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灵道医途 > 第六十三章 宿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董枭不敢面对马慕慕。

    “我老公人呢?怎么还不见他的影子。又跑哪儿去了!”

    董枭拿书挡着脸,在员工们的拥挤下,好歹算是跑回办公室。

    刚一坐下,他拿起座机,拨通了外围人员的电话。

    “小坎这回一定是碰上什么难事了!”

    董枭刚一放下电话,外面一个女子的声音道。

    董枭一惊。

    女子推门而入。

    “哟!况姐!”

    董枭一惊,心说好长时间都没看到她了。

    有她在,可就不劳外围人员寻找郭颖儿了。

    哪知郭颖儿就在身后。

    这两位姐姐怕在行里留的时间太久了,引起外面风言风语的,也就随意寻了一处山林,做闲云野鹤去了。

    其实我让老枭回来,只不过就是给他一个理由罢了。

    不然他非要送我,我也不愿意思拒绝不是。

    再一,也好让他挡下一我那只母老虎。

    苦了我们老枭了。

    “那真是太好了!”

    董枭一见,立即拍拍大腿说了句。

    “有妳们两位在,老侃知道了不得美死!”

    “他早就知道啦!”

    董枭一听况小狐这是话里有话啊!

    他稍稍有些不高兴了。

    “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走吧!”

    二女出去后,董枭心中犯起了疑虑。

    “咦?”我们小马总怎么不闹了。

    “坏了!”

    董枭反反复复地拨打我的电话。

    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

    “我干了!老侃你这个犊子!等你回来的!”

    董枭料想我这只母老虎一定是悄无声息地跟在郭颖儿她们身后一起走了。

    董枭气坏了。

    刚到郭老刚开张的药铺门外。

    我就察觉出这氛围有些不大对。

    郭倚山郭老现在可不仅仅是经营一家药店那么简单了。

    凡是与死人有关的生意,他都在做。

    但,就是不再相面了。

    “是小侃吧!你既然来了,那就不如进来的好!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半天了,岂不是很不礼貌!”

    “真是什么都瞒不住您的眼睛!”

    “小侃啊!你就别再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老夫了!”

    “现在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我在进门前明明看到店铺外面挂满了挽联。

    可是郭老却闭口不提发生了什么。

    他不说我也是知道的。

    此时烈日当空。

    店铺里一个主顾也没有。

    就是店员,也只有他一个。

    他正趴在一口上好的金丝楠木大棺材上,痛哭个不停。

    “小侃啊!你再不来,只怕我这个开张不久的寿材店,就得关门歇业喽!”

    郭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这位爷昨天到咱们店里为他们家老爷挑选寿材,不承想寿材没选成,自己却死在了这里。家属哭闹着上门理论,说不赔偿一定的钱财,这事儿就算没完。”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一起来看看郭老爷子的原因。

    “就是里面躺着的这位呗?”

    我问他。

    郭老点点头。

    “经官没?”

    他再次摇摇头。

    这就对了。

    “老爷子,我们两个可有些个日子没见了吧?”

    “一会儿我去打壶好酒!咱爷儿俩一起喝点儿!顺便呢!还有个问题请教一下您!”

    “我还哪有心思喝酒啊?”

    郭老爷子一听我说那种不着边际的话,顿时比刚才更难受了。

    “您啊!一定是得罪过什么人!”

    我趴在他耳边说道。

    我这么一提醒,老爷子立即警觉起来。

    从高金鹏等人入狱后,高家林子那儿就由我来接手。

    这高金鹏护子心切,总是心有不甘。

    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让和他一样罪恶滔天的爱子高小鹏逍遥法外。

    那高小鹏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好鸟。

    当面一副样子,背后又是一副样子。

    那谄媚之相,照比他老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老子入了狱,他自然不会眼巴巴的见着自己家一手经营的万亩林地就这样姓了别人的姓。

    同时,最近段日子以来,眼见的我陈侃的事业风生水起,又一连灭掉了本市的几大势力。

    就连外国人,来华之后也只能规规矩矩的做生意,也不敢起毛炸刺儿了。

    他最近一段日子也收敛了很多。

    但那也都是明里的。

    暗地里他一时一刻也没消停。

    不敢明着惹我,也就只好背地里使阴招了。

    眼看着自己在省城里好不容易相中了一块好铺面。

    就这样又回到了原来的经营者手里。

    他越想就越气。

    郭老爷子最近也没少赚外快。

    新时代只有三种人的钱最好赚。

    一种是女人,一种是孩子,另一种就是死人的钱了。

    高小鹏看着那大把大把的票子就这样又重新回到了郭倚山的腰包。

    他就更心有不甘了。

    明着,倚他一个人的势力,根本就弄不倒郭倚山。

    那就只能使出他的看家本事。

    使阴招。

    这位躲在棺材里的爷就是高小鹏想出来的主意。

    那位不知吃了什么药,一连在棺材里躺了两三天,愣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高小鹏上下打点了关系,就算是经了官。

    人家也不愿意管。

    再说一个省一天要发生很多事儿。

    谁能把心思放在你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上。

    家属要求不给钱就不火化。

    不然就让这事儿不明不白的了了。

    你老郭头要是不嫌弃。

    你就让他在棺材里烂掉得了。

    从我在高家林子出现后。

    郭倚山就一直很低调。

    这点儿小事放在几个月前,根本就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儿。

    我这一点吧。

    老头儿立即就明白过来了。

    这么热的天儿,棺材里又那么闷。

    就算里面这位吃了药。

    他也坚持不了几天。

    时间长了,日子久了。

    他自己受不了自然会出来。

    他们,不过是想让老郭这店早早的关门儿罢了!

    亏那个小子能想出这么损的招数来。

    那还不如喝酒的好!

    于是我打了几壶好酒。

    又买了一盘小凉菜,一盘油炸花生米,一个拍黄瓜和一盘酱猪蹄子。

    这一老一少就拿这棺材盖子当起了酒桌。

    从烈日当空喝到繁星满天。

    我们两个喝的那叫一个愉快。

    “大孙子,还是你小子有招啊!没事儿,反正这两天也是没生意,还他妈不如,还他妈不如喝酒的好!”

    老爷子这话我超级愿意听。

    喝完吃完,我们两个也不收拾。

    于是这棺材盖子又变成了床铺。

    一老一少趴在上面那叫睡的一个香甜。

    不知道郭颖儿什么时候才能来解围。

    直到第二天清醒过来。

    我也没说我求他到底是什么事儿。

    这天晚上可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晚上刚刚过了十二点。

    老爷子尿急。

    刚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条长长的红绳儿从棺材的缝隙里扯出。

    笔笔直直地延伸到大门外。

    红绳上每隔不远还拴几个布偶娃娃。

    被风这么一吹。

    那红绳上的布偶娃娃便发出一阵铃铛一般的声音来。

    甚是悦耳好听。

    老爷子一见这。

    一点尿意都没了。

    他连忙招呼起酣声如雷的我。

    “小子,别睡了,快快醒来!”

    那悦耳的铃声我听到了。

    也可能是老爷子上了年纪只能听到那悦耳的铃声吧!

    在我听来,那哪里是什么悦耳的铃声。

    那就是孩子和妇女的哭声搅在一起了。

    布偶娃娃们你碰我,我碰你,就像指尖下的琴弦一样。

    你不碰它,它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老爷子,你有尿该尿就尿,这点儿小事儿简直就不值一提。”

    老爷子刚一去店铺里方便。

    那哭声就更大了,风也大了起来。

    那哭声里全是咒骂。

    那咒骂声不堪入耳。

    “老爷子,你还是说实话吧!你到底干啥了?您以为我来就是为了这位?”

    我指了指棺材的那位爷问道。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