的消退,它持剑便欲再次斩下,花大锤突然开口大声说道:“老大,这大家伙就交给俺吧!”

    他有些愕然,看到花大锤眼神当中的那抹战意后,他点了点头,语气温和的说道:“大锤,你自己当心,这孽畜虽被我所伤,修为跌落,但想必它还有着某种底牌未曾施展出!”

    “好嘞老大!”花大锤兴高采烈的点了点头,露出最质朴的微笑。

    花大锤浑身力量爆发同岩蜥碰撞在一起。

    没有人注意到叶成帷的嘴角泛起了一抹难以察觉的苦笑。

    “修道乃是为了降服其心,没想到如今的我,心境竟还会被轻易影响。”

    他双眸紧闭,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重重的吐出,身上的杀意也缓缓消散,最后整个人的气息皆被隐藏。

    他的目光再次聚集在花大锤身上。

    花大锤浑身肌肉爆发,手中那篆刻着花纹的大锤挥舞着,呼啸成风,朝岩蜥砸去。

    “轰!”

    果然如叶成帷所说那般,岩蜥虽被重创,修为跌落,一只爪臂被斩掉,脊背上鳞甲被割去,失去了防御之力,但花大锤与它交战起来,亦是十分难缠!

    “本座虽重伤,但也不是你可以敌的!”

    岩蜥怒喝道,同时目光一闪,径直朝凌空而立的叶成帷而去。

    它前肢仅存的那爪臂发光,肌肉暴起,利爪疯长,整条爪臂似是虬龙环绕其上一般,威势惊人,面对气势汹汹冲杀而来的花大锤,它一下子直立起身躯,一只寒光闪烁的巨大爪臂拍下,地面上的石块在气浪的冲击之下,轰然破碎。

    “轰!”

    挥舞的重锤同那猛然拍下的爪臂碰撞在一起,气浪轰然席卷而起,两者皆被这股惊人的气浪所击退。

    “这人类的力量竟能与我相当!”

    岩蜥心中一惊,它乃是岩蜥一族当中血脉异变之类,力量极其强大,如今虽修为跌落,但肉身的力量却没有丝毫衰弱,而眼前这神游境二重的憨厚男子力量竟与自己相当。

    惊骇之际,它心中已有了别的打算。

    如今叶成帷丝毫没有出手之意,眼前这男子唤他为老大,想必两者的关系不简单。

    它只需乘机把握机会将眼前这男子擒住,便能够凭借他伺机逃离这里,到时找个僻静之地,安心疗伤。

    伤势痊愈之后定要找到赤颈雪蝠宰了它,以报断臂之仇!

    “好大的力气!”

    花大锤的眸子当中精光闪烁,战意愈发昂然,遇到同自己气力相差无几的对手,他自然十分兴奋。

    “轰!”

    他手挥重锤再次向岩蜥冲杀而去,乌光罩体,似是一口大钟笼罩在身上,它向前冲来,脚踩之处,石板破碎,烟尘四起,手中挥舞的重锤不断的暴涨,最后竟几乎同岩蜥差不多大小。

    “砸山!”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