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小师弟早就满级了 > 第19章 纸上飞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石板下面放着一个黑色盒子。

    他将盒子取出,打开看了下。

    有大约五六张九品符印,十多张八品符印,还有九品鉴妖石,九品回元丹等。

    “这可都是宝贝啊。”秦淮有些激动。

    以前练满级号的时候,这些东西都不正眼瞧,但是对小号而言,太好用了。

    他抽出一张九品符印,五张八品符印,一块九品鉴妖石。

    正想要关上盒子,看到下面还有一叠金黄色纸张。

    “这是……”

    他将取出一张。

    纸上画着一把修长的利剑,也不知为何,瞳孔一缩,仿佛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要知道,他现在是轮海境的符文大师,就算不敌神照,也不至于被区区纸上飞剑所震慑。

    “剑意?!”

    他想起来了。

    这是符文剑意。

    是用强大的修为将剑意,通过符文的手段刻画在纸上。

    符文剑意,可以给后来者提供剑意领悟。

    由于刻画难度高,很难想正常符印那样使用杀敌。

    况且,每种新的符印出现,都需要经过官府的许可。

    秦淮努力地将纸上的剑意比划刻在脑海中……符文剑意,一旦观看,将会失去剑意。

    他以大号之躯,抗压能力极强,不会被剑意干扰。

    只要记住上面的细节,回去好好咀嚼即可。

    哗——符文剑意消散。

    秦淮将盒子关上,放回石板下方。

    时间越发紧迫。

    他在长案上取出笔墨纸砚,写下秦淮的名字和地址。

    末尾留下一行字:姜秀,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唰,消失不见。

    “人”字的最后一划只写了大半,毛笔啪嗒倒在桌上。

    ……

    回归的秦淮,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四周昏暗的环境,秦淮不由疑惑,这次登录的时间好像比以前长了一些。

    “应该是和修为有关。”

    他现在是坐忘功三重,气海境中后期修为了。坐忘功达到五重,就可以进入真元境。

    秦淮站了起来。

    虽然有些疲惫,可他不想放过领悟符文剑意的机会。

    打铁要趁热。

    时间越久,残留在脑海中的剑意和比划就会越模糊。

    来到院落中,秦淮抓起地上的木棍,闭上了眼睛。

    符文剑意的笔画,浮现在脑海中。

    “嗡……”

    一股极致的压迫感如同利刃一般袭来。

    他仿佛看到了那道笔画,化作一道巨大无比的剑光,使得意识一片空白。

    秦淮奋力挥动木棍!

    咻!

    一股气浪涌出。

    气浪向前冲锋,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

    “就这?”

    这也太弱鸡了吧?

    有这逼功夫蓄力剑意,拿木棍都把对方干趴下了。

    就在秦淮吐槽之时,身后传来一股凉意。

    “谁!?”

    身着白衣的宁久微,凌空刺剑,寒芒袭来。

    秦淮吃了一惊,挥动木棍。

    砰!

    秦淮后退数步。

    “师姐,是我!?”秦淮举起手中木棍叫道。

    “小师弟?”

    宁久微放下手中剑,定睛一瞧,还真是秦淮,“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在这瞎甩什么?”

    “???”

    秦淮一本正经地道,“我在领悟剑意,可不是瞎甩!”

    “犟嘴,要不是我收手,你就死了。”宁久微说道,心里想着,看你以后还不好好练剑?

    “知道了。”秦淮无奈摇头,“不练了。”

    秦淮回屋。

    宁久微的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也回了屋。

    ……

    第二天一早。

    秦淮和宁久微刚起床没多久,花非花便满脸沮丧返回。

    “三师兄,什么事情不开心?”秦淮伸了伸懒腰。

    花非花叹息道:“哎,我太难了,昨天去找韩大师,在外面站了俩时辰,也没见着人。”

    “这事好办,我跟韩大师很熟……”秦淮精神一震,发财的机会来了。

    “打住!”花非花提高声音,“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下逐客令了。”

    “……”

    花非花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太好,连忙缓和了下来,“我真的很忙,没工夫招待你们。这是一颗灵石,拿去吃几顿好的,差不多就回去吧。”

    他从口袋中取出一颗灵石,放在秦淮的手中。

    秦淮怔怔地看着那颗孤零零的灵石,打发要饭的呢?

    将灵石揣入口袋,秦淮义正言辞地道:“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三师兄,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花非花:?

    秦淮走了过去,说道:“这件事没必要着急,反正你也拿不出九品符印和鉴妖石,等会儿我跟韩大师打个招呼就行。”

    花非花要疯了!

    宁久微来到秦淮的身边,低声说道:“师姐承认在脸皮这块不如你,还是得你,才能降得住三师兄。”

    “师姐,你在说甚?我的确跟韩大师很熟。”秦淮说道。

    宁久微小生提醒:“……过了,过了。”

    “……”

    花非花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甩手就要走。

    无巧不成书。

    院落外,一顶轿子缓缓停下。

    花非花疑惑不解,城东偏僻地方,哪个达官显贵会来这?

    轿子下压,走出一位精干的年轻人。

    年轻人环视一圈,破败的环境,让他不禁摇头。

    “花管事?”

    姜秀一眼便认出了站在破败院落门前,像是乞丐似的花非花。

    花非花亦是认出了姜秀,当即笑脸相迎:“姜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姜秀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想不通,花非花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花管事,你这身衣服……”

    “这都是表面现象,重要的是内涵。”花非花笑道,“我就知道姜兄会被我的诚意所打动,我是真心敬仰韩大师。”

    他注意到姜秀腋下抱着一个小盒子。

    直觉告诉他,这盒子不简单。

    姜秀没理会花非花,只是笑了笑,径直绕过花非花,朝着破败的院落走去。

    花非花:?

    姜秀还没迈入门槛,便看到了秦淮和宁久微,不由喜上眉梢。

    压低姿态,哈着腰走了进去,笑意盈盈地道:“想必这位就是秦淮兄弟了。”

    “眼力不错。”秦淮夸了一句。

    姜秀继续道:“韩大师说了,您是非常重要的客人,请您到舍下做客。”

    花非花、宁久微:???

    他瞪大眼睛箭步重回,支支吾吾地道:“姜兄,你,你你认错人了吧?”

    这太离谱了!

    怎么可能呢?

    小师弟真的跟韩大师很熟?

    姜秀连头也没回,说道:“你这话我不爱听,韩大师亲笔所写还能有错?”

    “……”

    “做客就免了,东西留下,人可以走了。”秦淮不咸不淡地道。

    姜秀继续笑着道:“韩大师还说,务必让我服侍好您……”

    秦淮也有点无语,这姜秀是不是戏过头了。

    不过,他初来虞都,也许还真能用得上姜秀,于是也不拒绝,说道:“你先回去,有事我会去找你。”

    姜秀点头道:“好咧。”

    这才将盒子双手奉上,“这是韩大师留给您的。”

    秦淮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迅速合上,说道:“你可以走了。”

    “告辞。”

    姜秀转身离去。

    一旁懵逼许久的花非花,终于缓过神来,扯开嗓子,一脸谄媚地冲了过去:“小师弟……哦不,我的亲哥——”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