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灰塔的黎明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元素转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了火元素的经验,水元素的达成便显得波澜不惊。起司逐渐意识到,自己这位同门留下的四元素关卡其实并不安全,就像最初的火元素如果没有及时控制,火势势必会带来财产和人员的损失。

    水元素的适应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尽管只有一盆清水,可骰子进入后所搅其的风浪已经让人联想到汛期狭窄河道里裹挟着泥沙的恐怖浪潮。

    起司都不明白这枚骰子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它在魔法光谱上是很刺眼,但那种刺眼并不来自其内的能量储藏,理论上来说,它不该如此具有影响力。

    而灰袍亦无法枉顾现实,他必须承认,眼前这个由另一位灰袍制作的小小造物,让他由衷的感到不可思议,对人,也对他所掌握的炼金术。

    如果酒神继续走下去,他也会留下如此令人惊讶的造物吗?

    起司将骰子从水中取出,看着水盆内壁上密密麻麻的炼金符号,如此想到。

    这次漫长的远行令之前从未脚踏实地行走过这么长距离的起司有了颇多的感悟,他自己都没发现,在一次次的冲击中,对无上真理的执着已经没有在塔中时那么强烈。灰塔之外的世界,有山河大地,日月繁星,真理要剔除它们吗?

    还是说,真理就在其中呢?现在手中的造物,多少算是让起司感到了慰藉,通过它,他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水火都搞定了,接下来就是风和土了,我们该去找些泥土来吗?”在刚才的间隙中,起司已经向同伴大致讲述了这枚骰子的运作远离。

    四大元素的概念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都不算陌生,毕竟炼金术中的四大元素说也并非其独创,在世界上的许多思想体系中都有类似的部分。

    就比如剑七故土所流行的五行说,虽然内里的基础与外伸的脉络截然不同,可只听表面还是能觉察到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的。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土和风这两种元素,实在是模糊。

    “先弄点泥土试试吧,我有预感事情可能不会那么顺利。”起司抚摸着下巴说道。

    土这东西,按理说只要低头多少都会有的,偏偏奔流这座城市是无根之木,悬立在河面上,一时之间要找到土,还要有一定的量,确实不容易。在这座商贸之城里,事物都有作为商品的价值,随处可见的土却多少缺乏市场。

    事实似乎也印证了灰袍的预感。在管家好不容易弄来了一小盆花土之后,起司将骰子扔进了花盆里,可想象中的异变并未发声,它安静的躺在泥土上,一动不动。这才正常,若是灰袍留下的谜题那么随意就解开了,事情反倒蹊跷。

    将骰子从泥土中拿起来,轻轻擦掉上面的污渍,起司仔细的观看着骰子是否有细微的变化,一来是已经通过了水火两关,进程按理说已经过半。二来是泥土虽然不纯粹,可在它复杂的构成里总该有些东西符合了四元素中土的命题,若能找到就能顺势破解。

    一无所获,不过转念想想也正常。若是任何细微的接触都会引发改变,那这枚骰子根本无法平静的独立存在,它会成为搅动风暴的中心,将周围的一切波及到元素冲突中去。等等,元素冲突?起司的目光收缩,他想到了什么,然后转身走向桌子,“尤尼,再拿些水来。”

    其余人静静看着灰袍的施为,他们本来对破解骰子里的秘密是有兴趣的,但是在见到水盆中刚刚的声势之后,这股兴趣就消散了大半。太危险了,若不是有魔法傍身,常人去接触骰子很可能会被它造成的现象所伤害,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它又完全不像是要用来给人学习的记录装置。灰袍的想法,让人迷惑。

    迷惑吗?其实不然。起司有点能理解炼金师的意思,他就和曾经的起司一样,顺应着理性的思考来做决定。骰子进入对应元素后产生的效果,当然可以被压到很低而不影响结果,但那样就没有代价。

    没有代价,得到的东西就轻贱,来的轻易,对待的便散漫,散漫的人不足以继承灰袍的衣钵,所以它必须付出代价。所有的施法者尽是如此,代价,或者说旁人听起来惨痛的经历,让他们成为现在的自己。离群索居多年,相伴的只有北地的雪花与冷清的高塔,这是灰袍们的代价。

    水,很快来了。起司将花盆里的花泥倒在桌子上,将之前劈砍卧房中残余的部分桌子弄成更细碎的木渣扔进去。炼金术的目的,在人们最常规的角度看来,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将贱金属变成贵金属,将铅汞这样的东西通过手段转化为黄金白银。

    这当然不是炼金术的终极目的,否则它也不会成为让灰袍愿意研究的学派,但这层浅显的认知中有一个概念在炼金术中很重要,转化。铅汞可以变为金银,水火自然也能化为风土。如果将四元素认为是不可动摇的基石,那炼金的研究在开始时就已经停止,因为它已经有了一个究极的答案,一个由纯粹四大元素构成的世界。在如此死板的世界中,转化将无法成真。

    炼金术若想入门,第一个要破除的就是对四大元素的迷信,它们不是世界的真相,它们只是真相的一种表现形式,相对的形式。想到这一层,起司就知道该去哪里找风土了。

    用烛火引燃了花盆中的木屑,在燃烧的最旺时将尤尼拿来的水一股脑的浇上去。趁着白烟上升的时候将骰子丢入其中,燃烧殆尽的灰烬与蒸腾而上的蒸汽,便是最后欠缺的两种元素。

    魔法光谱中爆发的光芒也在印证着起司的观点,只见黑白混杂的气体在房间的中央凝结成旋涡状的云团,下方花盆里的灰烬中生出翠绿的新芽,嫩芽越长越高,云团越压越低,两者终于在花盆的边缘接触,刹那间,云开雾散,只有一朵盛开的花,花的中心,正是骰子。

    眼前的一幕,像是幻术,却真实无比。剑七看了若有所悟,阿塔与爱丽丝则更倾向于惊叹魔法的神奇,尤尼的眼神还是一动不动,起司背对着他们,不知道是何表情。

    手,缓缓伸出,和花朵中央的八面石子接触。顷刻间,一条讯息流入了灰袍的脑中,引来一声喟叹。

    花朵,凋谢了。骰子,被放在手心。四元素之迷已解,起司确实得到了他想知道的,只是知道得多,不见得是好事。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