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小师弟早就满级了 > 第39章 有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久微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醒。

    在法眼的帮助下,宁久微越看越惊,广场上没有缠斗的趁机,罡气的碰撞,很难不对地面产生影响。

    而她看到的是砸在桌子上,地上的伏灵教弟子尸体。

    他们的身上也没有打斗的伤痕,清一色胸口上都有一个血洞。

    宁久微好歹是二等法相境界的修行者,在大众群体中也算是一名入流的小高手,哪里不懂得眼前的情况——这是只有实力差距极大的情况下造成的单方面碾压。

    对元气操控达到极致的熟练方可做到。

    这让她想到了当初击杀水灵兽的秦九招。

    “神照?”宁久微心中惊骇……也只有神照高手能做到这般滴水不漏。

    她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胸口,胳膊。

    没事。

    心中疑惑,为什么我没事?

    确认自己没受伤,宁久微连忙转身寻找小师弟的身影,终于在一个角落中发现了呼呼大睡的秦淮。

    她迅速掠了过去,将其一把撸起,探了下鼻息,心中不由一松,怕拍脸颊道:“这你都能睡着?”

    秦淮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道:“师姐,作甚?”

    “……”

    宁久微无语至极,“没工夫给你解释,我们走!”

    她夹起秦淮,随手甩出一根绸带,捆住了地上奄奄一息的花非花,掠入低空,朝着东虞的核心区域掠去。

    秦淮吓了一跳,醒悟过来:“对啊,伏灵教!”

    “……”

    “怎么回事?”秦淮问道。

    “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伏灵教的弟子全都死了,像是被高手一剑斩杀。”宁久微一边解释一边带着二人飞行。

    “这么走运?”

    “走运?”

    宁久微哭笑不得,语气中略带责备道,“这次我们就不该深入虎穴,太危险了。”

    “师姐说的是。”秦淮点了下头,看了一眼下方,“三师兄情况怎么样?”

    “他没事。”

    “没事就好……额,师姐不用这么着急。”秦淮感觉到了一阵颠簸。

    “伏灵教余党很可能会追来,小心为上。”宁久微谨慎地道。

    宁久微一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便觉得太过离谱,也暗暗下定决心,今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不可能每次都有高人出手。

    ……

    待宁久微离开以后。

    伏灵教教主冯业,才狼狈地飞会总坛。

    他发现花非花和宁久微已经离开,不由叹息一声:“本座行走修行界数十载,一向谨慎小心,没想到……哎!”

    太特么憋屈了。

    伏灵教要恢复元气,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如今还被大佬盯上,想起以后被奴役的日子,冯业便越发地难受。

    罢了,苟活也是活。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冯业往地上一坐,夜色洒在他的身上,满地尸骨寂静无声。

    冯业像是一尊雕塑,就这么安静地坐着。

    ……

    清晨。

    东虞,风云客栈。

    秦淮一早便醒了过来。

    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房间,而是调出了菜单看了一下。

    【余额:364灵石。】

    【传承点:52。】

    秦淮略显意外,杀了这么多伏灵教的弟子,竟然只加了2点的传承。

    还没一个王允值钱。

    可见传承点的获取难度很高,也许大头都在冯业的身上,游戏里刷怪升级似的也是这样,小怪不是重点,BOSS才是大头。

    他看到角色秦九招的状态显示:需要休息方可继续登录。

    虽然设定是角色也是一条命,可真正操作的时候,耗费的是一个人的精力。

    不过……

    这次登录的时间好像比以前长一点。

    “希望以后更持久。”

    有了52点的传承,就可以好好提升一下修为了。

    但是这里面的50点传承,他不打算乱动,以留作不时之需。

    多余的部分用掉。

    “小师弟,你过来一下。”宁久微在门外道。

    “来了。”

    秦淮收起菜单,跟着宁久微去了花非花的房间。

    宁久微十分小心,进出都会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

    “三师兄醒了?”秦淮一进屋,便看到坐立起身的花非花。

    花非花咧嘴道:“嘿,命大!”

    宁久微上前数落道:“让你跟我们回三圣山,就是不听。”

    “我本以为赵家会罩着我,谁知道他们会屈服。”花非花无奈地道。

    “还好我没来得及时。”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花非花满脸疑惑。

    宁久微于是把昨晚的事,客观地描述了一遍,听得花非花啧啧称奇。

    花非花感叹道:“真是太可惜了,未能一睹这位绝世高手的尊容。”

    秦淮也不说话,只是笑笑。

    宁久微继续道:“现在也不是放松的时候,伏灵教出了事,赵家肯定会找你。万一朝廷再知道,那你就是通缉犯了。”

    “……这样吗?”花非花吓了一跳。

    “你以为你比韩大师地位高?”宁久微白了他一眼。

    也是,以韩大师的身份地位,都被朝廷通缉了,又何况花非花。

    花非花一改往常的吊儿郎当,低头看向手腕上的图案,说道:“冯业这王八蛋,下手这么狠。”

    骂完又是一阵肉疼。

    秦淮好奇地问道:“这图案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他了……管他什么启天,什么狗屁天下苍生,统统与我无关,我只想找个漂亮媳妇好好过日子。”花非花满腹牢骚。

    “你要是真说出去,命早就丢了。”

    花非花一时语塞。

    失去了利用价值,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是伏灵教的一贯手段。

    “兴许祖师爷知道些什么。”秦淮猜测道。

    宁久微反而忧心忡忡道:“我现在更担心大师姐和二师姐,伏灵教都把注意力放在你我同门的身上,也早晚会查到她们。”

    秦淮问道:“她们在哪?”

    花非花说道:“大师姐在神都,二师姐好像去了落星殿。”

    “神都?”

    秦淮眉头一皱。

    记得玩游戏的时候,神都是绝对禁止私斗的主城,亦是所有玩家汇聚的地方,包括交易,交流……允许切磋,只是在游戏的设定下,切磋不会有红名掉装备之类的惩罚。

    具现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

    天行并未将神都设置为中州的首府,但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意义并不属于首府虞都。

    朝中每年都有大臣建议将皇城迁往神都。

    神都之所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无他,神都是唯一拥有通往各大域传送阵的主城。

    “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再说。”宁久微拿起佩剑道,“三师兄,东虞已经不能待了,我们即刻出发回三圣山。”

    事已至此,花非花还有得选择吗?

    他点了下头说道:“嗯。”

    花非花勉强下了床,秦淮见状要去搀扶,他摆摆手道:“没事,我还能走。”

    三人离开了房间。

    刚下楼,花非花便摸了摸口袋,干笑道:“没带钱。”

    “都这会儿了你还跟我抠。”秦淮无语,掏出灵石付钱。

    反正这些灵石无法充值,倒不如用了。

    秦淮抛出一颗灵石,无所谓地道:“不用找了。”

    那管事眼睛一亮,咧嘴奉承道:“各位爷,慢走,欢迎再来。”

    “怎么能不找!?”花非花作势要去找那收银的管事,像是没受伤似的,浑身是劲。

    “你俩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宁久微摇了下头,径直走了出去。

    片刻过后,客栈内传出声音:“各位慢走不送…………荷……tui。”

    ……

    客栈外。

    三人正欲离开,一辆马车似乎等了好一会儿,缓缓而来。

    马夫跳了下来,礼貌地问道:“请问哪位是花公子?”

    “怎么说话的?我可是正经人,你才是花公子,你全家都是……”花非花忍着痛斥责道。

    那马夫连忙道歉:“对不起,小的不是那意思……是赵公子让我来的。”

    “赵公子?”花非花的脸色拉了下来,“他还有脸?”

    “各位请上马车。”马夫连忙侧身。

    “赵贞怎么知道的?”秦淮问道。

    “这您得问公子了,小的就是个跑腿的。”马夫嘿嘿笑道。

    宁久微见秦淮这态度不对,连忙道:“你该不会又想去吧?”

    她刚发过誓,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

    见几人有所犹豫,那马夫忙道:“赵公子说了,知道你们不会信他,所以令小的直接带你们离开……”

    “直接离开?”花非花感到意外。

    “小的就一马夫,还能强制各位不成?”那马夫说道。

    “这倒也是。”

    花非花轻叹一声补充道,“这些年也多亏万宝阁,否则我可能早就出事了。不过,从今往后,我跟万宝阁之间,两清了。”

    他也不客气,忍着痛,上了马车。

    “走。”

    秦淮和宁久微点了下头一同上了马车。

    ……

    马车快速行进,一路上倒也顺利。

    即将出城之时,马夫一声:“吁……”

    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秦淮看向前方。

    城门口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男子跳了下来。

    “赵公子?”

    等候的正是赵贞。

    赵贞疾步来到马车旁,拱手道:“花兄弟,时间紧蹙,我就闲话少说。伏灵教的事,我很抱歉……眼下,你们得赶紧离开东虞,越快越好。”

    秦淮狐疑地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风云客栈?”

    “说来话长,没时间解释了,快走。”赵贞朝着那马夫道,“出了城,在树林里我留了一辆飞辇,去吧。”

    “是。”

    然而,赵贞刚说完话。

    街道的尽头,响起阵阵马蹄声。

    哒哒哒,哒哒哒……

    街上的老百姓纷纷避让。

    为首者身着盔甲,身后清一色盔甲服侍,迅速堵住了城门。

    赵贞脸色微变,指着为首者道:“张延,你干什么?!”

    张延拱手道:“老爷有令,请各位客人到府上一聚。”

    “请什么请?这是我的朋友,轮不到你来管。”赵贞喝道,“滚开!”

    张延不为所动说道:“公子,恕难从命。”

    “……”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