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穿成恶毒女配的炮灰丫鬟 > 第二十五章 你们这样根本就毒不死女主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www.x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子瑶也不知所措地跪在余青青面前,看着楚清歌渐渐泣不成声,她也不知开口说什么。

    “算了,这事由我来说吧。墨子瑶,你也知道家中儿女的月钱都是由母亲分发。而给你的那份一直都是比旁人少的,唉,是因为你欠墨家,或者是说欠墨俞柒一份嫁妆钱。”

    听着墨芊云的叙述,清橘才明白了原书中,墨家当年为何要将墨俞柒生母的嫁妆“贪走”。

    墨子瑶出生之时正是墨觅当官最为关键的一年,再加上他的身份注目,不论上下都紧盯着他看。为官为人不得有一处污点,必须清正廉洁,也因此墨家当时并不算富裕。

    但墨子瑶未满月时,突然染上一种恶疾,全城医师无一能治,墨府还因为与相府的纠葛无法请御医医治。

    墨家好不容易寻遍了城里城外,找到一个神医专治此病,却被高额的诊金拦在门外,当时的墨家根本承受不起,更何况墨子瑶不过是个女子。

    腊月二十三,寒风雪夜,楚清歌抱着襁褓中的墨子瑶跪在白愫屋前一夜,令白愫动容,她说服了墨觅先动用相府的嫁妆来给墨子瑶治病。

    听完这些,墨子瑶不敢置信地瘫坐在地上。

    “我早就觉得这事有必要让大家都知道,某些人心里也有这个数。是母亲说不要让你有什么负担,如今你却问起母亲要月钱。”墨芊云对墨子瑶说道,语气有些冰凉。

    她一向不赞成这种为别人做了事却埋在心里不让他知道,那个人不知道是没有了什么负担,但同时他永远不会对施恩者有什么谢意。

    “别的我也不想多说,母亲叫我不用多掺手这事。陈官这个人,我已经叫人处理掉了,你,好自为之吧。”

    墨芊云舒了一口气,有些怜惜地看了一眼抱着余青青双腿痛哭的墨子瑶,便带着清橘离开了。接下来的事还是要交还给她们母女自己解决。

    “也不知道母亲那里情况如何了。”走出花园,墨芊云看着老夫人屋子的方向喃喃道。

    “夫人向来考虑周全,而且老夫人知道当年的事,必不会为难她。”清橘安慰道。

    “嗯,你怎么还是这副诧异的样子,今儿这事不还是你先提出来的吗?”墨芊云也顺着她的意思转移了话题。

    “我,额,奴婢只是没有想到夫人居然会用相府的嫁妆钱来给三小姐治病。”

    “当时家里事务繁多,母亲她自己的嫁妆早就填进去了,反而是相府的嫁妆一直都预留着。”

    清橘知道墨芊云没有理解她的疑惑,自己对白愫的了解只有原书中狠毒无情的后妈模样,暗中毒害女主,一心想毁掉女主的前程来给自己的女儿铺路。现在看来她也曾是个仁慈的人。

    还有自己对墨芊云的改观,明明墨芊云是个恶毒女配,自己跟在她身边时也没见得她总盯着女主下绊子,嚣张跋扈的模样。有话直说,冰雪聪明,不是个依附于他人的鲜活的人儿。

    是不是自己固有的印象过于片面了呢。清橘良思许久,一瞬间懂了什么,却又有些迷茫。

    “那夫人为什么要扣墨俞柒的月钱呢?”清橘试探性问道。

    “墨俞柒,呵,那个家伙要什么月钱。以前是个疯子,现在也不过是聪明了点。她若是想掀起什么风浪,还不得先把苗头摁死。”

    啊哈哈。清橘干笑几声,看来女配大人对女主的鄙夷什么的是与生俱来的。

    为了保命,保小姐,自己还是悠着点吧。

    这几日,墨俞柒和墨子瑶向白愫讨要过世大夫人嫁妆以及月钱,还惊动了老夫人的事被府里的丫鬟下人等传得沸沸扬扬。

    一向忙碌的墨觅也对这事有所过问,白愫虽然手头大伤一笔,却没有与墨俞柒细究。这在墨府下人口中,关于墨俞柒的一系列耸人听闻的事迹又添上一笔。

    而清橘和墨芊云后来也知道了三小姐墨子瑶私会的事,是因为一次沐浴更衣不小心被陈官看见,就被他以此威胁交了几次月钱,好在她们及时处理了陈官。

    很快就到了墨府老夫人寿诞的前一天,白愫当家掌权,不免事事操心忙碌。墨芊云跟着她掌管家事,也是从早忙到晚,好不容易对清了账本。清橘好不容易把她劝上了床,墨芊云的头还没挨着枕头就已经睡着了。

    唉,这大宅子的就是事儿多,幸好我没真的穿成这位大小姐,不然事管不了,还要搁这累死。

    清橘一边唾弃着,一边换上一身暗黑色的便服,借着小姐的名义叫来了一个小丫鬟守着夜,自己则是悄悄离开了褚玉苑。

    月黑风高,杀人……不是,今夜她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墨俞柒的辞轩阁外,丫鬟如月偷偷摸摸地从小门里进来,怀里揣着一个小包袱,左看右看屋外有没有人,唯恐被发现。

    她还没小心翼翼地走出几步,突然被人一把捂住嘴飞快地拖进了树丛里。

    “唔!唔唔,嗯?哼恒嗯?”

    小丫鬟手脚并用使劲挣扎了几下,才猛地发现压住她的人是在这树从里蹲守已久的清橘。

    “小点声,小点声哦,我放开你了。”

    清橘拖着如月蹲下,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

    看不出来这个豆芽菜一样的小丫鬟力气这么大,自己差点没压制住她。不是说大小姐屋里的饭菜比别处好的吗?自己这是吃到哪去了。

    “清橘姐,你怎么在这?”

    如月被松开,急忙检查手里那个包袱有没有掉,又诧异地看向清橘,问道。

    如月刚来墨府时,只是洗衣房的小丫鬟,不小心做了错事差点被打死,是清橘当时路过,看她可怜救了她一命,因此如月一直很钦佩清橘,有事也会找她商量。

    我怎么在这?我不搁这拦住你,明天可就真要出大事喽。

    清橘盯着如月手中攥着的包袱,下巴一扬,示意她拿给自己看。

    如月瞪大了眼睛,攒着包袱往身后塞了塞,一脸为难地看着清橘。

    “见过二小姐。”

    清橘突然朝着如月身后行礼。

    胆小的如月也是立刻转身去看,清橘一把拽过手中的包袱。小样,我还治不了你?她手在包外一探,心里也明了了。

    “刚才是从三姨娘那回来的吧?”

    如月在余青青屋里做过丫鬟。因为月钱的事,余青青也恨上了墨俞柒,觉得墨俞柒或多或少把自己的女儿往死路上带,同时余青青还为了讨好白愫母女,隔天就给了如今在墨俞柒屋里的如月一份毒药,让她趁着今日忙乱,找机会毒死墨俞柒。

    “清橘姐,你怎么……”如月有点委屈地缩缩脖子,也不敢再做声。这包里装的东西她不敢多说,她不知道清橘会怎么想。

    唉,真不是我想拦你们。

    清橘腹诽,她自觉也不是什么好人,女主要是真的挂了她甚至还轻松了。后院里的是是非非也难以说清,她再怎么圣母也不可能拦下所有人。

    可是,你们这样根本就毒不死女主啊!

    墨俞柒是谁!医学世家的唯一传人,你们这毒药都是她小时候玩剩下的!

    而且原书中因为如月的心虚,还没把药下下去,墨俞柒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第二日就在寿宴上就直接把三姨娘揪了出来,还牵扯了白愫母女,给他们当头一棒。

    自己这么晚了还跑出来是为了什么啊,当然就是要将祸患掐死在源头,以绝后患!

    “三姨娘让你做的那些事,你以为夫人都不知道吗。”清橘一脸高深地仰望45度天空的那颗星星,“这事终究是要看夫人的意思。”

    “啊,你是说?”

    “眼下夫人没有对二小姐下手,你替三姨娘做了事,不就是违背了夫人的意愿?而且以二小姐现在的心性,若是事情败露了,你有没有想过会追究谁的责任?”

    如月想起最近墨俞柒一些奇怪的举动,心里也是害怕了起来。

    “说起来,我也是把你当自己人。万一二小姐出事查出了什么蛛丝马迹,她们可以推脱到你身上,你一个小丫鬟又能给自己辩解什么呢。”清橘开始循循善诱道。

    “可是,我不做,三姨娘一定会……”如月揪着衣角小心看了看清橘,战战兢兢地说道。

    “你傻呀,你把这包袱里的东西随便往哪一倒,就说自己把药下在了茶水里,不知道为什么被二小姐发现了茶水有毒,只是没发现是自己下的。不就好了,三姨娘总不会去问二小姐你有没有下药吧。”

    “是,是哦。”

    “行了,别是不是的了,做事机灵点。早点把这包东西处理掉。今晚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还急着回去呢,好巧不巧的今天晚上墨俞柒的屋里还有一段剧情要走。自己不早点离开,恐怕等会想走都走不掉了。对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是,清橘姐,我这就去办。”如月说着,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清橘有些欣慰地看着这个差点误入歧途的小丫鬟跑出去的身影,这是在自己的影响下回归正道啊。原书中的如月也是和自己一般的炮灰,因为这事被拖出来顶罪,结局相当惨烈。都是炮灰,还是苟着比较靠谱。

    “能帮一个是一个吧,我也早些回去,老天保佑我可别遇见了那个煞神。”清橘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汉,自言自语道。

    “煞神?”一记男音突然从清橘身后传来,低柔而又邪魅,带着微微沙哑的慵懒感,“我都怀疑你发现我了?”

最新网址:www.xhytd.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