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芙蓉春暖 > 第五十六章 今年元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年融冬院里过得甚好,确实是把“冬”都“融”了。

    元娘看姑娘姑爷每日里恩恩爱爱地,每日都笑眯眯地,活像座弥勒佛,逢人便发压岁钱,又被人称为散财姥姥。

    冬日里冷,本没什么好玩的,可是叔裕使人把院角的逸姝亭收拾了出来,拿厚厚的防风帘围了,生上暖炭,白日便挪过去。

    虽说没什么大变化,可是挪了个地方,阿芙便高兴,两人往往也不要人伺候,在里面厮磨半日,也不知干了些什么。

    日子就这么过去,一转眼就到元宵了。

    叔裕是去年院校对阿芙一眼上心的,心里总觉得这个日子特别重要,格外重视地策划了一番。

    又是唤了裁缝来给她裁斗篷,又是要给她打新头面,又请人往家中送新的胭脂水粉,直把阿芙宠得有些怀疑:“夫君,你不会是要往家里娶小吧?”

    看她一脸认真,叔裕失笑,逗她:“是啊,你可得贤惠些。”

    阿芙翻个白眼:“那我便打死她。”

    元娘吓了一跳,唬道:“小祖宗,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叔裕大笑:“就你这小身板,还打死人呢!”

    他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胳膊:“怎觉得你这日日吃着喝着,也不见胖呢?”手又滑到她小腹上:“不会是有了呀?”

    阿芙脸一红,狠狠瞪他一眼,把他手打掉,不理他。

    不见胖,那还不是因为活动量这么大吗!

    叔裕开怀,自取了本书去榻上看。

    阿芙由婉婉摆弄着试了几件衣裳,都觉得不满意,吩咐道:“今年的颜色格外暧昧些,元宵里穿埋没了,还是拿去年的旧衣服吧。”

    婉婉取来一叠,最上面一件大红色的,正是两人初见时阿芙穿的大氅。

    阿芙取下来,披在身上:“还是干娘给的这件好,不然今年也穿这件吧。”

    婉婉道:“可今年的新头面是金子打的,反而不配了。”

    阿芙点点头:“也是,那便算了吧。”

    说着就要脱下,叔裕恰好抬眼看了看,一眼便认出这件衣裳:“慢着!”

    看阿芙转过头来,他道:“这衣裳不错,就穿这件吧。”

    想起去年元月时,这女子还远若天边月,今年就可以与他一起登城楼故地重游,不禁心里十万分的满足。

    阿芙笑道:“我便说夫君是瞎花钱,做了这么多件新衣裳,最后还是穿去年旧的。”

    叔裕伸手,她走过来,被他一拽拽进怀里,心满意足地搂着摸来摸去,手感果然如他所想。

    阿芙笑着挣扎,被他按住:“别动,我摸摸衣服料子!”

    婉婉默,只想遁走,您都快把衣服料子摸秃了..

    真到了上元节那日,阿芙还真就莫名其妙穿了一身和去年一摸一样的打扮..

    原因是叔裕一定要她穿那身红大氅,因而头上不好插金的和点翠的;银的和珍珠的又觉得太肃静了,于是婉婉又翻箱倒柜找出了去年用的小珊瑚钗,颜色刚好搭配。

    穿上这一身,叔裕抚摸着下巴傻笑,阿芙也觉得有点熟悉:“欸,这身仿佛是穿过的啊?”

    樱樱笑道:“姑娘忘了,去年元月同许姑娘钱姑娘她们出去玩的时候,姑娘也穿的这身!”

    被元娘打了一下:“什么姑娘姑娘的,小蹄子嘴上不把门!”

    叔裕摆摆手:“不妨,年节的,不打人了。”

    阿芙笑着揉了揉樱樱被打的肩膀:“元娘干嘛打我们樱樱,今天是元宵节,我便要再做一回姑娘家!”

    叔裕看外头已经掌灯了,牵了她的手道:“走吧?”

    元娘她们都各自拿起伞儿扇儿的,准备跟着,叔裕大手一挥:“你们也随意玩去吧,叫小厮跟着,别被歹人跟了去。今晚不用跟着伺候了。”

    阿芙吃惊:“夫君,就咱们两个上街吗?”

    叔裕睨她:“怎得,我伺候你还不够吗?”

    阿芙笑着挽了他的手臂,露出两颗活泼的小虎牙:“那自然好!”

    元娘不放心道:“老奴担心外头人多...”想起叔裕是本朝第一将军,自己也觉得说得多余,话儿便拐了个弯,开始嘱咐阿芙:“那姑娘你自个儿留意些,别乱跑,别跟丢了二爷..”

    阿芙跳脚笑道:“元娘也喊姑娘了!该打该打!”

    元娘涨红了脸,又恼又想笑,看着姑娘姑爷相携着出去了。

    转头看屋里站着的樱樱和婉婉,没好气道:“还不收拾收拾?我带你俩看灯去?”

    看樱樱手脚慢了,又一瞪眼:“怎得,还真想打我老婆子不成?”

    樱樱笑着窜远了。

    华灯初上的时间,小厮低头推开裴府大门,熙熙攘攘的晚间街景如同画卷一般在阿芙面前展开。

    叔裕站在她身前,回头,笑着朝她伸出手。

    她也付之一笑,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跨过百年来被踏得锃亮的门槛。

    有的百姓回头,看这深宅之中走出的一对璧人。

    阿芙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突然有一种大不敬的“君临天下”的感觉。

    虽说不让下人跟着了,但是叔裕哪里有过真没人伺候的时候,还是让周和持了盏大灯笼走在两人前面几步,既能开路,又能照亮,还听不到二爷二夫人的嬉笑。

    说起来,对于向家乃至裴家这样的大户,什么好东西好景色没见过,等闲的灯市是入不了叔裕和阿芙的眼的。

    只不过元宵这样举国欢庆的场景,位高权重者总喜欢凑个热闹。

    走在人群中,衣角不落泥,看着贫苦百姓们穿了最新的却也仍旧过时的衣服,喜气洋洋求个好兆头,便觉得心里格外满足。

    阿芙倒没想这么多,只是叔裕在百姓中颇有威名,一路都有人拱手作揖,她便也觉得面上有光,笑盈盈端了夫人架子,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衣袖下两人更是肌肤相触,让她心里痒痒的,仿佛做了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又羞耻又开心。

    好不容易到了处僻静些的巷子,人声不这么喧闹,叔裕低下头来问阿芙:“就没些许看中的吃头、玩头吗?”

    阿芙脸上还带着笑模样,闻言傻傻摇摇头:“没有。”

    看她乖巧的样子,叔裕心里只觉一片软意,忍不住牵了手将她揉在怀中。

    阿芙静静窝在他怀里,听着一墙之隔的吆喝声、欢笑声,觉得这人间烟火气,当真把她这颗凡人心抚慰地无比舒畅。

    周和颇为尴尬地背对着他们,拎着那硕大的大灯笼,门神似的戳在巷子口。

    他这副样子越发让路人觉得里头有不可告人的暧昧事,越发想探头探脑捞上一眼,周和瞪大了铜铃眼,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来,把二爷二夫人给挡严实了。

    偏生有人还将他认了出来:“欸,这不是裴尚书身边的小厮吗?”

    是个清清泠泠的女声,一听就不是等闲人,叔裕和阿芙赶紧松开,在黑暗中整理整理衣服,往外走来。

    竟是宫宴上那位美貌的夫人,名唤白什么的,旁边陪着的是她的丈夫,工部尚书马跃,长得让人过目即忘,想来是当卧底的一把好手,毫不引人注意。

    叔裕行礼:“见过马尚书,马夫人。”

    阿芙也依样福了一福:“见过马尚书,马夫人。”

    马夫人笑道:“裴夫人不必客气,咱们宫宴上见过的,你还记得吗?唤我一声雅岚姐姐便好。”

    阿芙正愁把她的名字忘了去,这下松一大口气,笑道:“自然记得,雅岚姐姐到哪里都是最脱俗的那一个,如何忘了去。妹妹单名一个芙蓉的芙。”

    马跃朝叔裕笑道:“她们姐俩倒是投缘,这敢情好。”

    马跃是最会和稀泥的人,同叔裕虽说同僚数载,私交却浅,这会没话找话,只能拿雅岚和阿芙做话题。

    这倒也合了叔裕的心思,便顺水推舟道:“马夫人是久掌家务事的,阿芙初初嫁来,还要多跟夫人学习才是。”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