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明王首辅 > 第1456章 上元灯会(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昆简直不知死活,竟然伸手去挑薛冰馨的下巴,结果还没碰到对方,便觉眼前一花,卡嚓,手腕上传来一阵钻心般的剧痛,差点晕死过去。

    “哎呀,我的手!”吴二公子发出一声比杀猪还要难听的惨叫,在原地又蹦又跳,右手却软绵绵地垂下来,手腕以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成了猪蹄。

    原来薛冰馨刚才闪电出手,卸下了吴昆的手腕骨臼,这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要不是顾忌对方的身份,冰妞儿说不定直接就把他的手腕给拧断。

    即使如此,也够吴二公子受的了,痛得他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四名仆从见到自家主子的手肿成那样,都吓傻了,手足无措地站在那。

    “愣着干嘛,还不给本少往死里打!”吴昆咬牙切齿地大骂,四名奴仆立即露出了凶相,向着薛冰馨和王翠翘两人扑去。

    薛冰馨轻蔑地冷哼一声,先是轻轻一带,把王翠翘带到身后,然后长腿快如电闪般踢出,嘭嘭嘭嘭,四名奴仆登时像败草般飞了出去,摔入围观的人群当中,久久爬不起来。

    王翠翘惊得掩住了小嘴,她虽然知道薛冰馨有武艺在身,但没想到竟如此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就打翻了四名壮汉。

    此时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薛冰馨拉着王翠翘便欲闪人,这时围观人群却自动分开了,一队人马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正是负责京城治安的五城兵马司,为首那人厉声大喝:“哪个在这里闹事?大过节的也不消停,吃饱了撑着吗?”

    吴昆显然认识领头那人,立即如获救星般,扯开口喉大叫:“周捕头,你来得正好,马上给本少抓住那对狗男女。”

    周捕头微愕了一下,仔细一瞧,方才认出了吴昆,立即迎上前点头哈腰地道:“哎哟,这不是国舅爷吗,您的手咋了?小的瞧瞧,还好,只是脱臼了而已,您忍一下,小的这就给你复原。”

    这个周捕头还真有两下子,在吴昆的手腕上拿捏了几下,突然用力一扯,卡嚓一声便让吴昆的腕臼复位了,不过后者也痛得够呛的,再次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我草你大爷!”

    周捕头被问候大爷也不生气,只是谄笑着道:“现在好了,国舅爷试试还能不能动。”

    吴昆试了一下,发现手腕果然勉强能动了,也没刚才那么痛了,这才转怒为喜道:“真的好了,谢啦周捕头,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手艺。”

    周捕头得意地道:“举手之劳罢了,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情弄伤国舅爷您?”

    吴昆立即痛恨地指着薛冰馨骂道:“还不是被这个细皮嫩肉的兔儿爷打伤的,此人还打伤了本少的奴仆,周捕头赶快把他抓了,皇后娘娘定然重重有赏。”

    薛冰馨顿凤目生寒,吴昆这句“兔儿爷”可真把她给惹毛了,早知刚才直接就废了这龌龊玩意的一只手。

    周捕头眯缝起眼睛打量了一遍薛冰馨和王翠翘二人,见对方虽然男俊女俏,但连随从都没一个,估计也没什么背景,于是喝道:“竟然敢当街殴伤国舅爷,那还了得,弟兄们,给老子抓人。”

    那些兵丁衙役呼啦一声便把薛冰馨和王翠翘团团围住,有人取出铁链就欲锁人,结果刚近身就被踢飞了。

    周捕头面色急变,拔出腰刀厉声道:“小子身手不错,有两把刷子,难怪敢在老子的地头撒野,可惜天子脚下却容不得你耍横。”

    那些衙役也纷纷抽出了兵器,甚至有人举起了火枪瞄准,王翠翘没想到事情竟发展成这样,正要亮明身份,却被薛冰馨使眼色制止住了。

    “周捕头,抓活的,尽量别伤着他们,特别是那个男的!”吴昆大声道,这货的手还没消肿,竟然还淫、心不改。

    周捕头瞟了一眼细皮嫩、肉的薛冰馨,顿时便心领神会,点头道:“晓得了,国舅爷放心,保证毫发无损。”

    说完老神在在地对着薛冰馨扬扬下巴道:“小子,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国舅爷怜香惜玉不假,可老子手下的弟兄却都是粗人,弄伤你就不好了。”

    薛冰馨眼底闪过一丝寒意,但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想亮明身份给夫君添麻烦,于是淡道:“我们跟你回兵马司衙门。”

    周捕头闻言笑道:“算你小子识相,走吧,别想着耍花样,你跑不掉的。”

    薛冰馨冷笑道:“道理在我,为什么要跑!”

    那些衙役差点失笑出声,这小子不会是脑子被驴踢了吧,进了兵马司的衙门,管你有道理还是没道理,权势才是真理,除非你后台比国舅爷硬吧,否则也只有认栽。

    周捕头到底有些见识,见薛冰馨如此淡定,便隐隐生疑了,所以并没有给薛冰馨和王翠翘上锁,只是押着两人带回东城兵马司衙门。

    吴昆这货则带着四名奴仆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越看薛冰馨的背影就越是心痒难耐,瞧瞧这腿这腰这屁股,比女人还要妩媚诱人,极品啊,本少以往玩过的兔子也不乏俊俏的,但跟眼前这个比起来,简直连提鞋都不配。

    “嘿嘿!”吴昆幻想着把薛冰馨弄到手后恣意狎、弄的情景,竟然淫、笑出声,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

    薛冰馨听到那猥琐的笑声,只恨不得转身把这肮脏的东西给废了,但衙役手里有火枪,即便是她也不敢造次,只待到了兵马司衙门亮明身份,这才让教他知道厉害。

    …………

    此时皇宫中的上元灯会正到了高潮部份,奉天门外的广场上摆开了上百桌,君臣们济济一堂,一边饮酒赏月,一边观看焰火和花灯,不亦乐乎。

    嘉靖这小子喝着美酒佳酿,欣赏着漫天绚丽的焰火和花灯还不过瘾,借着几分酒意站起来大声吟道:“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现在月有了,灯也有了,岂能无好诗,在座各位并不乏饱读诗书者,便以上元节为题吟诗作词如何?谁作得好,朕重重有赏。”

    此言一出,文官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武将们则欲哭无泪,但也不敢扫皇上的兴,纷纷违心地鼓掌叫好。

    吏部尚书方献夫第一个站了起来,笑道:“臣斗胆献丑,先来个抛砖引玉吧。”说完便捋了捋稀疏的胡子吟道:“时逢三五月正圆,春临人间罗鼓喧。国泰民安风雨顺,四海升平万世欢。”

    方献夫这首诗平平无奇,但胜在意头好,乃不折不扣的马屁诗,正所谓千穿万穿,万屁不穿,众臣子纷纷鼓掌喝彩叫好。

    接下来,大臣们纷纷献上诗词,大部分都是应景的马屁诗,徐晋不禁暗暗苦笑,正如兵尚上书伍文定所讲,如今朝中多是逢迎上意的谄媚之辈,此话果真不假。

    奉承的话谁都爱听,嘉靖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明明写得很烂的诗,嘉靖也听得津津有味,徐晋却是索然无味,提不起半点兴趣,只是无聊地自斟自饮,要不是今晚的东道主是嘉靖,他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

    正感无聊之际,亲兵赵大头却在一名宫卫的引领下小心翼翼地行了过来,凑到徐晋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不由剑眉一挑,蓦地站了起来。

    恰巧张璁这时也站了起来,嘉靖哈哈笑道:“巧了,徐卿家和张卿家竟然同时有了佳作,你们谁先来?”

    张璁捋须笑道:“北靖王爷诗词冠绝,若他先来,必然珠玉在前,臣哪里还敢献丑,所以还是臣先来吧。”

    嘉靖大笑道:“原来张卿家也有怯场的时候,好吧,那便张卿家先来,徐卿家压轴。”

    谁料徐晋却躬身一礼道:“皇上,臣只是突然腹中不舒服,只怕是吃坏了肚子,得失陪片刻。”

    嘉靖愕了一下,继而笑道:“看来是朕错了,真正怯场的是徐卿家才是,竟欲借如厕遁逃。”

    在场的臣子不由哄笑起来,徐晋却不慌不忙地道:“不过是诗词一首罢了,臣张口就来,皇上且听:

    把酒对青天,今月还同古月圆。合起古人花下问,团团。桂影山河几万年。

    佳节若为欢,箫鼓春城闹上元。只有玉楼清似水,仙仙。欲我乘风跨彩鸾。”

    嘉靖眼前一亮,脱口道:“好一首南乡子。就知道徐卿不会令朕失望的,目前为此,此首最佳。”

    张璁苦笑道:“皇上不该揶揄北靖王爷的,臣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徐晋却是以手捂腹道:“臣要憋不住了。”

    嘉靖不由哑然失笑,捂着鼻子挥手道:“快走快走,省得大煞风景。”

    众臣不由再次哄笑,徐晋笑着躬身一礼,转身匆匆离席而去,张璁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目送徐晋的背影远去。

    且说徐晋径直从东华门离开了皇城,面色立即沉了下来,问道:“大头,人在哪?”

    “在东城兵马司衙门。”赵大头答道。

    “走!”徐晋二话不说,翻身上马,率着一众亲卫直奔东城兵马司。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