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神阴之体 > 第2章: 天台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郭和穆梵被分配在集团大楼顶层天台,大火燃烧时,大部分走投无路的人被迫集中到天台等待救援。

    然而,这里死亡的人也是最多的,浓烟往上,当时火势太猛,天台又堆积了很多易燃品,导致的窒息和惊慌踩踏死亡情况也多。

    上去刚看一眼,穆梵就已经反胃了,现场简直是地狱一般,还好相关机构作了部分遮盖,不然更是惨不忍睹。

    难怪老郭说上面派他们两个人来,其实是有原因的,第一老郭资历老,不怕事大,二是可以借此机会考验下穆梵,如果行就干,不行就不勉强了。

    所以,知道上级小心思的穆梵哪怕胃酸上涌,不间断呕吐,但仍咬着牙和老郭一起工作。

    当晚雨越下越大,闪电也越来越凶悍,如果是其它工作肯定是要暂停的。

    但这一行,要做的就是让两个世界的人满意--死者安息,生者放心。

    所以天气越是不好,越是要加紧时间处理,总不能就这样放着。

    天台上的尸体横七竖八,什么年龄段都有,职业也是各种各样,看服装或工牌知道,工作人员,公司高管,厨房工人,前来用餐的顾客等等。

    虽然穆梵想赚钱,但这不代表他希望看到这种惨象,他的心里触动很大,既可怜这些死于非命的人,又十分同情那些活着的死者家属。

    这,只是他的一份工作而已,并不涉及他的人生道德观。

    就这样,从晚上七点一直抬到深夜十一点半,尸体一个个裹好从天台运送到楼下给摆好,接受家属认尸,等待装进义车车箱,其它楼层同事的工作内容也是一样。

    就在工作慢慢进入尾声的时候,一道骇人的闪电劈到天台避雷针上,避雷针应声断掉了。

    看到此景的老郭立即喊到:“穆梵,我们赶紧走,这里不能呆了,避雷针没了,我们很容易被雷击的”。

    “就差几个了,搬完吧,雨这么大,这样对死者不好”,穆梵看着地上躺着的剩下几名尸体还在淋着雨,有些不忍。

    “那我们利索点,这雨电越来越恐怖了”,老郭犹豫了一下,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轰~”,不一会儿,又一道闪电落下,打在了天台护栏边角,伴随着火光和震耳巨响,天台护栏随即爆炸开,一块碎片弹飞出来,刚好在老郭的后脑上。

    老郭随即倒在地上,晕死过去,安全帽上的手电筒砸在地上,灭了。

    “不会吧,都怪我”,穆梵赶紧拖着老郭往旁边通道口拐角走。

    真是福无二至,祸不单行,雨湿地滑,穆梵一阵手忙脚乱,也不慎摔倒了,安全帽上的手电筒也因此坏了。

    “没有照明,根本下不去,我得回去拿备用手电”,放好郭叔后,穆梵又跑回了天台。

    这座大楼是附近最高的,没有避雷针的接引,有一道雷电还直接击落在天台地面,吓得拿到手电筒后的穆梵几乎肝胆俱裂。

    本能的求生让他拼了命地往楼梯通道这边跑。

    就在差不多到通道的时候,又一道闪电落下,引爆了散落在地上的消防氧气瓶,直接在通道前炸出了一个大坑,穆梵过不去了。

    “我的娘哎,要不要这么坑啊”,穆梵傻在当场。

    不知是惊吓过度的还是闪电的巨响让他开始有了严重的耳鸣和头脑涨晕。

    昏沉迷糊中,他仿佛看到身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闪电,一个接着一个,而后几乎像是同时分布在四周一样,范围越来越大。

    惊惧迷糊之中的他仰面倒了下去,倒下时感觉不到痛,反而感觉时间流速变得极慢极慢,好像自己一直处在倒下的动作中。

    这个过程里,穆梵仿佛听到千百个声音,那声音用千百种情绪在表达着千百个诉求。

    伴随着闪电落下的同时,穆梵好像看到还有许多白雾一样的东西在袅袅升起,不知道是什么。

    即将着地时他还看到,大楼上方的夜空上,刚才袅袅上升的那些白雾好像往一个点集中汇聚,在他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刹那又急速落下。

    三天后,M市医院。

    “我的头好痛”

    “醒啦?这里是市医院,你已经睡了好些天啦!”

    看见穆梵突然醒了,旁边值班的护士赶忙过去检查询问,并通知了主治医生。

    “护士,谁把我送来的?我怎么啦?”,确认自已在医院病房的穆梵急切地问道。

    “三天前你公司同事把你送来的,这三天你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就是不会醒,现在醒了应该没事了,一会医生就来了”

    这位护士说起这事看着穆梵,也有些奇怪的样子。

    不一会医生到了,检查了下说:“其它没什么,就是脑心电反应不稳定,最好住院观察几天看看变化再出院”。

    “其它指标正常的话不需要住院,隔几天回来检查比对就是了,医院有时需要完成效益指标。。。。。。”

    穆梵听完医生说完后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些意识。

    随即开口道:“医生,如果其它指标正常的话应该不需要住院的。。。。。。麻烦你帮我开个出院证明”。

    听完穆梵的话,医生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原来你也是专业学医的啊,既然这样,那不用住也行,一会办个出院手续吧”,说完便走了。

    “我怎么会说出那样专业的话?”

    穆梵很奇怪,刚才的话顺口而出,但又好像不是自己要说的一样,这种反应更像是一种职业性的条件反射。

    再说,他大学修的也只是古文,从始至终和医学都搭不上关系。

    “这是怎么回事?哎呀,头又疼了”

    穆梵有点怀疑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几天虽然人没醒来,但是脑子里各种影像片断就像进行着十倍百倍的速播一样。

    虽然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他知道有那些片段的存在。

    就像很多人做梦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一样,但会知道自己做了梦,总之就是很吵,事件很多,很复杂。

    躺没多久,穆梵就办理了出院,他想上班赚钱,躺医院人也不好受。

    这次住院费用都是公司直接划拨的,不用自己出,也不用自己垫,国家现在的医疗体系服务还是不错的。

    但是自己的钱还是要抓紧时间赚的,躺医院三天,催款信息收了一堆,未接电话几十个。

    这不,还没回到殡仪馆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穆梵本来心情就一直不好,刚出院又来个催款电话,还是显示骚扰电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接了,也想要骂人出点气。

    “喂,是穆梵先生吗?”

    “是的,你哪位?”

    “你他X妈的欠的钱不打算还了是吗?电话也不接,你以为不用还吗?信不信我打爆你通讯录,把你违约上传到征信,到时候你不还得乖乖还。。。。。。”

    听着电话里的咒骂声,穆梵怒火中烧,准备极端回怼,但刚要张嘴时脑子一晃,说话时语气和用词却完全变了:

    “你刚才说你是XX平台的是吧?”

    “是的,告诉你,马上还,不然。。。。。。”

    “你刚才的话我已经录音了,我可以告诉你,按照法律规定,你有权利提醒我还款并告知我注意事项,但你说话的语气和内容具有明显的威胁性质,打爆通讯录进行骚扰催款是违法的,我会根据。。。。。。。”

    几句话下来,对方沉默了,好一会不说话,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怎么这么爽快?以前没遇到过啊,难道是现在打击暴力催款加大力度了?”

    穆梵回过神来,觉得有些不习惯。

    以前他接到这种电话,装孙子,卖可怜,或者和他对喷都是无济于事的,只会受更多的气,浪费更多的时间和电。

    没有极端回怼,这次“心平气和”地“友好沟通”竟然让暴力催款人员主动挂了电话。

    穆梵第一次有了“欠钱是大爷”的解脱感,而不是之前那种沉重的欠钱负罪感,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