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万道归墟 > 第142章 败狻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狻焱怒目圆睁,朝着叶成帷俯冲而下,蒲扇般大的爪臂之上,寒光闪闪的锋利爪子,冷气逼人,向下抓来,这速度极快,以撕裂虚空之势袭来,发出一阵阵的音爆声。

    如此恐怖锋利的爪子扑下,不要说是血肉之躯了,哪怕是坚不可摧的铁石亦或者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峰在这一爪之下都会轰然破碎,寒光闪烁的爪子十分的震慑人心。

    叶成帷蓬头散发,眼神当中一丝冷芒闪过,他眼神当中战意昂扬,他脚踏虚空,迅如惊雷,直击长空!

    “轰!”

    叶成帷以拳头硬撼,两人战到如今体内真元早已消耗殆尽,如今大战所爆发出了力量,全是来自于肉身最原始的力量。

    一拳一蒲扇般大的爪臂猛然碰撞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神光闪烁,没有冲天而起的气浪,有的只有一声声的闷响,一声声的拳拳到肉的声音。

    一人一妖,两者的力量都极强,哪怕不需要真元的爆发,这两者单以肉身之力有那轻松轰杀地煞境的生灵。

    肉身的对拼,拳拳到肉,这是最原始的搏斗,两人的肉身都强悍到了极点,几番下来依旧是势均力敌,不分胜负,轰!一拳对轰,两者都不由的倒退横飞了出去。

    虽是肉身的对拼,但狻焱却是十分的占便宜,它虽真元耗尽,但始终还有一股十分薄弱的炼虚龙炎环绕在它身上,形成一层防御,叶成帷每一次出手轰在它身上都避免不了会被炼虚龙炎灼烧。

    若非叶成帷的肉身乃是经历了人皇祖血的改造,强悍无比,恐怕早就被那层薄薄的炼虚龙炎灼烧形成重伤了。

    两者刚刚分开,两者又迫不及待的战在了一起,狻焱环视叶成帷,眼神当中满是凶狠的神色,不曾有一丝的松懈。

    叶成帷亦是如此!

    突然,狻焱浑身赤红的火光再次猛烈的燃烧了起来,它的气势节节攀升,咋眼之间竟然有一种恢复到了巅峰的错觉,它周身妖气滔滔,双眸当中火光闪耀。

    “轰隆隆隆……”

    一时间整片天地再次变成了火红色,赤耀漫天的烈焰海洋,狻焱浑身火光冲天,一举一动的影响着这漫天的火海。

    它眼神当中一丝冷芒一闪,猛然朝着叶成帷扑杀而来,炽火相随,骇然便是要将叶成帷彻底抹杀的决心。

    炽火漫天,火光凛凛,炽火熔炼虚空,熔炼一切所发出的那股声音令狻焱感觉的激动,看似已经恢复到巅峰的狻焱使出浑身妖力,撕裂虚空,震碎山川之势,朝叶成帷袭来。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拼命,竟然燃烧体内血脉使自己快速的恢复!”

    “既然如此,那我便奉陪到底!”

    叶成帷面色大变,心脏处顿时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体内的人皇血开始剧烈的沸腾燃烧,他的气势也在以迅雷之势,飞速的恢复着。

    早些被灼热留下的一道道伤口此刻也真在快速的消散,腹部被狻焱爪子划破的那巨大伤痕也迅速的结痂。

    他心念一动,太渊古剑骇然出现在他手中,他手持太渊古剑,一股霸道凌厉的剑气再次爆发了出来,他双手持剑,开始划动。

    浩瀚剑气冲天而起,天穹之上缓缓浮现出来一轮明月,还有酒楼的小酒馆、古树、还有这枝头鸣叫的不知名都鸟儿……

    一切的一切就宛如真实出现的一般,生动形象又具体,显得十分的平常,但当你认真感受之时却能感受到其中所隐藏的浩瀚剑气。

    但这还不够,叶成帷的双手继续变化着,好好的剑气纵横交织,天穹之上早已浮现的浩瀚剑图再次发生变化,剑图的范围更加的广阔巨大,一座座巍峨的青山陡然浮现,一汪汪清澈见底的潭水浮现,水中月,水中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旋即,本不属于同一副浩瀚剑图的异象陡然开始融合凝聚在一起,遮天蔽日的浩瀚剑图似乎能够容纳这世间的一切仿佛太阳都被融入了进去。

    浩瀚剑图遮天蔽日,磅礴的剑气开始碾压狻焱的炼虚龙炎。

    磅礴的剑气同炼虚龙炎碰撞在一起没有发出滔天的巨响,相反,两者碰撞十分的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剑图竟然在吸收我的龙炎!”

    狻焱眼神当中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但同时它也大怒。

    它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浩瀚剑图竟然在吸收融合自己的龙炎,它心中惊骇无比,炼虚龙炎号称能够熔炼万物,连虚空都可以熔炼,如今竟然在被别人吸收融合,这让它如何不惊!

    “本座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狻焱大吼,非常的不甘,散落出去的漫天龙炎开始倒转而归全部又凝聚在它身上,依旧是火光闪烁,炼虚龙炎在它身上渐渐凝聚成一条火龙,欲一击将叶成帷的浩瀚剑图破灭!

    “狻焱,给我败吧!”

    叶成帷大吼,这狻猊同他大战始终是不分胜负,难解难分,如此下去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如今他燃烧体内人皇血,在将剑一:江湖秋月明、剑二:一水伴青山一同使出,便是要一击战败这狻猊。

    叶成帷手持太渊古剑,踏空而上,天穹之上的浩瀚剑图亦在发生惊人的变化,原本属于两式剑招的两幅浩瀚剑图,此刻居然惊人的融为一体!

    叶成帷浑身一震,心中浮现出了一种惊人的设想。

    “这两式剑招居然如此顺利的融为一体了,莫非太渊古剑当中所蕴含的根本就只有一式剑招!”

    但此刻的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如今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击败狻焱!

    叶成帷凌空,蓬头散发,浩瀚的剑气将其团团包裹,天穹之上的浩瀚剑图陡然变化,画中之景,亦在流转变化。

    这不是一式剑招,而是一个世界!

    “轰……”

    双手变化,剑图流转轰然落下,剑气冲天贯穿天地,雷云滚滚,落下的雷电都被蕴含着浓浓的剑气,似乎这一切都是画中景!

    狻焱被彻底震撼到了,他想都不用想,不顾一切的燃烧起体内的血脉。

    轰隆隆……

    狻焱面色大变,只觉得是整个世界朝着它镇杀而来,它所凝聚而出的炼虚古龙在这个剑图之下,显得十分渺小。不,剑图落下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

    浩瀚天地,镇压而下!

    狻焱心中惊骇震颤,但它不惧,浑身血脉猛烈的燃烧,炼虚古龙的气势愈发都骇人。炼虚古龙的体型也旋即变大了不少但在这浩瀚剑图之下,依旧如蝼蚁一般大小!

    蝼蚁虽小,但亦可塌九幽、逆苍天、镇苍穹!

    “吼!”

    狻焱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炼虚龙炎所化的炼虚古龙在那一刻亦是仰天长啸,发出惊天龙吟,吼声震天,震动山河,浩瀚剑图之上的碧水上竟然掀起了一阵阵涟漪。

    此刻的狻焱浑身炽火滚滚,冲天而去,炼虚古龙相伴身旁,无尽的神光闪耀,妖纹滚滚,狻焱、炼虚古龙如同两支神光包裹的利剑,犀利无比,火光耀天!

    这是狻猊最后的博命,燃烧体内血脉亦要拼死斩杀强敌,在这一刻输赢对它早就没了意义,它只是不甘,不愿意如此落败,它不服,因为它还没有拼尽全力。

    狻焱、炼虚古龙所化的那两支神剑在那一刻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他们,更代表了狻焱的不屈,代表了它的凌厉与强势。上击九天,下震九渊,无坚不摧,熔炼天地!

    事实上,此次帝墟的开启,乃是狻焱第一次出关闯荡,自它诞生之时,血脉便发生了惊人的异变,它的哥哥便将它禁锢在家,导致外界知道它的人亦或者是妖,不足一手之数!

    它一身本事,注定所向披靡,它欲镇压荒古秘境当中所有年轻一代,入世之后所遇敌手连它的龙炎都抵抗不了,一时间竟难寻对手。

    但它万万没想到的是,如今自己竟不是一地煞五重的人类的对手,对它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屈辱,哪怕身死,它亦要镇杀这人类。

    神光包裹,赤焰耀天的利剑散发着一股熔炼虚空,破灭一切的惊人气息,撕裂虚空朝着那浩瀚剑图斩去。

    整个剑身都在燃烧,狻焱的表情狰狞,光滑的毛发早已消失不见,它痛苦不堪,但它依旧在咬牙坚持着。

    两支利剑都璀璨夺目,虚空在颤抖,恐怖的炼虚龙炎无时无刻都在熔炼虚空,所过之处都要归于虚无。

    “砰……”

    “轰隆隆……”

    两支利剑同时轰击在那浩瀚剑图之上,磅礴的剑气瞬间爆发,于恐怖的炼虚龙炎交织在一起,气势惊人,气浪更是滚滚 发出轰隆的巨大响声。

    若非如今的浩瀚剑图乃是两式剑招融合在一起,又灌注了叶成帷燃烧人皇血脉的力量,使得它的威力得到大增,恐怕很难抵抗住狻焱所化的神剑。

    毕竟如今的狻焱早已将生死抛之脑后,忘却生死的狻焱究竟能够爆发出怎样的恐怖力量,叶成帷不得而之,但如今感受到这股力量后,他不由的为之震颤。

    “啊……!”

    狻焱大吼 此刻的它浑身伤痕累累,满是血痕,似乎要被撕裂开了一般,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目眦尽裂,但它依旧咬牙坚持着,燃烧着体内的血脉。

    炽火滔天,神光闪耀的利剑劈斩着天穹上的浩瀚剑图,利剑无坚不摧,狻焱更是不畏生死,天穹之上的浩瀚剑图竟被它生生撕裂了一个裂痕。

    但只是因为这个裂痕的出现,在这才是最可怕的,叶成帷将两式剑招融合而出的浩瀚剑图它本就难以控制,如今被狻焱撕裂出了一个裂痕,浩瀚剑图也开始失去控制,彻底爆发了!

    本一切显得井然有序的浩瀚剑图被狻焱撕裂出一个裂痕之后,磅礴浩瀚的剑气瞬间失去了控制。

    轰隆隆……

    天穹之上由剑气凝聚而成的惊天雷霆轰然落下,雷光惊天,剑气纵横弥漫直接从那浩瀚剑图当中炸裂而出,弥漫了这片天地。

    狻焱遭受重创,炼虚古龙的气势也衰弱了不少,出现了裂痕,隐隐要破碎。

    “杀!”

    狻焱不甘的大吼,一口精血猛然喷在炼虚古龙的身形之上,隐隐浮现的裂痕在鲜血的作用之下,这才没有轰然破碎。

    与此同时,浩瀚剑图失控叶成帷也遭受到了反噬,他神色大变,一口鲜血喷出,手中的太渊古剑更是剧烈的震颤,欲要冲入剑图当中,引万千剑气将狻焱一击镇杀。

    “唉……”

    叶成帷看着那拼命相博的狻猊不由的叹了一口气,眼神当中生出了一抹惋惜之色。

    狻焱天资卓绝,古今独一。如此天骄,叶成帷真不忍心让它就如此身死。

    “给我镇压!”

    叶成帷大吼,浑身青筋暴起,使出浑身气力拼命压制快要暴走失控的太渊古剑。

    如今伤痕累累,几欲身死的狻焱对于外界的一切感知早就没了,天穹之上失控的剑图更加的恐怖,浩瀚的剑气撕裂虚空,剑气纵横三万里!

    数百里之外的众人,惊骇不已,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这场大战有多么的惨烈。

    狻焱它眼神犀利,于炼虚古龙融为一体,口吐龙炎,踏空而上,朝着那浩瀚剑图再次劈斩而上,两者剧烈交锋,浩瀚剑图被狻焱撕裂了一片又一片,天空当中更是炸开了一片又一片的虚空风暴。

    渐渐的,狻焱杀入了浩瀚剑图当中,无尽磅礴的剑气自四面八方而来将它团团包裹在其中,叶成帷虽作为剑图的施展者,但如今剑图早已失控,他根本就无法窥探其中的景象,他如今奋力镇压太渊古剑,至于狻焱能不能从剑图的轰击下活下来就全看它的造化了。

    “轰!”

    最终,在一片绚丽而恐怖的神光横空扫过之后,炽热的炼虚龙炎没了气息,狂暴的剑图也消散在虚空当中,天地重新归于平静,所有的恐怖力量的消散一空。

    狻猊浑身鲜血淋漓,全身的皮肉不知少了多少,露出来一块块白森森的骨头,所有的生命气息似乎的消散了,环绕在其身上的火焰也消散不见了,但它依旧悬于虚空之上,散发着一股不屈战意,气息消散,狻焱破碎的身躯轰隆落在地面之上。

    “这一战落幕了!我叶成帷一生狂傲,但今日的你又何尝不是如此,你若是不死,我们或许还能成为朋友,一同征战!”

    如今的叶成帷气息萎靡,十分的虚弱,燃烧人皇血,剑图的失控令他也遭受到了重创,浑身皮肤煞白,毫无血色。

    数百里之外的众人在方才那股恐怖力量消散之时,被散落出来的神光横扫,不少的人面色一变,有的更是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感受到大战落幕的众人,极速朝着前方掠去,如今惊心动魄的大战,他们也不知道是谁输谁赢。

    急速掠来的那十数头凶兽,看到那倒在地上没了生机,身躯残破不堪的狻焱,以及天穹之上,傲然屹立的叶成帷,输赢已经十分明显了。

    所有的凶兽都瞠目结舌的看着天穹之上傲然屹立的叶成帷,这人类到底是什么来历,地煞五重怎么会如此恐怖的实力?哪怕是血脉异变,境界比他高出不少,强悍无匹的狻焱,手段尽出都不是他的对手,太可怕了!

    “轰!”

    太渊古剑伴随着浩瀚的剑气撕裂长空,轰然落在那十数头凶兽的面前,那十数头妖兽被那股恐怖的剑气直接掀飞出去,身上更是不知不觉就留下了一道道可怕的血痕。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